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你这次真和他分手

在局大门口,云雾庵又巧遇外面回来的任娅娅。他挡住她,他故意歪着个脑袋眯着眼把她从头到脚浏览一遍,最后把目光停在她的胸脯上。

“干吗?”她说,脸红红的。她知道这会儿云雾庵有话说,正是不好惹,所以,她在心理上就败北了。

“啊,目淫,啊,我要控告你。”雾庵压着嗓子又学舌她在市局文艺晚会诗朗诵时的调调戏弄她。

“有屁就放,”娅娅想笑,忍住,做一个恼了的样儿。她认为云雾庵是来替大豪当说客的,劝她和大豪和好,没料到云雾庵把脸一板正色说:“上次那好的机会,大豪为什么没去掉一个副字?”

“我哪知道,”娅娅嗫嚅说。

“你爸爸没帮他?”雾庵有气,高了三个芬贝的声调。

“我没对我爸爸说。”娅娅见有人走过来就拉雾庵到一边说,“你小声点。叫我爸帮他,那我爸爸就更瞧不起他了,我没敢对我爸爸说。”

“大豪知道你没帮他?”

“他没对我说他知道,但他猜得到我没帮他。”

“你这次真和他分手?”

哼,到底当说客了,娅娅心里说。她看着云雾庵足足十秒,微微地点一下头。她想他会告诉大豪,叫大豪食不甘味,不,叫他夜不能眠更好,坏蛋,气死我了。不容她多想,云雾庵又问:“你从来就没上过大豪的家,也没想过上他的家,对吧?”

娅娅说:“大豪不喜欢他的继母,再说他也没叫我上他家。”

一切都过去了,云雾庵“哼……”了一声,那是同病相怜发自内心的悲哀。

娅娅说:“我今天说的……”雾庵打断她的话:“知道。”

“知道什么?”

“什么也没说。”

“大豪没事吧?”

“管你什么事?妈的,假惺惺的,装有感情!”云雾庵突然大怒。“你当你是爱情圣母?告诉你,你老子哪天下台了你什么也不是,他屋的那个青青强你一百分。”

“青青好,你咋不去找她?”任娅娅一听云雾庵提青青就像拨动了她那根发怒的神经,叫她妒火中烧,气得她一顿乱骂。“你爸一个臭农民,他爸一个臭泥瓦匠。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

“臭女人,看我宰了你!”云雾庵气得抡起了拳头,早吓得娅娅不敢说下去了,像只兔子撒腿就跑。

云雾庵一直想着小雅的话:“短发像个男孩挺好看的。”他近几天看市面上,女孩子留短发很流行,他想,找他的女孩应当就是拉弟。拉弟要找的那个女人又是谁呢?难道说,田耕耘真是一个女人杀了他?那么,那酒鬼毕亚南又怎么与拉弟扯上了关系呢。他希望去沙洲龟能解开心中的疑问。然而,沙洲龟他去了,又让他扑了个空。艾拉弟人却在市内,还到处找他,电话打到了支队值班室,他人却不在。

见有急事找云雾庵,吴大豪便去接了。对方说他叫二虎,说艾姐在长途车站等他。对方以为大豪就是雾庵。大豪说:“那个艾姐呀?”听电话里的一人对另一人说,不是他,连艾姐是谁都不知道;另一个说,那不讲了,该姓云的倒霉。

电话压了。

大豪想,这艾姐又是云雾庵的什么人呢。

攀墙入室系列盗窃案,上面一直催得很紧。正因为急,各小组就撒大网唯恐漏掉“大鱼”,网撒大了“小鱼”网了一大网,可就是破不了攀墙盗窃案。大豪知道,若在规定的时间内破不了案,别说提升大队长,二大队还会调来一个一把手,若真这样就太没面子了。

于是大豪不敢怠慢,他不放过任何一个穿黄军衣的嫌疑人。穿黄军衣的,是知情人提供的唯一线索,那怕走在街头,乘车,逛商店,凡是见穿黄军衣的,他都要看一看那人的衣裳胳膊肘处是否有一块补丁。

大豪在居民区里查了一天,临近晚餐时一位居民小组长说,她们组王兵穿过一件黄军衣,但没注意到是否有一块补丁。

“为什么不看一看他有不有补丁呢?”大豪说。他心里烦着呢,早布置这多天了还是一个一问三不知。

“我又不是他妈,谁去注意他的衣裳胳膊肘处破没有破呢,补补丁!”组长说,心里也很窝火。

……

回来的路上,大豪还气那个组长,想一想,心里一亮,“不是他妈谁去注意那一块补丁呢,”这就是说至少是一个熟人才会去注意这一点细节。那么,提供线索的何涛说不定就认识这个盗贼,也许是他的熟人,就住在他的附近,他是怕报复才没有直接指证。是啊,大豪想起来了,何涛住阳港码头2号,那不正是文录住的那一段吗?

文录,云雾庵提到的文录,如果他穿黄军衣……锁定文录,那攀墙盗窃系列案就指日可破,大豪想到这里心中一阵兴奋。

回家。“我晓得你会回来。”青青见他回家,她一脸的阳光。

“我还没吃饭,”他说。

“我这不是在等你吗,一起吃,饭香,”青青说。

“他们呢?”

“俩老上街,看戏去了。”

“俩老?你妈一点也不老。”

“也是你妈。”

“是阿姨。”

“是妈妈,说是妈妈。”青青噘嘴,摇他胳膊撒娇。

“是,”他说。“我饿坏了。”

“不变,”她说,放开他。

“变你个鬼,”他说。看青青一阵风儿去弄饭,那朝气蓬勃的样儿,想自己为了爱任娅娅白白耗了两年时光就气不顺,仿佛人一下子老了。

就他俩吃饭,青青把两个煎蛋饼全夹到他碗里,他夹起蛋饼嗅了嗅说,“好香”,就夹一块到青青的碗里。

青青说:“吃好的,人会长胖,”又把蛋饼还给他。

他说:“胖就胖呗,你一点也不胖。”就把蛋饼分了,给了青青半份,青青一脸的满足。他再没说话。于是他俩都在想自己的心事。好一会他说:“青青。”

“嗯,”青青答。

可他没下文,青青见他欲言又止,以为他羞于向她表示什么。她想不就一个“爱”字说不出口,一家人还用把爱字挂在嘴上?“能天天回家就好,”青青说。

“我和任娅娅真的玩完了,”大豪说,人显得很沮丧。

他竟然还想着娅娅,青青心里有气,但不吭声。

“是散伙了,懂不懂?”大豪几乎是在叫喊。

“散什么伙,你们原本就不是一伙,”青青说。见大豪那么沮丧就不忍心发他的火,说:“她家和她,不喜欢你,是迟早的事,再缠下去是浪费青春,再扯下去你就老了,你知不知道?”

“你嫌我老了?”大豪双眼圆睁。

青青羞赧娇嗔:“就嫌就嫌,么样!”

大豪装生气放下碗,说:“那我以后就不回来了。”

“你,我看你不回来,”青青也放下碗,跳了过来就要一屁股坐在大豪的大腿上。“阿姨,”大豪一声喊,青青触电似的弹了起来,一看那有她妈妈的影子。“死大豪,你吓我,”青青不依不饶。

大豪说:“任娅娅只是同我闹一闹,气我呢,过几天就和好了,你就是我的妹妹不好吗?我知道你喜欢公安的男朋友,赶明日哪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好的,这会儿你还小。”

见此,青青安静下来,噘着嘴走到一边去了。

印象书社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印象书社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