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阿贵的故事

阿贵的故事

一 阿贵是我小时候的发小,而且我们还是邻居,可以这样说,他家的钱放在那里我都知道,当然我家的他也知道,可以说我们亲蜜的比亲兄弟还亲。 我们同年生,他大我月份,但我从来不叫他哥,…

“花甲”小聚

“花甲”小聚

礼拜天上午九点刚出头,县城“春夏秋冬”的菜馆,就开始热闹了起来,老梁的花甲岁同学小聚会要在这里举行。 午时十二点准,客人全部到齐。菜馆二楼可连通一体的“春”、“夏”二厅里,在…

虽千万人吾往矣

虽千万人吾往矣

“砰!”横梁!对方门将双手举天,点球大战,结束了。 主场球迷变成挣脱的困兽,刀光闪过,纵使他启动“凌波微步”,依然看到锃亮的匕首直入胸膛。 这噩梦,凯旋已经做了17年。 冷汗满床,…

依然叮嘱

依然叮嘱

老汪一如往昔早来上班了。 此时,路灯还在发光,光线昏暗、昏黄,一团晨雾仍在路灯四周缭绕,晨风吹拂,已没了往昔的火热,换之以冰冷,拂在身上,已有了些许的寒意。 老汪紧了紧身上的衣…

悔

张强是城建局局长。 张强出生于农村,父母是农民,父亲身体弱,有心脏病,可以说,家庭生活的来源几乎全靠母亲一人打理,所以,家庭生活比较贪困。 张强很懂事,在学校学习很用功,学习常…

狼蛛

狼蛛

早晨,山前灌木丛边的一张蛛网,挂满针尖大小的清露,微风一吹,朝一个方向蔸扯,过滤完风,半网细珠摇落,又恢复原状。网脚的一只狼蛛,瑟缩着,感受着秋之肃杀。熬了一夜,一无所获,…

一条项链

一条项链

一 拿着简单的行李,我离家出走了。 刚检过票,手中的火车票被我攥得很狼狈,可见我的心情有多糟糕。登上火车,我寻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闭上眼睛,耳朵里纷纷扰扰的声音却成了催眠曲。不…

走 眼

走 眼

列兵秦小刚,浓眉大眼,五官端正,一米八的个头,新兵训练结束后,被分配到某部纠察连当纠察兵。 这天早晨,他第一次上街出勤,生怕自己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站在军容镜前,反复打量着自…

迟来的一声妈

迟来的一声妈

小娟又沉沉睡去。妈妈已经第三次喊小娟起床了,外面还很黑,但时针已到起床时间,妈妈生怕小娟睡沉了,就喊了小娟三遍。 小娟被妈妈吵醒了,已没有一丝睡意,但昨晚对妈妈的怨气未消。起…

欠债

欠债

午夜的铃声格外刺耳,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我是小岚,车开到雪峰山隧道时出事了,可能会被拘留、判刑……” 小岚是我远方的同事,没有打过交道,他姓宫,大家都开玩笑叫他老宫(公…

消失的女人

消失的女人

一 一月前,刘琴和孟凡在微信上认识,他们见过一面。孟凡称他是安微人,在虎门镇的服装厂做主管。孟凡四十七岁,前额头发谢了,显示宽阔而光亮的额头。他说自己来广东二十多年了,一直在…

饭场

饭场

张冬和张希是一个村里的前后邻居。村里十几户人家,饭时常常蹲在一棵皂荚树下,说南道北,唾沫星子四溅。几只母鸡咕咕地叫着,等待甩筷子时抛出的残食。张冬妈话多,在饭场里有说不完的…

少妻亚仙

少妻亚仙

亚仙天生丽质,苗条靓丽,貌赛天仙。从小活泼伶俐,讨人喜欢。凡事都让着她,逐渐成了习惯,占便宜成了理所当然。因大家宠,借机拉下脸皮,处处沾先。单位人说:“好事全让她一人沾去了…

牙缝里的菜屑

牙缝里的菜屑

萧珍珠大学毕业后,就在当副市长的舅舅关照下,被安排到市财政局工作。 临去上班前,副市长舅舅反复叮咛:财政局是个好单位,要好好工作,凡事不可得罪局长。不得罪局长的最好办法就是绝…

还债

还债

一 坐在旅游豪华大巴上,听着导游小姐甜美的声音让我特别兴奋,老公也是一样的。不过他的兴奋来源于和邻座的一位美女聊得很开心。我有些吃醋了,忍不住狠劲掐了一下他的胳膊。他哎哟一声…

生育

生育

吴照水卖猪肉刚回到家,便告诉妻子说,小平,菜市场的张大妈,她儿子结婚五年了,儿媳至今没有生育。 小平在厨房里忙碌着,刚把鱼放入铁锅,盖上锅盖,回应着吴照水说,她儿子去医院检查…

尽在言中

尽在言中

清了下嗓子,老汪刚要报出数字,一边的老板笑着打断了老汪的话,等一下! 此时,太阳虽仍毒辣,却已偏西,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多钟,正是清点人数照相留存收工的时节。 转过头,老汪一脸疑惑…

山葡萄

山葡萄

一 女孩长着一副好看的瓜子脸,五官精致,肤色白里透红,洋溢着青春的活力。憨儿越看越觉得女孩像仙女下凡! 女孩在吃憨儿送的山葡萄,忽然有所发觉:“憨儿哥,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憨…

痛并快乐着

痛并快乐着

阴沉的天气,铁青着脸,冷风嗖嗖,我也铁青着脸,骑着自行车的后座上坐着同样铁青着脸的妻,妻的怀中还抱着我那一岁多的女儿,因为琐事吵架,我俩已进入“冷战”,互不理睬,各生闷气。…

友谊的小船(小说)

友谊的小船(小说)

江玲从没想过,朋友袁波会跟自己借钱。所以也没有试图想象过,如果有一天袁波跟自己提借钱的事,自己会是什么心情。 说是朋友,他们认识时间也只有3年之久,接触不多了解有限。但是说起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