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新年愿望

新年愿望

新年愿望 差不多过年了,忙完了工作,想想要理个头发过年,不知阿三的理发店还开不开。吃了午饭溜达去那看看。阿三的理发店在闹市一条小巷子里,店名就叫“阿三发廊”。我跟阿三称不上朋…

真

生命中每一个遇见的人,都是你前世的缘分。茫茫人海中能够在人间遇上你也是一种缘分,可能我们上辈子是见过的,第一次见面心便认出了你。 我相信人与人之间是要讲究缘分的,不但要讲究缘…

可怜天下父母心(小说)

可怜天下父母心(小说)

亚明和小璐结婚五年了,并有了一儿一女,老大是女儿,今年四岁了,老二是儿子,才十个月,等过完年,儿子就要满周岁了。在农村,孩子满周岁,是要办喜宴的。而且,外婆外公要给满一周岁…

收快乐的女人

收快乐的女人

女人是村里唯一没有失去快乐的人。失去快乐,像是传染病一样快速蔓延。村长着急万分,找来女人,把她派去城里收集快乐。女人背上麻布袋,牵上家里的狗离开了。 城里人不断制造快乐,相互…

湿津菜

湿津菜

涵和方子是村里自由恋爱的,日子挺滋润,就是方子和婆婆不和,但话说回来,婆媳有几个好的呢。婆婆能干,能干的一般都强势。比如那次家里带客,满院行情的人,方子给孩子塞了半碗米饭盖…

苍天饶过谁

苍天饶过谁

巷子里面的人四五十户人家,只剩下一户没阳,其他的人都阳了,这一户就是我家。闭门差不多个把月,终于开门跟邻居见面了。冬日放晴,阳过的人毫无顾忌地凑在一块晒太阳、谈天。 “出来了…

葵花

葵花

葵花下车时,是晌午饭熟的时候。太阳照着村庄,满地的太阳光,一闪一闪,像一片耀眼的白瓷片,刺得人直晃眼。正是麦熟的时节,村庄里飘着股麦子成熟时所散发出的那种很好闻的清香气息。…

作家名录

作家名录

何淼是全国著名文学评论家,八十岁时回家探望哥哥,想着自己离家六十年,是半截子入土的年纪了,便决定留下来,不回北京了。 何淼从小父母双亡,是哥嫂抚养他长大的,又供养他读完大学。…

网

幸福河还静在晨雾里,赵九就到了,带着他的网。这张网陪伴他两年了,看不出什么特别的,用起来却得心应手,所以他一直很珍惜。 捡网,挽绳子,起兜,捏网角,这些准备工作一般人都会,难…

我是一只鸟

我是一只鸟

我蹲在窗台上正在回忆与老爷爷曾经的过往,突然一只大手把我攥得简直喘不过气来,我拼命挣扎,可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了。 大胡子眯着眼瞅着我,得意地咧了咧嘴,说:“小东西,还挺犟,老…

发霉的薯条

发霉的薯条

一个天气晴好的上午,布鲁斯警官躺在警局里的一把老式红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一张旧报纸。突然,一位老太太闯进屋里。 老太太白发如雪,眼睛灰暗,神色有些慌张,胳膊弯处挎着…

无言的爱

无言的爱

张敏原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只因企业改制,人员分流,他下岗了。张敏失业后他没有告诉妻子姚笛,怕她担心。 张敏仍然与往常一样,按时出门,按时回家。他不忘编造一些故事欺骗姚笛,说新…

都是吴老头多事

都是吴老头多事

班前会上,在一阵掌声中,李华从陈书记手中接过技术比武第一名的荣誉证书,几步跨出点名室,朝矿灯房奔去。 来到矿灯房门口,李华扬着手里的荣誉证书喊女友吴梅,吴梅放下手里的工作,红…

红包

红包

小谢脑子里塞满了乱七八糟的的东西,弄得他头昏眼花。眼看着女神节要到了,他想给女友珍发一个大红包,三千八百元,可他无法发送出去。 前一阵子,女友珍与前男友复合,他知道后,感觉心…

施舍

施舍

从前,铚城县有个人叫达山仁,大家都叫他大善人。 大年初一,大善人刚打开大门,见门口蹲个乞丐,吓了一跳。乞丐衣服单薄,面色铁青,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见有人开门,乞丐站起身强打精神…

小巷深深

小巷深深

寂寞的胡同热闹起来,外出打工的人都回来了,回来过年了,胡同有了生机欢乐。胡同里只有老张一人高兴不起来,碰到一个熟悉的人,老张主动跟他们打招呼,对方却唯唯退却,眼光上挑,眼神…

峨眉客

峨眉客

“峨眉天下秀”,此言真不谬。才进山中几个钟头,这一行大兴安岭来的“半边天”,就叽叽喳喳嚷翻了话匣子,整个儿就是异口同声了。 “庄主任,这峨眉山简直太美了!” 学习之余,东道主安…

回家

回家

河岸上停着一只鸟,它不是不怕冷,它不是发呆,它是在等那一只和他同来的伙伴。它的同伴在不远处的雪地寻找食物,它在草丛里啄食草籽。鸟也是有情有义的,同来同去,才会有人们口里的比…

江山情

江山情

除夕,被家温暖氛围包围着,陈落仍有一丝孤独。吃完年夜饭,家人们看着喜庆的电视节目,陈落并没有加入。上床休息前,他给几年前买的小兔兔准备了充足的吃食,留它慢慢享用。 喂完小兔,…

情人

情人

一 窗外的天色不知什么时候阴了,悬铃木的叶子在风中不停摇曳,雨随时都会可能下起来。 她和他面对面坐在咖啡屋的一张桌子旁。她脸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语气轻描淡写,说着不痛不痒的话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