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第一卷第五章第一节一本难念的经,“民以食为天”/介非 狗剩去二道沟炼钢铁当了工人,水性杨花的媳妇赵金兰因为耐不住寂寞,在生产队的政治夜校里学习期间,渐渐地就与单身汉贺无成眉来眼…

暴风骤雨中的那点事

暴风骤雨中的那点事

“张国良,你到了吗?甲公司催货催了好几遍了。” “还没呢!前面堵车。” “你要抓紧点!客户要得急。” “我会的。” 业务员催了一遍又一遍,张国良的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恨不能…

你为什么不说

你为什么不说

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 夏至那天,菊香背熟了这句接头暗语,便随着王姐来到了汉口。 王姐是游击队的政委,同时还是队医。这回来此,主要的任务是接受一批必需的药品。接头人是谁?她…

微型小说  香草再嫁/介非

微型小说 香草再嫁/介非

微型小说:香草再嫁/介非 作者: 那一年,虎财突然得了个怪病,撇下了香草和三个年幼的孩子走了。 香草独自带着俩小子和一个闺女艰难度日。生活的窘迫境况不言而喻,性格倔强,自强不息的…

糖糖老师结婚了

糖糖老师结婚了

上课铃声一响,糖糖老师走进教室。 邓七七眼尖,发现糖糖老师之前扎的马尾巴变成了披肩发,还留了刘海,和他姐姐的发型一样。他一开心,情不自禁地大喊:“糖糖老师,你终于来了!你好漂…

大姨

大姨

自打姨父去世后,她就一直住在我家。妈妈每天像伺候刚满月的孩子般精心照料着她。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赖在我家不走,已经半年多了,她女儿也是二十好几的大姑娘,虽说一直没有出嫁,可这…

那年槐花飘香

那年槐花飘香

医院大门口,她提着一袋水果急匆匆地向前走去。一身米白色套装穿在她身上,衬托着她的脸色更加白皙,高盘在脑后的丸子发型,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婀娜多姿的身形不时引来路人…

若心有所向,平凡的日子也会泛着光

若心有所向,平凡的日子也会泛着光

壹 早上跑步的过程中飘起了几滴雨,暗自揣测会不会下大一点,让我也假装来个风雨无阻,可惜并未能如愿,头发都没湿几根就沒飘了。小区的树虽稀落落的没几根,却也姿态迥异,不失美感。嗯…

天上掉下个后老伴

天上掉下个后老伴

天上掉下个后老伴 一 爱人死后,我顿顿喝闷酒,引发脑溢血,瘫了。我没子女,孤老一个,生活无法自理。 同城有一弟一妹。弟,腿长骨刺很厉害,来看望我一次,需侄儿背上五楼,因而极少来…

宰

何火最近为了老爹上医院的事犯了踌躇。 何火住在城里,何老爹住在农村。前几天回老家看爹,见爹消瘦了,脸色也不好看,就追着问,才得知了情况:他爹近来老是小腹痛,大便带血,在社区诊…

大漠•断刀

大漠•断刀

西北大漠,狂风怒吼、黄沙漫天。恶劣的生存环境,让居住于这片土地上的人,在勤劳和朴实之中,多了一份勇敢、彪悍和血性。就是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却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一把断刀的传…

故乡

故乡

清澈的蓝天与碧绿的田地在天际线的分割下完美地共存着。但在这般淳朴美丽的景色中,弥漫着不和谐的黑烟以及刺耳的警笛声。 警戒线将这间被烧的漆黑的小破砖房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穿着…

被游戏的逻辑

被游戏的逻辑

武强是单位的一把手,他在做事前总要设计一个程序,然后再一步接一步地捋,只要他满意了,就算合逻辑了。合逻辑的事,他是要坚决做下去的。这也难怪,他是大学文科毕业生,思维线条很清…

只好做车

只好做车

黄二做烟酒生意又亏了。 这是第二次遭遇的事业挫败。 黄二靠修自行车起家。所谓起家,其实也就是略有了些余款而已。因为修车这行当又脏又累,一点也没有当老板的感觉,黄二萌生了改行赚大…

余生,不要和我说再见

余生,不要和我说再见

一 晚上在家又莫名难受,突然胃疼恶心呕吐后,果然在八点开始发起烧来。 二 于同学离婚三年半后重新踏上红毯,她说人到中年病痛不断,一个人时最怕生病,没饭吃,没水喝,没人照顾,总会…

我与狗

我与狗

我属狗,但我偏偏不喜欢狗。也许是因为小时候叫狗咬了一次,从此我对狗就没有好印象。那是四五岁的时候,我在胡同里扒土玩,忽然有一只黄狗跑过来,冷不丁地咬了我一口,又用锋利的爪子…

弥留之际

弥留之际

好像是做完了饭,她累了,便平卧在竹躺椅上一摇一摇。 院子里,轻风过处,那棵柿子树上的叶子仿佛被夕阳倒映在水里一样,随波飘动。耳边,梦也似地响着一个声音,哦,听清楚了,那是一首…

吃饭,记我账上!

吃饭,记我账上!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打车窗的声音把我吓一跳。 “我车里有去实验中学的学生,还有一个去四高的学生,现在在文化立交桥这,而且已经7:50了,两个都送,肯定有一个赶不上了,能…

速度与激情

速度与激情

梦想,有时候只能是梦想! 比如说飞哥,人生的起跑线使他注定成不了赛车手,连买部像样的摩托赛车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奢侈。每天朝九晚五的打卡忙碌,梦想嘛,只能在梦里想想。 但是种子的力…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十二) 作者:张士勤 第一卷第五章第三节: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及时平反昭雪“冤、假、错”案 访贫问苦中,六子的母亲向省委调研工作队的田厅长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