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地界

地界

老良弓着身子把蔓延至自家地里的杂草一棵一棵连根拔起,又用锄头刨土盖住千疮百孔的地面,然后伸了伸懒腰,瞧瞧地里的苗。苗子又绿又壮,可老良就是高兴不起来。
  这块地自从单干开始一直是老良种植的,后来村里重新分配土地,因他这地土壤细熟,地边地角干净,又没杂枝穗草,村里就把这块地当作菜园分给了各家各户。老良分得的地,正好与村长家紧挨。分地的那天,负责划界的村民们拉线撒灰然后挖沟,老良看着他们把地分成一块一块的,像用刀在割他的肉。到了划他与村长家的地界时,老良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条沟都不许挖,今天谁敢挖老子一锄头先挖断他的手。村民不解,平时很讲道理的老良,今天是怎么啦?不就是挖条沟划个地界嘛,至于动这么大肝火吗?不划就不划吧,村民们收拾工具就回了。
  暖暖的春风吹绿田野,看着村长家的地没人种,地里荒草丛生,草蔓延到老良的地里,老良闷着急。老良还是顺着石灰线把村长家的地刨了一锄头宽。刨完,老良回头,咋这么明显呢?刨都刨了,为啥只刨一锄头宽?老良做事不怕吃亏就怕人冤,刨就刨,刨干净了省得草再往他地里长。这样一想,老良心安地把地刨完了。
   不种作物的地始终会长草,而且草长得又快又茂盛,没几天村长家地里又是一片绿油油的地秧子。种了一辈子地的老良惜土如金,在他看来寸土如寸金。看地荒着,老良又急又恨,他急忙回家扛起锄头,提上一袋黄豆种子就往地里赶,挽起衣袖抡着锄头挖地下种。突然,老良感觉脸烧得火辣辣的,四周像有好多眼睛正盯着他:这老良还真是活糊涂了,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哎,现在这社会说不清哟,只是一个村官,各种巴结方式的人都来了……
  老良像做了贼一样,低头抱起黄豆,背着锄头急匆匆地回了家。晚上,老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自己一生行得正坐得端,不偷不抢不巴结人。我这是怎么了?我没做亏心事,干嘛躲躲藏藏的?我只是不想看见土地荒凉,寸土寸金呢。再说了,荒地生杂草牵连我家地里的作物生长呢,这也是在帮我自己啊!不行,地荒了可惜,我还是得把种子种下去,不然我心里这关过不去。老良穿衣起床趁着月光,借露水下种。不知道是累着了还是心里安稳,老良回来躺在床上一觉睡到天亮。
  种子种下去没几天就开始发芽了,苗芽和草又一样高了,看着嫩嫩的苗和绿莜莜的草,老良急得直抓头。去锄草,怕人家说他真的是巴结村长,又怕缺心眼的人说他抢占人家的地种。算了,莫惹火上身,还是把地沟挖了划清界限为好。老良卯着劲一顿饭的功夫就把界沟挖好了,再把自家地里的草和苗整理了一遍,然后好几天没去地里,眼不见心不烦,挺好的。
   这天老良正看电视,电视里说出一段话:这世上的事分得清吗?既然你给了他生命就不能放任不管,别以为都跟自己憋清了,摸着良心问问,你真心安吗?老良坐不住了,突然起身拿着夜行灯,扛起锄头去地里,把挖好的地沟一口气平了。村长家的地与老良家的地又连在一起,看着地里苗芽一颗颗长得那么壮实,老良的腰也挺直了。
  豆子成熟后,老良一袋一袋把它们扛回了家。又一袋一袋搬到村长家门口,刚准备放字条时,就见村长醉醺醺的,手里提着一提酒,腋窝里还夹着一条烟一步三晃地走来。老良缩回拿字条的手,就像小偷一样藏了起来。村长见门口两袋黄豆用脚踢了一下,“呵呵,现在送礼也赶时髦了,改送土特产了哈!我可不稀罕这东西,咱手里的才是好宝贝!”说着,一脚把袋子踢倒了,黄豆骨碌碌的滚得到处都是……
   老良眼鼓鼓地看着村长关上了家门。
   老良轻手轻脚去把洒得满地的黄豆一粒一粒捡回袋子里,边捡边摇头地自语道:“人病了药都治不了,还是别浪费粮食了。粮食是用来养人的,可不能这么糟蹋……”
  第二天,老良与村长家的地之间,明晃晃地多了一条又深又宽的沟……
印象书社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印象书社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查酒驾
下一篇:筒子骨萝卜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