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 >
婚检风波

婚检风波

【题记】 1995年6月1日开始实施的《母婴保健法》中要求:“男女双方在结婚登记时,应当持有婚前医学检查证明或者医学鉴定证明”,简称婚检。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利国利民的好…

群议“了凡改命”

群议“了凡改命”

(上接第12集)又到了下午两点钟,“心灵驿站”的微友们,如约来到天道集团九楼会议室。 【主讲】 蔡校长说:诸位师友,那我们现在就直奔主题,开始学习了凡先生的十大善法。 了凡说道,人…

看谁笑到最后

看谁笑到最后

雨下得很大,一直不停的下着。他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唔!雨怎么停了呢?”我困惑的抬起头。我看见那个比我高的小伙给我打伞。他面带微笑,我感觉在这一刻雨不仅停了,阳光也冲破了乌…

艳阳高照

艳阳高照

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万物,仿佛能把人的皮肤瞬间烤焦。正直中午,大街上过往的车辆不断来往穿梭,给火辣辣的街市又平添了几分喧嚣。 夏丽开着白色的霸道停在必胜客门口,她穿着一袭粉色紧…

懵懂的爱情

懵懂的爱情

小林和小鱼都是大学的学生,他们不在一个学校。 一次朋友聚会,小林认识了小鱼。小鱼清清瘦瘦,一看就是学生模样的单薄,她说起话来节奏不快,两只眼睛清澈透亮,很单纯的样子,小林有点…

 抉择

 抉择

一、 何琴不时望着躺在床上,此刻正安静地睡着的母亲,不时又目光转向手机。上面显示的25号茅台机场直飞厦门的机票购票订单,打折优惠下来440的票价,已是十分的划算了。只是一想到母亲的…

情孽

情孽

在移动电话还没兴起的那个时代,农村中许多男人选择了外出打工,从而开始出现了留守妇女现象。由于通讯的限制,夫妻间只能如牛郎织女一般两相牵挂了。这种牵挂,是源于心理上的依赖,或…

良缘

良缘

自周纲他走后,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一个安静的角落,任由风雨来打磨那些带刺的棱角,留下了一道道沧桑的年轮,数着它们就像数着挂在桃树枝上的那些枯叶。在随着风缓缓摇曳的树梢上挂着…

为有暗香来

为有暗香来

一 在郊外福利院待了大半天,帮老人们做了一些事情,杨雪觉得有些疲惫。下了公交车,看到小区门口的超市有一些商品打特价,便想着家里的一些日用品该买了,于是,她便走进了超市。 她在超…

 换种方式爱

换种方式爱

自从李月去了清风舍,小麦的魂一半也跟着去了。 程少楠听她和李月一天一个电话,去清风舍的次数便多了,似乎清风舍的事比清水港还要离不开他,只要他去清风舍,必然带上小麦。 小麦看着知…

有情人一切安好

有情人一切安好

寂寥雨巷,残留余香 雨潺潺,声声慢 悲歌一腔道凄凉,倚楼独了望,老泪纵千行。 今夜守在细雨走过的街角,房屋已拆,天井内枯叶残留,余香残有,恍惚的看到雨欣身影好像还在这小巷天井跳耀…

阻击

阻击

2022年5月10日11时03分 “嘀——嘀——”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总指挥、云岳县委书记夏长征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夏书记拿起手机滑开,见来电显示是青竹县委书记甘清泉。忙问道:“老甘啊…

往事如歌

往事如歌

大街上,车水马龙,如枫抱着女儿,不紧不慢地跟在小雅后面。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枫看着怀里女儿,突然觉得很心酸。他想,也许世界上有一些事情,是命中注定要遇见,有一些事情是命中注定…

雾爱

雾爱

1 师妹的住处附近有一家“时代溜冰场”,她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我的住处附近有一家“白河湾溜冰场”,自己也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 作为一名朝…

南柯一梦

南柯一梦

第1章 优化了管理,却断了别人财路 本世纪初,内地某省会,益都市郊区,某家具产业园区。 一个年轻人正从一家工厂跑出来,不要命地逃跑! 七八个手提木棒的人,在后面追赶! 这个年轻人穿…

遗弃

遗弃

一 儿子把那条狗从宠物店带回家来,他对母亲南远说,这条拉布拉多狗的名字叫杰瑞,男性,有三个月了。店主说它的主人一个月前突然回国,临走前就把它送到她店里。哦,它或许能听懂一些英…

驯鹿

驯鹿

在王旋看来,陆亦可自儿子去国外读书之后,内心明显变得空落落了。虽然她还像往日一样天天做着美容、美体的消遣,有时候还是在饭点前着急地赶回家,匆忙地冲进厨房,然后又失魂落魄地聋…

告别四月

告别四月

已经步入五月,我却还在想着四月。尽管四月不辞而别,我还是想对她说一句:再见,四月! 一 阿绿打来电话,无奈地说了一句:“四月走了。” “嗯,我知道了!”我漠然地回答。 “你们两个…

红姑的洞房

红姑的洞房

谨以此文献给逝去的红姑。 这不是小说,也不是传记,甚至不够文学。我虚虚实实地写成文字,只是为了纪念一个人,祭奠没有回程的岁月。 红姑是我小时候的隔墙邻居,大名小红。红色时代女孩…

丢失的母亲

丢失的母亲

一 Iwillrun,lwillclimb,lwillsoar I\'mundefeated……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路云被尖厉的手机铃声吵醒。路云的眼皮子像沾了502胶,怎么也睁不开,她使劲儿用手揉了揉才眯起一条缝儿,手机屏幕在黑暗里跳动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