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娶媳妇

娶媳妇

八十年代末期改革开放的潮流遍及了全国各地,麻姑山下的麻姑村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加快了发展的脚步,万元户,暴发户也出现在这个山脚下的乡村里。
  晓峰是一个八十年代末期退伍的消防兵,退伍回村那天他依旧穿着一身军装。一顶军绿色的大盖帽戴在头上,一道金黄色的麦穗缠绕在帽檐,一颗闪亮的帽徽醒目地吸引着人们的眼线。
  几年来,经过风吹日晒和军训出警,把晓峰从一个弱不禁风的瘦毛孩变成了一个身材魁梧,皮肤健康油亮的大小伙。他那身洗得发白的橄榄绿,衬着健硕强壮的躯体,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深深地牵引着众人的目光。你看他那潇洒的身姿,另类的谈吐,仿佛是电影明星郭富城来到村里一样,紧紧地束缚着十里八乡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们。
  在这些女孩子们中间,晓峰能够看上的就没几个。唯独村南边那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不爱言语的姑娘,无缘无故撞进了他的视线。
  这姑娘叫晓荷,全名李佳荷。前半年刚从县里的高中毕业回到村里。晓峰听人说晓荷的父亲在她高考结束不久,因为身患肺癌晚期,经医治无效去世了,如今家里就剩下晓荷的母亲和晓荷相依为命。
  晓荷本是打算高考落榜后再去县里的高中复读一年,然后去上大学的,可父亲的突然离世,中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母亲接受不了父亲猛然离去的现实,还没葬完父亲就病倒了。晓荷含着眼泪把上学的心愿咽进肚子里,默默承担起养家的责任。
  由于父亲在世时特别重视晓荷的学业,高中三年基本没有让她接触过农活,现在让晓荷接手家里的几亩责任田着实很困难。但晓荷是个很聪明、能吃苦的孩子,她知道家里目前的情况,就毫不犹豫地挑起家里家外的一切重担。
  晓荷的父亲是在一个初夏的晚上去世的,他生前种了一亩多棉花,两亩多谷子,如今等着晓荷去打理。棉花苗经过除草,喷药和打顶已经长到快半人高了,谷苗也在晓荷的照料下渐渐拔节长大。
  立秋后的一个正午,天气又闷又热,在灶间烧火做饭的晓荷热得满头大汗。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柴火的闷烟一直在灶间里挤着,由一丝变成一团,由一团变成一片。它们在不足三平方的小灶间拥挤着,飞舞着,烟囱仿佛堵了一般,浓烈的灰烟熏得晓荷眼睛直流泪。晓荷一边干咳着,一边用右手的手背擦拭着眼泪。好不容易做好饭,晓荷赶紧给母亲端去一碗,到灶房外墙跟上的脸盆边撩几把凉水抹了一把脸,自己也端了一碗饭去大门外的胡同口乘凉。
  胡同口紧连着街道,有几个邻居已经在街口的阴凉处吃饭。邻居王大婶看见晓荷出来了,向她打招呼:女,你妈好点了吗?
  晓荷微笑着礼貌回道:好多了,谢谢婶子关心!
  过来吧,这边有风,凉快点!坐着个石头上慢慢吃。婶子指着旁边的一个石头叫晓荷。
  晓荷羞答答地端着碗和婶子们坐在了一起。
  就在晓荷端着碗走到街口的那一刻,街北头也有几个人正在坐街口吃饭。晓峰这时候也正端着碗在村北头的街口和人聊天,他一边往嘴里扒拉着饭,一边注视着南边。突然他的眼神盯住南边不动了!
  晓峰身边站着一起吃饭的是初中男同学小俊,他头也没回地问小俊:哎哎哎,快看,南边那个女孩是谁,是不是咱村里的?
  小俊顺着晓峰的手望过去,晓荷正端着碗坐下来。
  哈哈,那是李叔家的晓荷呀,咱们上初一时坐你前面的,你不认识了吗?
  啊?我……我还真没认出来。晓峰尴尬地收回手,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此刻,他机械地往嘴里拨拉着碗里的面条,心里却像有一只小鹿在撞。
  晓峰也不知道自己吃的面条是什么味道了,只是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嘴里送,眼睛却死死盯着南边的晓荷看,心里想: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竟然看不到她有一丝小时候的影子了!
  旁边的小俊听不见晓峰的声音了,瞟了一眼才发现晓峰的举动,他嘻嘻哈哈地扯着晓峰的胳膊:嗨嗨!面条吃到鼻子里了!
  晓峰不情愿地回过头,表情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一、应媒人
   那天下午,晓荷家里来了两位客人。
  午饭过后,大家基本都回家歇着了,即使有农活也要等到太阳不太毒时再去地里。晓荷就坐在屋里陪母亲聊天,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喊:晓荷,快出来看看,你猜,谁来看你了!
  晓荷撩起挂在堂屋门上的竹帘子,看见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从大门进来。矮的是小俊,这段时间她在村里见过几次,可小俊身后跟着的大个子,穿一件白色体恤,一条宽松的军裤,一双军用胶鞋的男青年又是谁呢?仔细看看那青年的笑容时曾相似,可又找不到确切的答案。
  晓荷还没找到答案时,俩青年已走到堂屋前,晓荷撩高门帘侧过身,让他们进屋。就听见高个子在和晓荷妈打招呼:婶子你好吗?身体怎么样了?
  晓荷妈抬头一看,也是一脸懵:你是?你是哪家的孩子?
  小俊在一边看得乐起来:婶子,他就是上个月退伍回来的晓峰啊。
  晓峰?晓荷一惊!这又高大又威武的青年,会是那个瘦弱黑小的男生吗?她脑海里出现的是上初一时,坐在她身后那个黑小子的模样。
  是嘛,晓峰变了,变得婶子都认不出来了!怪不得我听别人说晓峰当兵几年完全变了个样呢!晓荷妈一边这样说,一边吆喝晓荷:女,你在那愣啥呢?快给你同学倒点水啊!
  对对,倒点水!晓荷愣过神来,慌乱拿起暖瓶和水缸子。
  晓荷妈和晓峰寒暄了几句,问了问他家里的情况和在部队怎么样,就识趣地拿了小板凳到门外胡同乘凉去了。
  晓荷,晓峰和小俊他们三个在屋里一会聊到在校的那些糗事,一会聊到从学校出来到社会上的不适应,还是晓峰机灵,他巧妙地捕捉到了一条信息:晓荷还没处对象。
  聊天的过程中,晓峰用眼神示意小俊,因为他们在来的路上就商量好了,要打探一下晓荷的情况。
  小俊会意,笑眯眯地问晓荷:听说有不少媒人来你家里提亲呢,怎么样啊,找到合适的了吗?
  晓荷的脸马上就羞红了,她低着头小声说:是挺烦心的,见不见的就有人来报媒,我真想把媒人撵出去,多清净清净,可我妈说不能那样做。还说人家是办好事情嘞,咱不能无理。说完她无奈地摇摇头。
  是啊,那样做可不对。晓峰和小俊都同时说。
  晓峰又推了小俊一把,小俊又接着问:那有没有入老同学法眼的白马王子呢?
  什么呀,我就完全没答应见任何人,没感觉。晓荷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小俊和晓峰会意地一笑,偷偷地比了个“耶”的造型,又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些,就借故告辞了,临走时他俩还故意给晓荷留下话,明天还来找老同学聊天,晓荷出于礼貌,也应了下来。
  第二天,不到中午,晓峰就来了,这次是他一个人来的。晓荷不太自然地把他迎进屋。没有小俊这个“第三者”在,他俩倒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晓峰想了一晚上的那么多话,到了晓荷面前竟然都说不出来了,他蔫蔫地尴尬坐着。
  好像过了许久,还是晓荷打破了紧张气氛。晓荷说:我听别人说当消防兵特别辛苦,特别累,是这样吗?
  说到消防兵,晓峰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他的话题像黄河决了堤,那哗哗地语速,让晓荷听得又激动又崇拜,她恨不得自己也变作一个男子汉,去体验一下那令人热血澎湃的军营生活。
  就这样,他俩越聊越起劲,中午饭时间快到了,晓荷妈看见两人聊得热火朝天的,就悄然去了灶房,和好一块白面,再用大擀面杖擀得又薄又匀,然后又切了两个从菜园子里摘回来的西红柿,用家里那只老母鸡早上新下的蛋做了卤。晓荷妈做饭时多了一个心眼,多预备出一大碗,她怕万一到吃饭的点,晓峰还蹲在这里,她总不能撵人家出去嘛!
  果然饭已经做好了,晓峰还没有回家的意思,端上饭,晓荷妈客气地让晓峰吃一碗,晓峰竟然嘻嘻哈哈地接受了!晓荷妈在心里偷偷地笑了,她心想,现在的孩子们胆子可真大呀!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晓峰总能找到理由来和晓荷聊天,即使晓荷要去地里做农活,他也总是找理由一起去。过了十天半月之后,晓峰竟然婶子长,婶子短地与晓荷妈拉起家常来,而且他还表示他对晓荷是认真的,他喜欢晓荷,并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陪伴晓荷。
  晓荷妈听到这些话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眼前这个挺有男人气的小伙子喜欢自己的女儿,并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忧的是晓峰这么滑溜的人,他们以后能不能过好日子呢?
  晓峰好像看透了晓荷妈的心思,一再保证让晓荷妈放心,他会竭尽全力照顾好晓荷。
  晓荷妈看到晓峰决心那么大,又心想通过这几年的军旅生活,晓峰的确也长大了,而且非常懂礼貌明事理,就只好默许了。但她认真吩咐晓峰说:你们年龄还小,社会经验也不足,既然有心思处朋友,就首先要回家告诉自己的父母。父母是过来人,知道有些事应该怎么办。要谈婚论嫁,最起码应该先找个媒人来。人常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麻姑村自古以来就是这个传统风俗,咱虽然是一个村子的,但没有媒人在两家人中间做疏导工作,好多事情还是不好处理的。
  晓峰点点头认可说:我这就回去告诉爸妈,让爸妈应个媒人来提亲。
  
  二、打听亲戚
  晓峰喜咪咪地回家去找父母了,晓荷妈坐下来和女儿谈起了心事。
  晓荷妈也看得出对这件事,晓荷没有持反对的态度。就给晓荷说:婚姻是人生的头等大事,一定不能含糊,特别是在风俗习惯方面,一定要尊重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如果你和晓峰打算订婚,我们就要发动自家的亲人,打听一下他们家的亲戚。
  晓荷问:妈,什么是打听亲戚?亲戚为什么还要打听?
  晓荷妈坐在炕沿上拉着晓荷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打听亲戚是咱们这一片的一个风俗,就是看对方亲戚的“好坏”。这个好坏不单是包涵人品的好坏,最主要的是一个暗词,这里的“好”是指亲戚家祖辈没有“狐臭”一说,如果亲戚不好,就是指他们亲戚里或祖辈上有患“狐臭”的。而“狐臭”这个词,大家都很避讳,不能明说出来,一直以来,咱们本地人就用“亲戚好坏”这句话来代替这句有没有“狐臭”。
  晓荷感到疑惑,问:为什么有“狐臭”就是不好呢?就不可以交往呢?
  晓荷妈说:孩子,你不懂,按说“狐臭”是一种病,有这个病的人,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常年会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这个气味很特殊,有时候从人身边经过都可以清晰地闻到,这种病还有很强的遗传性,医学上不好治,所以家族里一个人有了这种病,就有可能遗传给子孙后代,咱农村就把这些称之为亲戚不好。
  晓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自己的脚尖。
  晓荷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拉起晓荷的手说:闺女,你的婚姻大事妈不做决定权,但是你得给妈保证,如果亲戚不好,你可千万不能相处,因为这会影响到你的姊妹和所有的亲戚。如果一个女孩嫁给亲戚不好的男人,女孩一家就会被断定为亲戚不好了,以后世代都不能翻身,所以你的哥哥姐姐一定也不会同意的。有些嫁给亲戚不好的女人,她的整个家族就会不再认她,祖祖辈辈不再与她来往,她一辈子就会没有娘家人,孤单终身!那样的一辈子会很可怜的!
  晓荷说:妈,我虽然还不太明白您说的这些情况,但您放心,我不会因为我自己的事情去影响别人的。我向您保证,我以后找对象不管贫富如何,但必须要亲戚好!
  晓荷妈看到女儿纯真的表情,开心地笑了。
  
  三、初次见面,正式见面
  因为考虑到亲戚问题,晓荷妈这些天是坐卧不宁,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第一次谈对象就受阻。还好的是经过几天多方打听,晓峰家的亲戚都挺好,并没有亲戚不好这一说,晓荷妈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晓峰回家给父母亲说明了心思,两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虽然不是一个生产队,相隔也就几百米,李家的为人处事晓峰妈也很清楚,晓荷妈和晓荷都是挺好的人,他们也很喜欢晓荷一家。既然儿子亲自谈好了,不用他二老操心为晓峰张罗对象的事了,他们很开心,马上去找了个媒人。
  这个媒人就在晓荷家房背后住着,论辈分,和晓荷是一辈人。他也称晓荷妈为婶子。
  那一天媒人提了一盒甜薄脆黑芝麻饼干去晓荷家,晓荷妈接待了他。
  媒人说明来意,晓荷妈说:虽然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但还要尽量避嫌,两家商量着办事好,一切都按咱这里的风俗习惯来。
  媒人说:婶子,您放心,咱一定按风俗习惯来。既然两个孩子都两情相悦,他们年龄也不小了,男方提出来订婚一事,婶子,闺女是您家的,您说咱按什么步骤来?
  晓荷妈说:咱这里兴的就是初次见面、正式见面那些,看人家男方有什么打算吧?
  媒人说:我就知道婶子您是明白人,也好说话。男方的意思是咱都是一个村的相邻,都互相了解,就简便一点,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一起办了吧?这样双方都可以省点事。
  晓荷妈心想了一下,表明态度说可以的。于是就按照晓峰妈的意思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放在一起,日子定在了这个月的十三,说是占个三六九吉利。八十年代末期改革开放的潮流遍及了全国各地,麻姑山下的麻姑村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加快了发展的脚步,万元户,暴发户也出现在这个山脚下的乡村里。
  晓峰是一个八十年代末期退伍的消防兵,退伍回村那天他依旧穿着一身军装。一顶军绿色的大盖帽戴在头上,一道金黄色的麦穗缠绕在帽檐,一颗闪亮的帽徽醒目地吸引着人们的眼线。
  几年来,经过风吹日晒和军训出警,把晓峰从一个弱不禁风的瘦毛孩变成了一个身材魁梧,皮肤健康油亮的大小伙。他那身洗得发白的橄榄绿,衬着健硕强壮的躯体,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深深地牵引着众人的目光。你看他那潇洒的身姿,另类的谈吐,仿佛是电影明星郭富城来到村里一样,紧紧地束缚着十里八乡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们。
  在这些女孩子们中间,晓峰能够看上的就没几个。唯独村南边那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不爱言语的姑娘,无缘无故撞进了他的视线。
  这姑娘叫晓荷,全名李佳荷。前半年刚从县里的高中毕业回到村里。晓峰听人说晓荷的父亲在她高考结束不久,因为身患肺癌晚期,经医治无效去世了,如今家里就剩下晓荷的母亲和晓荷相依为命。
  晓荷本是打算高考落榜后再去县里的高中复读一年,然后去上大学的,可父亲的突然离世,中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母亲接受不了父亲猛然离去的现实,还没葬完父亲就病倒了。晓荷含着眼泪把上学的心愿咽进肚子里,默默承担起养家的责任。
  由于父亲在世时特别重视晓荷的学业,高中三年基本没有让她接触过农活,现在让晓荷接手家里的几亩责任田着实很困难。但晓荷是个很聪明、能吃苦的孩子,她知道家里目前的情况,就毫不犹豫地挑起家里家外的一切重担。
  晓荷的父亲是在一个初夏的晚上去世的,他生前种了一亩多棉花,两亩多谷子,如今等着晓荷去打理。棉花苗经过除草,喷药和打顶已经长到快半人高了,谷苗也在晓荷的照料下渐渐拔节长大。
  立秋后的一个正午,天气又闷又热,在灶间烧火做饭的晓荷热得满头大汗。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柴火的闷烟一直在灶间里挤着,由一丝变成一团,由一团变成一片。它们在不足三平方的小灶间拥挤着,飞舞着,烟囱仿佛堵了一般,浓烈的灰烟熏得晓荷眼睛直流泪。晓荷一边干咳着,一边用右手的手背擦拭着眼泪。好不容易做好饭,晓荷赶紧给母亲端去一碗,到灶房外墙跟上的脸盆边撩几把凉水抹了一把脸,自己也端了一碗饭去大门外的胡同口乘凉。
  胡同口紧连着街道,有几个邻居已经在街口的阴凉处吃饭。邻居王大婶看见晓荷出来了,向她打招呼:女,你妈好点了吗?
  晓荷微笑着礼貌回道:好多了,谢谢婶子关心!
  过来吧,这边有风,凉快点!坐着个石头上慢慢吃。婶子指着旁边的一个石头叫晓荷。
  晓荷羞答答地端着碗和婶子们坐在了一起。
  就在晓荷端着碗走到街口的那一刻,街北头也有几个人正在坐街口吃饭。晓峰这时候也正端着碗在村北头的街口和人聊天,他一边往嘴里扒拉着饭,一边注视着南边。突然他的眼神盯住南边不动了!
  晓峰身边站着一起吃饭的是初中男同学小俊,他头也没回地问小俊:哎哎哎,快看,南边那个女孩是谁,是不是咱村里的?
  小俊顺着晓峰的手望过去,晓荷正端着碗坐下来。
  哈哈,那是李叔家的晓荷呀,咱们上初一时坐你前面的,你不认识了吗?
  啊?我……我还真没认出来。晓峰尴尬地收回手,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此刻,他机械地往嘴里拨拉着碗里的面条,心里却像有一只小鹿在撞。
  晓峰也不知道自己吃的面条是什么味道了,只是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嘴里送,眼睛却死死盯着南边的晓荷看,心里想: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竟然看不到她有一丝小时候的影子了!
  旁边的小俊听不见晓峰的声音了,瞟了一眼才发现晓峰的举动,他嘻嘻哈哈地扯着晓峰的胳膊:嗨嗨!面条吃到鼻子里了!
  晓峰不情愿地回过头,表情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一、应媒人
   那天下午,晓荷家里来了两位客人。
  午饭过后,大家基本都回家歇着了,即使有农活也要等到太阳不太毒时再去地里。晓荷就坐在屋里陪母亲聊天,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喊:晓荷,快出来看看,你猜,谁来看你了!
  晓荷撩起挂在堂屋门上的竹帘子,看见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从大门进来。矮的是小俊,这段时间她在村里见过几次,可小俊身后跟着的大个子,穿一件白色体恤,一条宽松的军裤,一双军用胶鞋的男青年又是谁呢?仔细看看那青年的笑容时曾相似,可又找不到确切的答案。
  晓荷还没找到答案时,俩青年已走到堂屋前,晓荷撩高门帘侧过身,让他们进屋。就听见高个子在和晓荷妈打招呼:婶子你好吗?身体怎么样了?
  晓荷妈抬头一看,也是一脸懵:你是?你是哪家的孩子?
  小俊在一边看得乐起来:婶子,他就是上个月退伍回来的晓峰啊。
  晓峰?晓荷一惊!这又高大又威武的青年,会是那个瘦弱黑小的男生吗?她脑海里出现的是上初一时,坐在她身后那个黑小子的模样。
  是嘛,晓峰变了,变得婶子都认不出来了!怪不得我听别人说晓峰当兵几年完全变了个样呢!晓荷妈一边这样说,一边吆喝晓荷:女,你在那愣啥呢?快给你同学倒点水啊!
  对对,倒点水!晓荷愣过神来,慌乱拿起暖瓶和水缸子。
  晓荷妈和晓峰寒暄了几句,问了问他家里的情况和在部队怎么样,就识趣地拿了小板凳到门外胡同乘凉去了。
  晓荷,晓峰和小俊他们三个在屋里一会聊到在校的那些糗事,一会聊到从学校出来到社会上的不适应,还是晓峰机灵,他巧妙地捕捉到了一条信息:晓荷还没处对象。
  聊天的过程中,晓峰用眼神示意小俊,因为他们在来的路上就商量好了,要打探一下晓荷的情况。
  小俊会意,笑眯眯地问晓荷:听说有不少媒人来你家里提亲呢,怎么样啊,找到合适的了吗?
  晓荷的脸马上就羞红了,她低着头小声说:是挺烦心的,见不见的就有人来报媒,我真想把媒人撵出去,多清净清净,可我妈说不能那样做。还说人家是办好事情嘞,咱不能无理。说完她无奈地摇摇头。
  是啊,那样做可不对。晓峰和小俊都同时说。
  晓峰又推了小俊一把,小俊又接着问:那有没有入老同学法眼的白马王子呢?
  什么呀,我就完全没答应见任何人,没感觉。晓荷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小俊和晓峰会意地一笑,偷偷地比了个“耶”的造型,又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些,就借故告辞了,临走时他俩还故意给晓荷留下话,明天还来找老同学聊天,晓荷出于礼貌,也应了下来。
  第二天,不到中午,晓峰就来了,这次是他一个人来的。晓荷不太自然地把他迎进屋。没有小俊这个“第三者”在,他俩倒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晓峰想了一晚上的那么多话,到了晓荷面前竟然都说不出来了,他蔫蔫地尴尬坐着。
  好像过了许久,还是晓荷打破了紧张气氛。晓荷说:我听别人说当消防兵特别辛苦,特别累,是这样吗?
  说到消防兵,晓峰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他的话题像黄河决了堤,那哗哗地语速,让晓荷听得又激动又崇拜,她恨不得自己也变作一个男子汉,去体验一下那令人热血澎湃的军营生活。
  就这样,他俩越聊越起劲,中午饭时间快到了,晓荷妈看见两人聊得热火朝天的,就悄然去了灶房,和好一块白面,再用大擀面杖擀得又薄又匀,然后又切了两个从菜园子里摘回来的西红柿,用家里那只老母鸡早上新下的蛋做了卤。晓荷妈做饭时多了一个心眼,多预备出一大碗,她怕万一到吃饭的点,晓峰还蹲在这里,她总不能撵人家出去嘛!
  果然饭已经做好了,晓峰还没有回家的意思,端上饭,晓荷妈客气地让晓峰吃一碗,晓峰竟然嘻嘻哈哈地接受了!晓荷妈在心里偷偷地笑了,她心想,现在的孩子们胆子可真大呀!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晓峰总能找到理由来和晓荷聊天,即使晓荷要去地里做农活,他也总是找理由一起去。过了十天半月之后,晓峰竟然婶子长,婶子短地与晓荷妈拉起家常来,而且他还表示他对晓荷是认真的,他喜欢晓荷,并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陪伴晓荷。
  晓荷妈听到这些话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眼前这个挺有男人气的小伙子喜欢自己的女儿,并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忧的是晓峰这么滑溜的人,他们以后能不能过好日子呢?
  晓峰好像看透了晓荷妈的心思,一再保证让晓荷妈放心,他会竭尽全力照顾好晓荷。
  晓荷妈看到晓峰决心那么大,又心想通过这几年的军旅生活,晓峰的确也长大了,而且非常懂礼貌明事理,就只好默许了。但她认真吩咐晓峰说:你们年龄还小,社会经验也不足,既然有心思处朋友,就首先要回家告诉自己的父母。父母是过来人,知道有些事应该怎么办。要谈婚论嫁,最起码应该先找个媒人来。人常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麻姑村自古以来就是这个传统风俗,咱虽然是一个村子的,但没有媒人在两家人中间做疏导工作,好多事情还是不好处理的。
  晓峰点点头认可说:我这就回去告诉爸妈,让爸妈应个媒人来提亲。
  
  二、打听亲戚
  晓峰喜咪咪地回家去找父母了,晓荷妈坐下来和女儿谈起了心事。
  晓荷妈也看得出对这件事,晓荷没有持反对的态度。就给晓荷说:婚姻是人生的头等大事,一定不能含糊,特别是在风俗习惯方面,一定要尊重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如果你和晓峰打算订婚,我们就要发动自家的亲人,打听一下他们家的亲戚。
  晓荷问:妈,什么是打听亲戚?亲戚为什么还要打听?
  晓荷妈坐在炕沿上拉着晓荷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打听亲戚是咱们这一片的一个风俗,就是看对方亲戚的“好坏”。这个好坏不单是包涵人品的好坏,最主要的是一个暗词,这里的“好”是指亲戚家祖辈没有“狐臭”一说,如果亲戚不好,就是指他们亲戚里或祖辈上有患“狐臭”的。而“狐臭”这个词,大家都很避讳,不能明说出来,一直以来,咱们本地人就用“亲戚好坏”这句话来代替这句有没有“狐臭”。
  晓荷感到疑惑,问:为什么有“狐臭”就是不好呢?就不可以交往呢?
  晓荷妈说:孩子,你不懂,按说“狐臭”是一种病,有这个病的人,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常年会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这个气味很特殊,有时候从人身边经过都可以清晰地闻到,这种病还有很强的遗传性,医学上不好治,所以家族里一个人有了这种病,就有可能遗传给子孙后代,咱农村就把这些称之为亲戚不好。
  晓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自己的脚尖。
  晓荷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拉起晓荷的手说:闺女,你的婚姻大事妈不做决定权,但是你得给妈保证,如果亲戚不好,你可千万不能相处,因为这会影响到你的姊妹和所有的亲戚。如果一个女孩嫁给亲戚不好的男人,女孩一家就会被断定为亲戚不好了,以后世代都不能翻身,所以你的哥哥姐姐一定也不会同意的。有些嫁给亲戚不好的女人,她的整个家族就会不再认她,祖祖辈辈不再与她来往,她一辈子就会没有娘家人,孤单终身!那样的一辈子会很可怜的!
  晓荷说:妈,我虽然还不太明白您说的这些情况,但您放心,我不会因为我自己的事情去影响别人的。我向您保证,我以后找对象不管贫富如何,但必须要亲戚好!
  晓荷妈看到女儿纯真的表情,开心地笑了。
  
  三、初次见面,正式见面
  因为考虑到亲戚问题,晓荷妈这些天是坐卧不宁,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第一次谈对象就受阻。还好的是经过几天多方打听,晓峰家的亲戚都挺好,并没有亲戚不好这一说,晓荷妈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晓峰回家给父母亲说明了心思,两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虽然不是一个生产队,相隔也就几百米,李家的为人处事晓峰妈也很清楚,晓荷妈和晓荷都是挺好的人,他们也很喜欢晓荷一家。既然儿子亲自谈好了,不用他二老操心为晓峰张罗对象的事了,他们很开心,马上去找了个媒人。
  这个媒人就在晓荷家房背后住着,论辈分,和晓荷是一辈人。他也称晓荷妈为婶子。
  那一天媒人提了一盒甜薄脆黑芝麻饼干去晓荷家,晓荷妈接待了他。
  媒人说明来意,晓荷妈说:虽然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但还要尽量避嫌,两家商量着办事好,一切都按咱这里的风俗习惯来。
  媒人说:婶子,您放心,咱一定按风俗习惯来。既然两个孩子都两情相悦,他们年龄也不小了,男方提出来订婚一事,婶子,闺女是您家的,您说咱按什么步骤来?
  晓荷妈说:咱这里兴的就是初次见面、正式见面那些,看人家男方有什么打算吧?
  媒人说:我就知道婶子您是明白人,也好说话。男方的意思是咱都是一个村的相邻,都互相了解,就简便一点,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一起办了吧?这样双方都可以省点事。
  晓荷妈心想了一下,表明态度说可以的。于是就按照晓峰妈的意思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放在一起,日子定在了这个月的十三,说是占个三六九吉利。
  日子过得很快,十三转眼就到了,晓峰妈提前用大十英锅蒸了又大又虚的窝窝和油古须。这些雪白的大馒头是让晓峰带给晓荷家旁亲的。旁亲就是晓荷家的哥哥嫂嫂,叔叔婶婶,表哥表嫂。窝窝是带给晓荷的长辈的,比如叔叔伯伯婶婶等。油古须是带给晓荷的平辈的,比如晓荷的哥嫂。
  这一天晓峰和媒人还带来了烟酒,烟酒是带给未来的老丈人的,虽然晓荷的父亲不在了,但第一次上门,礼数不能少。
  晓荷妈早早就起来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并准备好臊子面,等待媒人和新女婿来了吃。
  这次见面的仪式男方家准备的是300块钱,女方要是同意这门亲事就留下钱,再给男方包个100块钱的回礼,招待男方吃两顿饭。第一顿是臊子面,第二顿是做几个菜,就算是举行完仪式了。
  这些都是双方提前商量好的,这一天很顺利大家都很开心,也很快就过去了。
  有了“见面”的仪式,晓荷算是正式和晓峰开始交往了。
  由于离得近,晓峰每天都会找空来来晓荷家,他俩或一起下地干活,或携手出入村里,卿卿我我地黏糊劲绝不亚于当时电视剧里面的情侣。
  
  四、上门看
  正式见面时媒人就在男女双方家长的商定中安排好了女方“上门看”的日子。
  麻姑村有个风俗,只要做完“见面”仪式的男女,女方就要到男方家去看。具体看什么,概念上很笼统。也可以说去看男方家里的住舍,也可以去看男方家的父母和家人。
  这一天由女方的家长带着女儿,再带个简单的礼物去男方家,男方家的哥嫂姐弟,父母都在家等着,这些人都是直系近亲,旁亲不算。大家一起吃个饭,聊聊天,认识一下,然后男方的所有长辈和哥姐都要给女方见面礼,也就是多多少少的钱。晓荷去的时候,晓峰的父母给了一百,哥嫂加起来给了一百,也就是说,那一天晓荷挣到了200块钱。
  
  五、送课书
  日子过的很快,眼看就到了秋收的季节。晓荷先到晓峰家帮忙扳了两天玉米,过了一段时间晓峰又帮晓荷去摘棉花、收谷子。他们俩形影不离出入成双,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可把村里的单身青年们羡慕的不得了。
  秋收结束后,村里人又清闲下来,晓峰和晓荷两家就又拿起了俩孩子的终身大事。由于明年是晓峰的本命年,晓峰妈托人从县城带回来了几盒糕点,送到媒人那里,她的意思是请媒人帮忙给晓荷妈商量一下,看在年前能不能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办了。媒人明白晓峰妈的意思,就带了两盒糕点去晓荷家。
  在晓荷家的桌子边坐稳,媒人说话了:婶子啊,我今天的任务是来向您传达晓峰妈的意思。她说了晓峰属猴,明年是本命年,咱这里兴的是本命年结婚不好,晓峰妈想同您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年前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办了?
  晓荷妈稍微寻思了一下,缓缓说道:按说俩孩子交往还没几个月,时间上是太短了,应该多接触接触,多了解了解。
  媒人笑着说:从小到大都在一个班里上学,两家又这么近,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呀,我的好婶子!
  媒人这样一说,倒把晓荷妈说得不好意思了。本来这只是面子上的一个客套话,村里有个传统观念,在谈婚论嫁上,有闺女的主家得矜持一点,不能太主动。她有点尴尬笑笑说,事情办的这么紧,村里人会不会笑话咱啊?
  没事的,婶子。咱这情况特殊,两家这么近,大家都很熟悉,加上两个孩子关系那么好,大家都有目共睹,没有人会笑话。媒人很肯定地安慰着晓荷妈。
  晓荷妈想了想,觉得媒人说的也有道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也没必要互相刁难对方,就答应了下来,她对媒人说:那就按晓峰妈的想法去做吧!
  媒人说:我就知道婶子是好人,不会让我多跑。有的媒人为了成人之美,距离几十里地也得无数次跑,好话说几箩筐嘴皮子磨烂了,两家还是统一不了。我这媒人当得可舒服,既不用多跑腿也不用多磨嘴。哈哈哈!
  晓荷妈笑笑说:荷她哥,婶子咱不是那难缠的家!
  是啊,是啊,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我婶子的为人!两家搁亲亲哩就得俩好合一好!媒人一边捧晓荷妈,一边说了下一步计划:
  既然准备年前办事,那就得早点把彩礼送了,以前人讲究作揖送课书,现在新事新办了,就定个送课书的日子,把彩礼先送了,您这边也好准备嫁妆什么的。
  是啊,晓荷爸虽然不在了,嫁妆我还是要为她准备的。家里有准备好的木头,过段时间我就找个好木匠给我女子打嫁妆。晓荷妈这时又想起了老伴,眼睛湿润润的。
  媒人听晓荷妈的话,心里暗自高兴,这媒做得可真是顺利!
  他安慰晓荷妈:婶子,我叔不在了,我不是在跟前住着吗?有啥需要帮忙的我义不容辞!改天我去找邻村的张木匠,他的手艺在咱这方圆几十里都是有名的,请他来给孩子做一套美美的嫁妆!
  晓荷妈揉着眼睛点点头:荷她哥,让您操心了!
  经过商定,送课书的日子定在农历九月十九,按照晓峰父母的意见又占了一个三六九。
  送课书那天,晓峰给晓荷带来了2000块钱彩礼,还外加四色礼。四色礼包括一对大枕巾,一身枣红色女西装,一套橘色的秋衣秋裤,还有两米多时兴的深蓝色料子布。邻居们也有来看热闹的,对晓峰带来的四色礼啧啧称赞。
  送课书结束后,晓荷家日夜就传出电锯锯木头和叮叮当当的声音,经过十来天的紧张工作,晓荷家院子里多了几件家具,一个果绿色的高低柜,一个带着镜子的梳妆台,还有一个写字柜。
  张木匠确有其名,他做的家具表面细腻光滑,果绿色的木漆给人以舒服温润的视觉。邻居们听说家具做好了,纷纷来观看,看过之后也竖起大拇指赞叹张木匠的手艺。
  晓荷妈打发走张木匠,心想:虽然晓荷的父亲不在了,娃的婚姻大事绝不能含糊!她托村里的一个三轮车司机专门去了一趟县城,买回来一个三人软沙发和一台永久牌自行车。晓荷远在首都的大姐听到晓荷的喜讯也特别开心,特意托老乡从牡丹电视机厂选了一台19寸的牡丹牌彩色电视机。
  
  六、问生日
  这些工作在准备的过程中,晓峰妈再一次托媒人来到晓荷家中。这次媒人的任务是“问生日”。
  问生日是青年男女结婚前的一个重要的风俗。男方家的父母通过请媒人帮忙问到女方的生日,然后请个算卦先生,通过男女双方的生辰八字准确推算出结婚用的日子,这个日子要对他们的婚姻有帮助,有大吉大利的迹象才算好日子,垣曲人就把这个日子叫“好日”。
  媒人把手里的礼品放在桌子上,就和晓荷妈说明了来历。
  晓荷妈也坐在媒人对面的桌子旁,她笑笑说:按传统风俗,晓峰家要我女儿的生日,应该多来几次,以应验那句老话“好事多磨”!但现在已经是八十年代了,一切事物都讲究简便,我索性直接就把闺女的生日给了你们吧!
  媒人当然是高兴坏了,他哈哈笑道:是啊,我就知道婶子是个爽快人!
  顺利拿到生日,媒人的脚底下像生了风,马上就到了晓峰家去汇报了。
  
  七、订好日
  晓峰和晓荷的好日经过算卦先生的精挑细选,定在今年的腊月二十六,离过年尽差几天。有了日子,时间就过得飞快。晓峰和晓荷两家人在接下来的农闲日子里,开始紧张的准备工作。
  晓峰家为他腾出三间大瓦房准备作为婚房用,这三间瓦房早年是个磨坊,后来机器搬走后也没住过人。要想住人,就得把内墙泥上白灰,还得在屋内吊个顶。
  当时农村住的房子除了老式瓦房的楼顶外,就是在屋顶用芦苇杆打成方格,用细铁丝挂住固定在屋顶,再用白面做点浆糊,在麻纸上抹上浆糊一张一张糊在芦苇格子上。
  这些工作由晓峰和晓荷来完成。晓峰先找来本村的一个工人利用一两天时间把芦苇杆全固定好。然后他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晓荷在地面上把每一张麻纸四周刷好浆糊,双手托起递给晓峰。晓峰把它们一张张整整齐齐粘在芦苇格子里。
  晓峰和晓荷一边干活一边聊天,说说笑笑的时间过得好快!干上一会儿,晓峰的脖子酸臂手酸,他们就坐下来歇会再干。歇下来时,他俩拿几张报纸铺在地上,背对着背,眯起眼睛共同憧憬起未来在这个屋里的幸福生活,想到美好之处,他们俩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别提有多开心了!
  收拾完屋顶,他们又一起收拾地面,墙面和院子。
  三家瓦房的格局是两大间通着,一小间是卧室。晓峰的父母托木匠在大间里做了当下流行的组合柜。在卧室放了一张1.5米的大铁床,铁床的靠背上漆着一对喜鹊,分别站在两支梅花上,那两只喜鹊相对而视,双脚踏在梅枝上,含情脉脉的欲一同展翅而飞。铁床的栏杆上用宝蓝色的漆刷过,那种蓝清澈而鲜艳,看起来也舒服顺眼。
  床后的那面白墙上贴了一副年画,上面两个可爱喜人的胖小子光着肉肉的小身子,尽情地傻笑着。
  大间里,一套组合柜在东面墙根放着,北面和南面的墙根留下来放晓荷的嫁妆,写字台和三人沙发。里间的窗台附近用来放晓荷的梳妆台。里外房间都留下了放晓荷嫁妆的地方,等把晓荷的嫁妆拉过来,家里就放圆满了!
  一切收拾停当后,晓峰和晓荷两家就等待腊月二十六的到来。
  
  八、结婚
  进入腊月,各家各户又紧张起来,特别是过了腊月二十三,农村人的年味就来了,扫屋子,拆洗被褥,蒸年馍,杀猪,烧肉,炸麻花等等。村里有两家办事,每一家都从队里安排了招呼的人,这些人的名单用黑笔写在一张8开的大红纸上,从总管,看客,厨房,礼桌,到端盘,洗碗等,都责任到人,写得明明白白。只要是上了红纸的人家里再有什么事,也要放下来不干,从腊月二十五吃完午饭就到两家办事的主家报到,下午就各就各位开始干活。
  腊月二十五下午,晓峰和晓荷家的门口就已经贴好了红彤彤的大对联,和喜气洋洋的红双喜。晓荷家的亲戚不算太多,就一个姑姑,两个姨姨,剩下的就是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晓峰家可就热闹多了!舅舅姨姨,姑姑叔叔,可谓是七大姑八大姨全占齐了!,再加上晓峰的战友多,朋友也多,腊月二十五的下午开始,他家门前的客人就已是川流不息。
  麻姑村人结婚有个风俗习惯,结婚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待客,不是角片就是大米稀饭。所有来的客人都吃角片或大米稀饭,只有到了晚上时,厨房会根据主家的情况出几桌酒席,这个酒席的多少按主家提供的人数来办,主要是做给晓峰的朋友和战友,还有同学的。
  坐席是第二天正事的时候。腊月二十六这天,天不太亮帮厨们就上班了,同样是用大十英锅做角片或大米稀饭。人多的家得预备两大锅或更多,人少的就做半锅或者一锅。早饭在早晨七八点就得结束,厨房紧接着忙中午的席面。
  席面的菜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开始准备,凉菜基本上已准备就绪,到第二天用的时候把辣椒油,香油,蒜泥,佐料,酱油醋等物的浇在准备停当的凉菜上就可。鸡、鱼也是第一天下午就过了油装了盘的,第二天直接把鸡鱼红烧肉放大十英锅里蒸一个多小时就可出锅上桌。厨师们今天忙活的主要是炒菜。切菜、炒菜的节奏感和炒勺磕碰锅沿的叮当声,火焰舔锅底的呼哧声组成了一曲热闹的乐章。
  一大清早,晓峰家管事的就安排人出去盖井眼和磨盘。这是麻姑村的一个风俗习惯,结婚当天,新娘经过的路边和路上不能有坑眼。晓荷家离晓峰家没多远,路上没有桥,河什么的。就是门口有几个大石头和一个磨盘。而这些地方都要用一块红纸盖起来,上面压上一块石头以防红纸被风刮走。
  晓峰是今天的主角,早上一起来,晓峰妈就为他准备了23个饺子。这也是本地的一个风俗习惯,结婚当天,男方去迎亲前需要在自己家吃饺子,饺子的数量和他的年龄一样多,晓峰今年23周岁,就吃23个。吃的过程必须吃完,不能剩。
  除了晓峰去晓荷家迎娶,家里还给他准备了五六个迎娶的人,这些人里有晓峰的舅舅,姑姑,哥嫂还有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陪女婿。
  门外准备了三辆车,一个吉普车,就是农村人俗称“212”的,这是他们的婚车。一台小型中巴,用来载晓荷家亲戚的。还有一台拉家具的小型卡车,这卡车是本村一个搞运输的年轻人的,他是晓峰的一个伙计,自愿来为晓峰帮忙。这几台车整齐地排列在晓峰家门口,用红被面做成的大红花佩戴在每台车的前面,车两边全是看热闹的乡邻。
  鞭炮一响,晓峰和迎亲的队伍从大门出来了,他仍旧穿着一身军装,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他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胸前带了一朵绒面的小红花,上面写着“新郎”两个字。
  鞭炮声中晓峰在父母的嘱托中上了车。一行人排着队都上车坐稳后,司机打着喇叭,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九、女方结婚现场
  晓荷家的亲戚朋友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已经到齐了,厨房里正在忙着出酒席,由于是嫁女,这边就要吃早点,基本在迎亲的队伍到来前就快吃完了。还有部分亲戚乡邻正在酒桌上边吃边聊着,吃完的就到大门口等待新郎到来。
  晓荷的闺蜜和好朋友正在为晓荷的妆容和发型忙活,化妆师也在紧张地工作着。晓荷的闺蜜和好朋友在一边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出着主意。这个说口红要画得热烈点,那个说眼影要打得浅一点。她们的要求把化妆师逗乐了,化妆师说:我看,你们还是别发言了,我来按我的审美观来做吧!一群女孩们吐吐舌头,勉强闭了嘴。
  其实,在很早以前,化妆梳头这件事是由女方的嫂子来做的,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美的要求标准有了提升,慢慢转化为请化妆师来。化妆师做完头部和脸部的造型后,晓荷的嫂子会拿一把梳子在她头上梳几下,代表她已经梳过。这样一来,新郎迎娶的梳头红包就理所当然地送给她了。
  新郎过来迎娶时会准备很多红包,小红包里包的是一元,两元,大红包里包的是十元,二十元,还有五十元和一百元的。小红包是用来打发坚守在闺房门口的同龄朋友,和守在新娘身边的一些娘家的亲人和朋友的。十元、二十元的是给梳头的钱,五十和一百是给新娘的亲弟弟专门包的,因为新娘的弟弟在这一天是一个“重要”人物,他不但负责送新娘出阁,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掌管着新娘的的嫁妆,新娘一般情况下都要许配一个箱子,用来装贵重物品,而这个贵重物品除了金银首饰外,还有一个礼品清单和现金或者存单,也就是新娘的娘家许给她的嫁妆钱。
  为了占个喜庆,这一天守在新娘身边的的人很多,会满屋子挤得严严实实的。这些人里面最多的是新娘的朋友们。
  而为了讨个大红包,有调皮的小伙伴就会把新娘的红皮鞋藏起来,也有把新娘的其他物品藏起来的。新郎官来了之后需要把这些物品都找齐才能结束。为了尽快找到,他只能用红包“悬赏”的方式来激励藏东西的人交出来。这样大家就能趁机向新郎官索要更多红包了。
  新郎的红包不能藏在一个口袋里,因为到了激情处,大家推推搡搡嘻嘻哈哈地有可能会蜂拥去抢。这也是婚礼中热闹的一个场面,都是为了喜庆,为了图个热闹,没有人会去计较,反而是抢的越热闹越好。为了预备急需,以防红包中断,临出发前就得往陪女婿的兜里多预备点红包。
  这一天,晓峰和陪女婿被晓荷的一帮闺蜜朋友围了个够,然后又让晓峰在晓荷的闺房里翻了个底朝天,柜子里,抽屉里,床铺下,好不容易才找齐了红鞋子,红袜子,红手套,红胸花等,晓峰帮晓荷穿戴好,牵着晓荷去拜别父母。
  麻姑村还有个风俗,出嫁前的闺女得给爸妈磕头告别。
  晓荷的父亲不在了,她的妈妈被人扶着坐在一个椅子上。晓荷和晓峰双双跪在母亲面前磕过三个响头,算是和娘家告别了。
  晓荷在跪下来的瞬间,就泪已泉涌!她从母亲的眼里读出了不舍和孤单!她像个孩子一样扑进妈妈的怀里,呜呜大哭起来!
  旁边的人也都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晓峰和陪女婿,其他的人也没闲着。管事的人(舅舅和叔叔)已经差人把带过来的大床单(用来裹家装里的被褥)和红绳子(捆被褥用)交给了女方管事的。这行人被女方家请到了酒桌上吃席。舅舅和叔叔则带着烟酒到厨房去“谢厨房”。
  “谢厨房”也是麻姑村的一个风俗,就是男方在迎娶新娘这一天需要带一份礼物,送给在厨房里忙活出席的厨师们。这个礼物就是两瓶酒一条烟,有的还外加几斤大肉。
  这些工作做完后,吃席的人也下来了。女方许配的家具,被褥,彩电,自行车都已经被帮忙的人装好了车。总管就吆喝:女方送亲的亲戚和男方迎亲的亲戚准备好了,准备出发!
  接着门口的鞭炮就响起来,男方的人护着新娘,女方的人提着新娘许配的几个红包袱就出发了。
  晓荷被晓峰牵着手一步三回头地望着妈妈那双无助的眼神,依依不舍的含泪惜别。晓荷妈送至车前,握住晓荷的手说:闺女,以后你就是大人了,到晓峰家可要勤快,要孝敬父母,做个好媳妇哦。
  晓荷噙满泪水的双眼更模糊了,她哽咽着又一次抱住妈妈说道:妈,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好的,您可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晓荷妈忍着眼泪轻轻推开晓荷:都是大闺女了,别这样哭哭啼啼的哦,从此后晓峰家就是你的家了,快去吧!
  晓峰扶着晓荷坐上吉普车,关上车门,然后从另一个门上去,拉起晓荷的手,坐在晓荷的身旁。
  车子在鞭炮声中缓缓启动,晓荷又一次摇下车窗,看着妈妈。晓荷妈强忍着眼泪轻轻招手。
  等车子慢慢走远,晓荷妈机械地迈动双腿,跟在车后往前走。
  麻姑村有个风俗,嫁女当天,父母不能远送,只能送一百步。晓荷没了父亲,只能由晓荷妈一个人在车后送行。
  车子在启动的那一刻,晓荷妈已经是忍不住泪水的侵袭了。她用手帕捂着脸,泪水很快湿透了那块手帕。由于她的身子骨还不太硬朗,亲友们把晓荷妈扶回家躺倒在床上休息。
  
  十、婚礼
  尽管车队在村子里绕了一大圈,也很快就到了晓峰家门前。
  晓峰和晓荷在半路就被晓峰的朋友们“请”下了车,他们要“刁难刁难”新郎官,让他知道结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刁难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让晓峰背着晓荷,晓荷的双脚不能挨地。一挨地晓峰就要受到“鞭笞”,鞭笞就是临时找来一节树枝和小柳条啥的,旨在吓唬晓峰要听从他们的“摆布”。
  背晓荷这件事对晓峰来说是非常容易的,一个身强力壮的军人,背一个瘦小的女人还是很简单的,这完全难不倒晓峰,他很轻松就完成了这一项“光荣又艰巨的”任务。轻轻松松在朋友们的嬉笑声中就把晓荷背到了自家门前。
  守在门前的人见新郎新娘回来了,就点燃了鞭炮和一把绷好的干草。
  这也是本地的一个风俗,新娘进门前要从红线绷着的干草火上跳过去,据说是用火来烧掉一切不好的东西,迎来大吉大利的新生活。
  这个动作要晓荷自己来做,晓峰蹲下身子放下在背上的晓荷,旁边的人把鞋子给晓荷穿上。晓荷就跳过火堆,迈进门坎。
  院子里已经是围得水泄不通,乡邻和亲戚朋友都在等着观看婚礼。堂屋的外墙上挂了一块大红被面,被面的右下方贴了一块红纸,上面写着婚礼的流程。
  看到新娘回来,大家主动让出一条道,在院子里让出一大片空地,一对新人走到中间。
  做主持的司仪站在堂屋的“石堎”上,手持一张红纸宣布婚礼开始。
  婚礼第一项是拜天地,晓峰和晓荷对着正墙上的大红布做三拜,男的做三个揖,女的鞠三个躬。
  婚礼第二项是拜高堂,晓峰的父母面向南边坐在一个长板凳上。随着司仪的提示“一拜父母生育情,二拜父母养育恩,三拜父母多福多寿!”晓峰拉着晓荷跪下来向父母磕三个响头。
  婚礼第三项是夫妻对拜。晓荷在东,晓峰在西进行对拜礼。
  司仪大声说道:一拜头碰头,夫妻恩爱到白头。二拜脸贴脸,夫妻恩爱到百年。晓峰晓荷跟着做,到第三拜时,司仪突然停住了,他提高嗓门笑着说:三拜可有讲究了,如果两人头碰头,来年准是胖儿子;如果两人嘴对嘴,来年准是胖千金;如果两人鼻尖尖碰的是鼻尖尖,来年准是龙凤胎!
  晓峰和晓荷听完嘻嘻一笑,双手做拱地碰着鼻尖做完一拜。围观的亲戚朋友都大声喝彩叫好!
  拜完礼之后,司仪高喊:婚礼礼毕,夫妻双双进入洞房!
  晓峰在大家的起哄中抱起晓荷逃一样地飞奔进洞房。
  
  十一、婚后十天礼俗
  腊月二十七早上,晓荷早早就起了床,她今天要按传统风俗习惯去“上锅头”。
  上锅头就是新媳妇在结婚第二天要做饭给全家人吃,在旧社会就有这样的风俗,新媳妇要早早起来做好饭,端给公公婆婆吃,做的不好还会受到打骂。现在是新时代了,打骂媳妇的习惯早已改变,上锅头只是一个仪式,也就是装模作样一下而已。
  想起妈妈临走之前的吩咐,晓荷不敢含糊,她洗完手脸就走向灶房。婆婆看见她起来了,告诉她不用那么认真,还说家里没那么多讲究,让她回屋歇着,晓荷没有听婆婆的,坚持和婆婆一起做好了早饭,端给公公和婆婆。公婆打心眼里夸晓荷懂事。
  吃完早饭,婆婆给晓荷准备了礼物。今天也是晓荷“回门”的日子,她很不放心身体欠佳的妈妈,昨晚临睡前心里就一直想到孤单的妈妈,所以迅速带好礼物和晓峰一起去了娘家。
  腊月二十八早上,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天,晓峰妈又准备好了很多礼物,这些礼物是带给晓峰家亲戚的。这一次的礼物,七大姑八大姨都要带到,这是本村的风俗习惯,新人结婚后,新媳妇要有一次熟悉和认识男人家亲戚的一个过程,通过一家一家走访亲戚联络感情,拉近距离。在这些天里,晓峰骑着晓荷许配来的自行车,晓荷坐在后座上,双手幸福地搂紧晓峰的腰,每天清晨就出发,一天跑一家或者跑两家亲戚,他俩骑着车子的身影亲密无间地融合在一起,欢声笑语撒满了每一条道路。
  婚后十天的礼俗过完后,晓峰就和晓荷正式开启了他们幸福平淡的小家庭生活!八十年代末期改革开放的潮流遍及了全国各地,麻姑山下的麻姑村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加快了发展的脚步,万元户,暴发户也出现在这个山脚下的乡村里。
  晓峰是一个八十年代末期退伍的消防兵,退伍回村那天他依旧穿着一身军装。一顶军绿色的大盖帽戴在头上,一道金黄色的麦穗缠绕在帽檐,一颗闪亮的帽徽醒目地吸引着人们的眼线。
  几年来,经过风吹日晒和军训出警,把晓峰从一个弱不禁风的瘦毛孩变成了一个身材魁梧,皮肤健康油亮的大小伙。他那身洗得发白的橄榄绿,衬着健硕强壮的躯体,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深深地牵引着众人的目光。你看他那潇洒的身姿,另类的谈吐,仿佛是电影明星郭富城来到村里一样,紧紧地束缚着十里八乡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们。
  在这些女孩子们中间,晓峰能够看上的就没几个。唯独村南边那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不爱言语的姑娘,无缘无故撞进了他的视线。
  这姑娘叫晓荷,全名李佳荷。前半年刚从县里的高中毕业回到村里。晓峰听人说晓荷的父亲在她高考结束不久,因为身患肺癌晚期,经医治无效去世了,如今家里就剩下晓荷的母亲和晓荷相依为命。
  晓荷本是打算高考落榜后再去县里的高中复读一年,然后去上大学的,可父亲的突然离世,中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母亲接受不了父亲猛然离去的现实,还没葬完父亲就病倒了。晓荷含着眼泪把上学的心愿咽进肚子里,默默承担起养家的责任。
  由于父亲在世时特别重视晓荷的学业,高中三年基本没有让她接触过农活,现在让晓荷接手家里的几亩责任田着实很困难。但晓荷是个很聪明、能吃苦的孩子,她知道家里目前的情况,就毫不犹豫地挑起家里家外的一切重担。
  晓荷的父亲是在一个初夏的晚上去世的,他生前种了一亩多棉花,两亩多谷子,如今等着晓荷去打理。棉花苗经过除草,喷药和打顶已经长到快半人高了,谷苗也在晓荷的照料下渐渐拔节长大。
  立秋后的一个正午,天气又闷又热,在灶间烧火做饭的晓荷热得满头大汗。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柴火的闷烟一直在灶间里挤着,由一丝变成一团,由一团变成一片。它们在不足三平方的小灶间拥挤着,飞舞着,烟囱仿佛堵了一般,浓烈的灰烟熏得晓荷眼睛直流泪。晓荷一边干咳着,一边用右手的手背擦拭着眼泪。好不容易做好饭,晓荷赶紧给母亲端去一碗,到灶房外墙跟上的脸盆边撩几把凉水抹了一把脸,自己也端了一碗饭去大门外的胡同口乘凉。
  胡同口紧连着街道,有几个邻居已经在街口的阴凉处吃饭。邻居王大婶看见晓荷出来了,向她打招呼:女,你妈好点了吗?
  晓荷微笑着礼貌回道:好多了,谢谢婶子关心!
  过来吧,这边有风,凉快点!坐着个石头上慢慢吃。婶子指着旁边的一个石头叫晓荷。
  晓荷羞答答地端着碗和婶子们坐在了一起。
  就在晓荷端着碗走到街口的那一刻,街北头也有几个人正在坐街口吃饭。晓峰这时候也正端着碗在村北头的街口和人聊天,他一边往嘴里扒拉着饭,一边注视着南边。突然他的眼神盯住南边不动了!
  晓峰身边站着一起吃饭的是初中男同学小俊,他头也没回地问小俊:哎哎哎,快看,南边那个女孩是谁,是不是咱村里的?
  小俊顺着晓峰的手望过去,晓荷正端着碗坐下来。
  哈哈,那是李叔家的晓荷呀,咱们上初一时坐你前面的,你不认识了吗?
  啊?我……我还真没认出来。晓峰尴尬地收回手,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此刻,他机械地往嘴里拨拉着碗里的面条,心里却像有一只小鹿在撞。
  晓峰也不知道自己吃的面条是什么味道了,只是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嘴里送,眼睛却死死盯着南边的晓荷看,心里想: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竟然看不到她有一丝小时候的影子了!
  旁边的小俊听不见晓峰的声音了,瞟了一眼才发现晓峰的举动,他嘻嘻哈哈地扯着晓峰的胳膊:嗨嗨!面条吃到鼻子里了!
  晓峰不情愿地回过头,表情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一、应媒人
   那天下午,晓荷家里来了两位客人。
  午饭过后,大家基本都回家歇着了,即使有农活也要等到太阳不太毒时再去地里。晓荷就坐在屋里陪母亲聊天,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喊:晓荷,快出来看看,你猜,谁来看你了!
  晓荷撩起挂在堂屋门上的竹帘子,看见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从大门进来。矮的是小俊,这段时间她在村里见过几次,可小俊身后跟着的大个子,穿一件白色体恤,一条宽松的军裤,一双军用胶鞋的男青年又是谁呢?仔细看看那青年的笑容时曾相似,可又找不到确切的答案。
  晓荷还没找到答案时,俩青年已走到堂屋前,晓荷撩高门帘侧过身,让他们进屋。就听见高个子在和晓荷妈打招呼:婶子你好吗?身体怎么样了?
  晓荷妈抬头一看,也是一脸懵:你是?你是哪家的孩子?
  小俊在一边看得乐起来:婶子,他就是上个月退伍回来的晓峰啊。
  晓峰?晓荷一惊!这又高大又威武的青年,会是那个瘦弱黑小的男生吗?她脑海里出现的是上初一时,坐在她身后那个黑小子的模样。
  是嘛,晓峰变了,变得婶子都认不出来了!怪不得我听别人说晓峰当兵几年完全变了个样呢!晓荷妈一边这样说,一边吆喝晓荷:女,你在那愣啥呢?快给你同学倒点水啊!
  对对,倒点水!晓荷愣过神来,慌乱拿起暖瓶和水缸子。
  晓荷妈和晓峰寒暄了几句,问了问他家里的情况和在部队怎么样,就识趣地拿了小板凳到门外胡同乘凉去了。
  晓荷,晓峰和小俊他们三个在屋里一会聊到在校的那些糗事,一会聊到从学校出来到社会上的不适应,还是晓峰机灵,他巧妙地捕捉到了一条信息:晓荷还没处对象。
  聊天的过程中,晓峰用眼神示意小俊,因为他们在来的路上就商量好了,要打探一下晓荷的情况。
  小俊会意,笑眯眯地问晓荷:听说有不少媒人来你家里提亲呢,怎么样啊,找到合适的了吗?
  晓荷的脸马上就羞红了,她低着头小声说:是挺烦心的,见不见的就有人来报媒,我真想把媒人撵出去,多清净清净,可我妈说不能那样做。还说人家是办好事情嘞,咱不能无理。说完她无奈地摇摇头。
  是啊,那样做可不对。晓峰和小俊都同时说。
  晓峰又推了小俊一把,小俊又接着问:那有没有入老同学法眼的白马王子呢?
  什么呀,我就完全没答应见任何人,没感觉。晓荷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小俊和晓峰会意地一笑,偷偷地比了个“耶”的造型,又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些,就借故告辞了,临走时他俩还故意给晓荷留下话,明天还来找老同学聊天,晓荷出于礼貌,也应了下来。
  第二天,不到中午,晓峰就来了,这次是他一个人来的。晓荷不太自然地把他迎进屋。没有小俊这个“第三者”在,他俩倒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晓峰想了一晚上的那么多话,到了晓荷面前竟然都说不出来了,他蔫蔫地尴尬坐着。
  好像过了许久,还是晓荷打破了紧张气氛。晓荷说:我听别人说当消防兵特别辛苦,特别累,是这样吗?
  说到消防兵,晓峰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他的话题像黄河决了堤,那哗哗地语速,让晓荷听得又激动又崇拜,她恨不得自己也变作一个男子汉,去体验一下那令人热血澎湃的军营生活。
  就这样,他俩越聊越起劲,中午饭时间快到了,晓荷妈看见两人聊得热火朝天的,就悄然去了灶房,和好一块白面,再用大擀面杖擀得又薄又匀,然后又切了两个从菜园子里摘回来的西红柿,用家里那只老母鸡早上新下的蛋做了卤。晓荷妈做饭时多了一个心眼,多预备出一大碗,她怕万一到吃饭的点,晓峰还蹲在这里,她总不能撵人家出去嘛!
  果然饭已经做好了,晓峰还没有回家的意思,端上饭,晓荷妈客气地让晓峰吃一碗,晓峰竟然嘻嘻哈哈地接受了!晓荷妈在心里偷偷地笑了,她心想,现在的孩子们胆子可真大呀!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晓峰总能找到理由来和晓荷聊天,即使晓荷要去地里做农活,他也总是找理由一起去。过了十天半月之后,晓峰竟然婶子长,婶子短地与晓荷妈拉起家常来,而且他还表示他对晓荷是认真的,他喜欢晓荷,并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陪伴晓荷。
  晓荷妈听到这些话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眼前这个挺有男人气的小伙子喜欢自己的女儿,并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忧的是晓峰这么滑溜的人,他们以后能不能过好日子呢?
  晓峰好像看透了晓荷妈的心思,一再保证让晓荷妈放心,他会竭尽全力照顾好晓荷。
  晓荷妈看到晓峰决心那么大,又心想通过这几年的军旅生活,晓峰的确也长大了,而且非常懂礼貌明事理,就只好默许了。但她认真吩咐晓峰说:你们年龄还小,社会经验也不足,既然有心思处朋友,就首先要回家告诉自己的父母。父母是过来人,知道有些事应该怎么办。要谈婚论嫁,最起码应该先找个媒人来。人常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麻姑村自古以来就是这个传统风俗,咱虽然是一个村子的,但没有媒人在两家人中间做疏导工作,好多事情还是不好处理的。
  晓峰点点头认可说:我这就回去告诉爸妈,让爸妈应个媒人来提亲。
  
  二、打听亲戚
  晓峰喜咪咪地回家去找父母了,晓荷妈坐下来和女儿谈起了心事。
  晓荷妈也看得出对这件事,晓荷没有持反对的态度。就给晓荷说:婚姻是人生的头等大事,一定不能含糊,特别是在风俗习惯方面,一定要尊重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如果你和晓峰打算订婚,我们就要发动自家的亲人,打听一下他们家的亲戚。
  晓荷问:妈,什么是打听亲戚?亲戚为什么还要打听?
  晓荷妈坐在炕沿上拉着晓荷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打听亲戚是咱们这一片的一个风俗,就是看对方亲戚的“好坏”。这个好坏不单是包涵人品的好坏,最主要的是一个暗词,这里的“好”是指亲戚家祖辈没有“狐臭”一说,如果亲戚不好,就是指他们亲戚里或祖辈上有患“狐臭”的。而“狐臭”这个词,大家都很避讳,不能明说出来,一直以来,咱们本地人就用“亲戚好坏”这句话来代替这句有没有“狐臭”。
  晓荷感到疑惑,问:为什么有“狐臭”就是不好呢?就不可以交往呢?
  晓荷妈说:孩子,你不懂,按说“狐臭”是一种病,有这个病的人,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常年会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这个气味很特殊,有时候从人身边经过都可以清晰地闻到,这种病还有很强的遗传性,医学上不好治,所以家族里一个人有了这种病,就有可能遗传给子孙后代,咱农村就把这些称之为亲戚不好。
  晓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自己的脚尖。
  晓荷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拉起晓荷的手说:闺女,你的婚姻大事妈不做决定权,但是你得给妈保证,如果亲戚不好,你可千万不能相处,因为这会影响到你的姊妹和所有的亲戚。如果一个女孩嫁给亲戚不好的男人,女孩一家就会被断定为亲戚不好了,以后世代都不能翻身,所以你的哥哥姐姐一定也不会同意的。有些嫁给亲戚不好的女人,她的整个家族就会不再认她,祖祖辈辈不再与她来往,她一辈子就会没有娘家人,孤单终身!那样的一辈子会很可怜的!
  晓荷说:妈,我虽然还不太明白您说的这些情况,但您放心,我不会因为我自己的事情去影响别人的。我向您保证,我以后找对象不管贫富如何,但必须要亲戚好!
  晓荷妈看到女儿纯真的表情,开心地笑了。
  
  三、初次见面,正式见面
  因为考虑到亲戚问题,晓荷妈这些天是坐卧不宁,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第一次谈对象就受阻。还好的是经过几天多方打听,晓峰家的亲戚都挺好,并没有亲戚不好这一说,晓荷妈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晓峰回家给父母亲说明了心思,两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虽然不是一个生产队,相隔也就几百米,李家的为人处事晓峰妈也很清楚,晓荷妈和晓荷都是挺好的人,他们也很喜欢晓荷一家。既然儿子亲自谈好了,不用他二老操心为晓峰张罗对象的事了,他们很开心,马上去找了个媒人。
  这个媒人就在晓荷家房背后住着,论辈分,和晓荷是一辈人。他也称晓荷妈为婶子。
  那一天媒人提了一盒甜薄脆黑芝麻饼干去晓荷家,晓荷妈接待了他。
  媒人说明来意,晓荷妈说:虽然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但还要尽量避嫌,两家商量着办事好,一切都按咱这里的风俗习惯来。
  媒人说:婶子,您放心,咱一定按风俗习惯来。既然两个孩子都两情相悦,他们年龄也不小了,男方提出来订婚一事,婶子,闺女是您家的,您说咱按什么步骤来?
  晓荷妈说:咱这里兴的就是初次见面、正式见面那些,看人家男方有什么打算吧?
  媒人说:我就知道婶子您是明白人,也好说话。男方的意思是咱都是一个村的相邻,都互相了解,就简便一点,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一起办了吧?这样双方都可以省点事。
  晓荷妈心想了一下,表明态度说可以的。于是就按照晓峰妈的意思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放在一起,日子定在了这个月的十三,说是占个三六九吉利。
  日子过得很快,十三转眼就到了,晓峰妈提前用大十英锅蒸了又大又虚的窝窝和油古须。这些雪白的大馒头是让晓峰带给晓荷家旁亲的。旁亲就是晓荷家的哥哥嫂嫂,叔叔婶婶,表哥表嫂。窝窝是带给晓荷的长辈的,比如叔叔伯伯婶婶等。油古须是带给晓荷的平辈的,比如晓荷的哥嫂。
  这一天晓峰和媒人还带来了烟酒,烟酒是带给未来的老丈人的,虽然晓荷的父亲不在了,但第一次上门,礼数不能少。
  晓荷妈早早就起来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并准备好臊子面,等待媒人和新女婿来了吃。
  这次见面的仪式男方家准备的是300块钱,女方要是同意这门亲事就留下钱,再给男方包个100块钱的回礼,招待男方吃两顿饭。第一顿是臊子面,第二顿是做几个菜,就算是举行完仪式了。
  这些都是双方提前商量好的,这一天很顺利大家都很开心,也很快就过去了。
  有了“见面”的仪式,晓荷算是正式和晓峰开始交往了。
  由于离得近,晓峰每天都会找空来来晓荷家,他俩或一起下地干活,或携手出入村里,卿卿我我地黏糊劲绝不亚于当时电视剧里面的情侣。
  
  四、上门看
  正式见面时媒人就在男女双方家长的商定中安排好了女方“上门看”的日子。
  麻姑村有个风俗,只要做完“见面”仪式的男女,女方就要到男方家去看。具体看什么,概念上很笼统。也可以说去看男方家里的住舍,也可以去看男方家的父母和家人。
  这一天由女方的家长带着女儿,再带个简单的礼物去男方家,男方家的哥嫂姐弟,父母都在家等着,这些人都是直系近亲,旁亲不算。大家一起吃个饭,聊聊天,认识一下,然后男方的所有长辈和哥姐都要给女方见面礼,也就是多多少少的钱。晓荷去的时候,晓峰的父母给了一百,哥嫂加起来给了一百,也就是说,那一天晓荷挣到了200块钱。
  
  五、送课书
  日子过的很快,眼看就到了秋收的季节。晓荷先到晓峰家帮忙扳了两天玉米,过了一段时间晓峰又帮晓荷去摘棉花、收谷子。他们俩形影不离出入成双,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可把村里的单身青年们羡慕的不得了。
  秋收结束后,村里人又清闲下来,晓峰和晓荷两家就又拿起了俩孩子的终身大事。由于明年是晓峰的本命年,晓峰妈托人从县城带回来了几盒糕点,送到媒人那里,她的意思是请媒人帮忙给晓荷妈商量一下,看在年前能不能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办了。媒人明白晓峰妈的意思,就带了两盒糕点去晓荷家。
  在晓荷家的桌子边坐稳,媒人说话了:婶子啊,我今天的任务是来向您传达晓峰妈的意思。她说了晓峰属猴,明年是本命年,咱这里兴的是本命年结婚不好,晓峰妈想同您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年前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办了?
  晓荷妈稍微寻思了一下,缓缓说道:按说俩孩子交往还没几个月,时间上是太短了,应该多接触接触,多了解了解。
  媒人笑着说:从小到大都在一个班里上学,两家又这么近,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呀,我的好婶子!
  媒人这样一说,倒把晓荷妈说得不好意思了。本来这只是面子上的一个客套话,村里有个传统观念,在谈婚论嫁上,有闺女的主家得矜持一点,不能太主动。她有点尴尬笑笑说,事情办的这么紧,村里人会不会笑话咱啊?
  没事的,婶子。咱这情况特殊,两家这么近,大家都很熟悉,加上两个孩子关系那么好,大家都有目共睹,没有人会笑话。媒人很肯定地安慰着晓荷妈。
  晓荷妈想了想,觉得媒人说的也有道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也没必要互相刁难对方,就答应了下来,她对媒人说:那就按晓峰妈的想法去做吧!
  媒人说:我就知道婶子是好人,不会让我多跑。有的媒人为了成人之美,距离几十里地也得无数次跑,好话说几箩筐嘴皮子磨烂了,两家还是统一不了。我这媒人当得可舒服,既不用多跑腿也不用多磨嘴。哈哈哈!
  晓荷妈笑笑说:荷她哥,婶子咱不是那难缠的家!
  是啊,是啊,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我婶子的为人!两家搁亲亲哩就得俩好合一好!媒人一边捧晓荷妈,一边说了下一步计划:
  既然准备年前办事,那就得早点把彩礼送了,以前人讲究作揖送课书,现在新事新办了,就定个送课书的日子,把彩礼先送了,您这边也好准备嫁妆什么的。
  是啊,晓荷爸虽然不在了,嫁妆我还是要为她准备的。家里有准备好的木头,过段时间我就找个好木匠给我女子打嫁妆。晓荷妈这时又想起了老伴,眼睛湿润润的。
  媒人听晓荷妈的话,心里暗自高兴,这媒做得可真是顺利!
  他安慰晓荷妈:婶子,我叔不在了,我不是在跟前住着吗?有啥需要帮忙的我义不容辞!改天我去找邻村的张木匠,他的手艺在咱这方圆几十里都是有名的,请他来给孩子做一套美美的嫁妆!
  晓荷妈揉着眼睛点点头:荷她哥,让您操心了!
  经过商定,送课书的日子定在农历九月十九,按照晓峰父母的意见又占了一个三六九。
  送课书那天,晓峰给晓荷带来了2000块钱彩礼,还外加四色礼。四色礼包括一对大枕巾,一身枣红色女西装,一套橘色的秋衣秋裤,还有两米多时兴的深蓝色料子布。邻居们也有来看热闹的,对晓峰带来的四色礼啧啧称赞。
  送课书结束后,晓荷家日夜就传出电锯锯木头和叮叮当当的声音,经过十来天的紧张工作,晓荷家院子里多了几件家具,一个果绿色的高低柜,一个带着镜子的梳妆台,还有一个写字柜。
  张木匠确有其名,他做的家具表面细腻光滑,果绿色的木漆给人以舒服温润的视觉。邻居们听说家具做好了,纷纷来观看,看过之后也竖起大拇指赞叹张木匠的手艺。
  晓荷妈打发走张木匠,心想:虽然晓荷的父亲不在了,娃的婚姻大事绝不能含糊!她托村里的一个三轮车司机专门去了一趟县城,买回来一个三人软沙发和一台永久牌自行车。晓荷远在首都的大姐听到晓荷的喜讯也特别开心,特意托老乡从牡丹电视机厂选了一台19寸的牡丹牌彩色电视机。
  
  六、问生日
  这些工作在准备的过程中,晓峰妈再一次托媒人来到晓荷家中。这次媒人的任务是“问生日”。
  问生日是青年男女结婚前的一个重要的风俗。男方家的父母通过请媒人帮忙问到女方的生日,然后请个算卦先生,通过男女双方的生辰八字准确推算出结婚用的日子,这个日子要对他们的婚姻有帮助,有大吉大利的迹象才算好日子,垣曲人就把这个日子叫“好日”。
  媒人把手里的礼品放在桌子上,就和晓荷妈说明了来历。
  晓荷妈也坐在媒人对面的桌子旁,她笑笑说:按传统风俗,晓峰家要我女儿的生日,应该多来几次,以应验那句老话“好事多磨”!但现在已经是八十年代了,一切事物都讲究简便,我索性直接就把闺女的生日给了你们吧!
  媒人当然是高兴坏了,他哈哈笑道:是啊,我就知道婶子是个爽快人!
  顺利拿到生日,媒人的脚底下像生了风,马上就到了晓峰家去汇报了。
  
  七、订好日
  晓峰和晓荷的好日经过算卦先生的精挑细选,定在今年的腊月二十六,离过年尽差几天。有了日子,时间就过得飞快。晓峰和晓荷两家人在接下来的农闲日子里,开始紧张的准备工作。
  晓峰家为他腾出三间大瓦房准备作为婚房用,这三间瓦房早年是个磨坊,后来机器搬走后也没住过人。要想住人,就得把内墙泥上白灰,还得在屋内吊个顶。
  当时农村住的房子除了老式瓦房的楼顶外,就是在屋顶用芦苇杆打成方格,用细铁丝挂住固定在屋顶,再用白面做点浆糊,在麻纸上抹上浆糊一张一张糊在芦苇格子上。
  这些工作由晓峰和晓荷来完成。晓峰先找来本村的一个工人利用一两天时间把芦苇杆全固定好。然后他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晓荷在地面上把每一张麻纸四周刷好浆糊,双手托起递给晓峰。晓峰把它们一张张整整齐齐粘在芦苇格子里。
  晓峰和晓荷一边干活一边聊天,说说笑笑的时间过得好快!干上一会儿,晓峰的脖子酸臂手酸,他们就坐下来歇会再干。歇下来时,他俩拿几张报纸铺在地上,背对着背,眯起眼睛共同憧憬起未来在这个屋里的幸福生活,想到美好之处,他们俩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别提有多开心了!
  收拾完屋顶,他们又一起收拾地面,墙面和院子。
  三家瓦房的格局是两大间通着,一小间是卧室。晓峰的父母托木匠在大间里做了当下流行的组合柜。在卧室放了一张1.5米的大铁床,铁床的靠背上漆着一对喜鹊,分别站在两支梅花上,那两只喜鹊相对而视,双脚踏在梅枝上,含情脉脉的欲一同展翅而飞。铁床的栏杆上用宝蓝色的漆刷过,那种蓝清澈而鲜艳,看起来也舒服顺眼。
  床后的那面白墙上贴了一副年画,上面两个可爱喜人的胖小子光着肉肉的小身子,尽情地傻笑着。
  大间里,一套组合柜在东面墙根放着,北面和南面的墙根留下来放晓荷的嫁妆,写字台和三人沙发。里间的窗台附近用来放晓荷的梳妆台。里外房间都留下了放晓荷嫁妆的地方,等把晓荷的嫁妆拉过来,家里就放圆满了!
  一切收拾停当后,晓峰和晓荷两家就等待腊月二十六的到来。
  
  八、结婚
  进入腊月,各家各户又紧张起来,特别是过了腊月二十三,农村人的年味就来了,扫屋子,拆洗被褥,蒸年馍,杀猪,烧肉,炸麻花等等。村里有两家办事,每一家都从队里安排了招呼的人,这些人的名单用黑笔写在一张8开的大红纸上,从总管,看客,厨房,礼桌,到端盘,洗碗等,都责任到人,写得明明白白。只要是上了红纸的人家里再有什么事,也要放下来不干,从腊月二十五吃完午饭就到两家办事的主家报到,下午就各就各位开始干活。
  腊月二十五下午,晓峰和晓荷家的门口就已经贴好了红彤彤的大对联,和喜气洋洋的红双喜。晓荷家的亲戚不算太多,就一个姑姑,两个姨姨,剩下的就是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晓峰家可就热闹多了!舅舅姨姨,姑姑叔叔,可谓是七大姑八大姨全占齐了!,再加上晓峰的战友多,朋友也多,腊月二十五的下午开始,他家门前的客人就已是川流不息。
  麻姑村人结婚有个风俗习惯,结婚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待客,不是角片就是大米稀饭。所有来的客人都吃角片或大米稀饭,只有到了晚上时,厨房会根据主家的情况出几桌酒席,这个酒席的多少按主家提供的人数来办,主要是做给晓峰的朋友和战友,还有同学的。
  坐席是第二天正事的时候。腊月二十六这天,天不太亮帮厨们就上班了,同样是用大十英锅做角片或大米稀饭。人多的家得预备两大锅或更多,人少的就做半锅或者一锅。早饭在早晨七八点就得结束,厨房紧接着忙中午的席面。
  席面的菜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开始准备,凉菜基本上已准备就绪,到第二天用的时候把辣椒油,香油,蒜泥,佐料,酱油醋等物的浇在准备停当的凉菜上就可。鸡、鱼也是第一天下午就过了油装了盘的,第二天直接把鸡鱼红烧肉放大十英锅里蒸一个多小时就可出锅上桌。厨师们今天忙活的主要是炒菜。切菜、炒菜的节奏感和炒勺磕碰锅沿的叮当声,火焰舔锅底的呼哧声组成了一曲热闹的乐章。
  一大清早,晓峰家管事的就安排人出去盖井眼和磨盘。这是麻姑村的一个风俗习惯,结婚当天,新娘经过的路边和路上不能有坑眼。晓荷家离晓峰家没多远,路上没有桥,河什么的。就是门口有几个大石头和一个磨盘。而这些地方都要用一块红纸盖起来,上面压上一块石头以防红纸被风刮走。
  晓峰是今天的主角,早上一起来,晓峰妈就为他准备了23个饺子。这也是本地的一个风俗习惯,结婚当天,男方去迎亲前需要在自己家吃饺子,饺子的数量和他的年龄一样多,晓峰今年23周岁,就吃23个。吃的过程必须吃完,不能剩。
  除了晓峰去晓荷家迎娶,家里还给他准备了五六个迎娶的人,这些人里有晓峰的舅舅,姑姑,哥嫂还有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陪女婿。
  门外准备了三辆车,一个吉普车,就是农村人俗称“212”的,这是他们的婚车。一台小型中巴,用来载晓荷家亲戚的。还有一台拉家具的小型卡车,这卡车是本村一个搞运输的年轻人的,他是晓峰的一个伙计,自愿来为晓峰帮忙。这几台车整齐地排列在晓峰家门口,用红被面做成的大红花佩戴在每台车的前面,车两边全是看热闹的乡邻。
  鞭炮一响,晓峰和迎亲的队伍从大门出来了,他仍旧穿着一身军装,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他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胸前带了一朵绒面的小红花,上面写着“新郎”两个字。
  鞭炮声中晓峰在父母的嘱托中上了车。一行人排着队都上车坐稳后,司机打着喇叭,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九、女方结婚现场
  晓荷家的亲戚朋友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已经到齐了,厨房里正在忙着出酒席,由于是嫁女,这边就要吃早点,基本在迎亲的队伍到来前就快吃完了。还有部分亲戚乡邻正在酒桌上边吃边聊着,吃完的就到大门口等待新郎到来。
  晓荷的闺蜜和好朋友正在为晓荷的妆容和发型忙活,化妆师也在紧张地工作着。晓荷的闺蜜和好朋友在一边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出着主意。这个说口红要画得热烈点,那个说眼影要打得浅一点。她们的要求把化妆师逗乐了,化妆师说:我看,你们还是别发言了,我来按我的审美观来做吧!一群女孩们吐吐舌头,勉强闭了嘴。
  其实,在很早以前,化妆梳头这件事是由女方的嫂子来做的,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美的要求标准有了提升,慢慢转化为请化妆师来。化妆师做完头部和脸部的造型后,晓荷的嫂子会拿一把梳子在她头上梳几下,代表她已经梳过。这样一来,新郎迎娶的梳头红包就理所当然地送给她了。
  新郎过来迎娶时会准备很多红包,小红包里包的是一元,两元,大红包里包的是十元,二十元,还有五十元和一百元的。小红包是用来打发坚守在闺房门口的同龄朋友,和守在新娘身边的一些娘家的亲人和朋友的。十元、二十元的是给梳头的钱,五十和一百是给新娘的亲弟弟专门包的,因为新娘的弟弟在这一天是一个“重要”人物,他不但负责送新娘出阁,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掌管着新娘的的嫁妆,新娘一般情况下都要许配一个箱子,用来装贵重物品,而这个贵重物品除了金银首饰外,还有一个礼品清单和现金或者存单,也就是新娘的娘家许给她的嫁妆钱。
  为了占个喜庆,这一天守在新娘身边的的人很多,会满屋子挤得严严实实的。这些人里面最多的是新娘的朋友们。
  而为了讨个大红包,有调皮的小伙伴就会把新娘的红皮鞋藏起来,也有把新娘的其他物品藏起来的。新郎官来了之后需要把这些物品都找齐才能结束。为了尽快找到,他只能用红包“悬赏”的方式来激励藏东西的人交出来。这样大家就能趁机向新郎官索要更多红包了。
  新郎的红包不能藏在一个口袋里,因为到了激情处,大家推推搡搡嘻嘻哈哈地有可能会蜂拥去抢。这也是婚礼中热闹的一个场面,都是为了喜庆,为了图个热闹,没有人会去计较,反而是抢的越热闹越好。为了预备急需,以防红包中断,临出发前就得往陪女婿的兜里多预备点红包。
  这一天,晓峰和陪女婿被晓荷的一帮闺蜜朋友围了个够,然后又让晓峰在晓荷的闺房里翻了个底朝天,柜子里,抽屉里,床铺下,好不容易才找齐了红鞋子,红袜子,红手套,红胸花等,晓峰帮晓荷穿戴好,牵着晓荷去拜别父母。
  麻姑村还有个风俗,出嫁前的闺女得给爸妈磕头告别。
  晓荷的父亲不在了,她的妈妈被人扶着坐在一个椅子上。晓荷和晓峰双双跪在母亲面前磕过三个响头,算是和娘家告别了。
  晓荷在跪下来的瞬间,就泪已泉涌!她从母亲的眼里读出了不舍和孤单!她像个孩子一样扑进妈妈的怀里,呜呜大哭起来!
  旁边的人也都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晓峰和陪女婿,其他的人也没闲着。管事的人(舅舅和叔叔)已经差人把带过来的大床单(用来裹家装里的被褥)和红绳子(捆被褥用)交给了女方管事的。这行人被女方家请到了酒桌上吃席。舅舅和叔叔则带着烟酒到厨房去“谢厨房”。
  “谢厨房”也是麻姑村的一个风俗,就是男方在迎娶新娘这一天需要带一份礼物,送给在厨房里忙活出席的厨师们。这个礼物就是两瓶酒一条烟,有的还外加几斤大肉。
  这些工作做完后,吃席的人也下来了。女方许配的家具,被褥,彩电,自行车都已经被帮忙的人装好了车。总管就吆喝:女方送亲的亲戚和男方迎亲的亲戚准备好了,准备出发!
  接着门口的鞭炮就响起来,男方的人护着新娘,女方的人提着新娘许配的几个红包袱就出发了。
  晓荷被晓峰牵着手一步三回头地望着妈妈那双无助的眼神,依依不舍的含泪惜别。晓荷妈送至车前,握住晓荷的手说:闺女,以后你就是大人了,到晓峰家可要勤快,要孝敬父母,做个好媳妇哦。
  晓荷噙满泪水的双眼更模糊了,她哽咽着又一次抱住妈妈说道:妈,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好的,您可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晓荷妈忍着眼泪轻轻推开晓荷:都是大闺女了,别这样哭哭啼啼的哦,从此后晓峰家就是你的家了,快去吧!
  晓峰扶着晓荷坐上吉普车,关上车门,然后从另一个门上去,拉起晓荷的手,坐在晓荷的身旁。
  车子在鞭炮声中缓缓启动,晓荷又一次摇下车窗,看着妈妈。晓荷妈强忍着眼泪轻轻招手。
  等车子慢慢走远,晓荷妈机械地迈动双腿,跟在车后往前走。
  麻姑村有个风俗,嫁女当天,父母不能远送,只能送一百步。晓荷没了父亲,只能由晓荷妈一个人在车后送行。
  车子在启动的那一刻,晓荷妈已经是忍不住泪水的侵袭了。她用手帕捂着脸,泪水很快湿透了那块手帕。由于她的身子骨还不太硬朗,亲友们把晓荷妈扶回家躺倒在床上休息。
  
  十、婚礼
  尽管车队在村子里绕了一大圈,也很快就到了晓峰家门前。
  晓峰和晓荷在半路就被晓峰的朋友们“请”下了车,他们要“刁难刁难”新郎官,让他知道结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刁难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让晓峰背着晓荷,晓荷的双脚不能挨地。一挨地晓峰就要受到“鞭笞”,鞭笞就是临时找来一节树枝和小柳条啥的,旨在吓唬晓峰要听从他们的“摆布”。
  背晓荷这件事对晓峰来说是非常容易的,一个身强力壮的军人,背一个瘦小的女人还是很简单的,这完全难不倒晓峰,他很轻松就完成了这一项“光荣又艰巨的”任务。轻轻松松在朋友们的嬉笑声中就把晓荷背到了自家门前。
  守在门前的人见新郎新娘回来了,就点燃了鞭炮和一把绷好的干草。
  这也是本地的一个风俗,新娘进门前要从红线绷着的干草火上跳过去,据说是用火来烧掉一切不好的东西,迎来大吉大利的新生活。
  这个动作要晓荷自己来做,晓峰蹲下身子放下在背上的晓荷,旁边的人把鞋子给晓荷穿上。晓荷就跳过火堆,迈进门坎。
  院子里已经是围得水泄不通,乡邻和亲戚朋友都在等着观看婚礼。堂屋的外墙上挂了一块大红被面,被面的右下方贴了一块红纸,上面写着婚礼的流程。
  看到新娘回来,大家主动让出一条道,在院子里让出一大片空地,一对新人走到中间。
  做主持的司仪站在堂屋的“石堎”上,手持一张红纸宣布婚礼开始。
  婚礼第一项是拜天地,晓峰和晓荷对着正墙上的大红布做三拜,男的做三个揖,女的鞠三个躬。
  婚礼第二项是拜高堂,晓峰的父母面向南边坐在一个长板凳上。随着司仪的提示“一拜父母生育情,二拜父母养育恩,三拜父母多福多寿!”晓峰拉着晓荷跪下来向父母磕三个响头。
  婚礼第三项是夫妻对拜。晓荷在东,晓峰在西进行对拜礼。
  司仪大声说道:一拜头碰头,夫妻恩爱到白头。二拜脸贴脸,夫妻恩爱到百年。晓峰晓荷跟着做,到第三拜时,司仪突然停住了,他提高嗓门笑着说:三拜可有讲究了,如果两人头碰头,来年准是胖儿子;如果两人嘴对嘴,来年准是胖千金;如果两人鼻尖尖碰的是鼻尖尖,来年准是龙凤胎!
  晓峰和晓荷听完嘻嘻一笑,双手做拱地碰着鼻尖做完一拜。围观的亲戚朋友都大声喝彩叫好!
  拜完礼之后,司仪高喊:婚礼礼毕,夫妻双双进入洞房!
  晓峰在大家的起哄中抱起晓荷逃一样地飞奔进洞房。
  
  十一、婚后十天礼俗
  腊月二十七早上,晓荷早早就起了床,她今天要按传统风俗习惯去“上锅头”。
  上锅头就是新媳妇在结婚第二天要做饭给全家人吃,在旧社会就有这样的风俗,新媳妇要早早起来做好饭,端给公公婆婆吃,做的不好还会受到打骂。现在是新时代了,打骂媳妇的习惯早已改变,上锅头只是一个仪式,也就是装模作样一下而已。
  想起妈妈临走之前的吩咐,晓荷不敢含糊,她洗完手脸就走向灶房。婆婆看见她起来了,告诉她不用那么认真,还说家里没那么多讲究,让她回屋歇着,晓荷没有听婆婆的,坚持和婆婆一起做好了早饭,端给公公和婆婆。公婆打心眼里夸晓荷懂事。
  吃完早饭,婆婆给晓荷准备了礼物。今天也是晓荷“回门”的日子,她很不放心身体欠佳的妈妈,昨晚临睡前心里就一直想到孤单的妈妈,所以迅速带好礼物和晓峰一起去了娘家。
  腊月二十八早上,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天,晓峰妈又准备好了很多礼物,这些礼物是带给晓峰家亲戚的。这一次的礼物,七大姑八大姨都要带到,这是本村的风俗习惯,新人结婚后,新媳妇要有一次熟悉和认识男人家亲戚的一个过程,通过一家一家走访亲戚联络感情,拉近距离。在这些天里,晓峰骑着晓荷许配来的自行车,晓荷坐在后座上,双手幸福地搂紧晓峰的腰,每天清晨就出发,一天跑一家或者跑两家亲戚,他俩骑着车子的身影亲密无间地融合在一起,欢声笑语撒满了每一条道路。
  婚后十天的礼俗过完后,晓峰就和晓荷正式开启了他们幸福平淡的小家庭生活!八十年代末期改革开放的潮流遍及了全国各地,麻姑山下的麻姑村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加快了发展的脚步,万元户,暴发户也出现在这个山脚下的乡村里。
  晓峰是一个八十年代末期退伍的消防兵,退伍回村那天他依旧穿着一身军装。一顶军绿色的大盖帽戴在头上,一道金黄色的麦穗缠绕在帽檐,一颗闪亮的帽徽醒目地吸引着人们的眼线。
  几年来,经过风吹日晒和军训出警,把晓峰从一个弱不禁风的瘦毛孩变成了一个身材魁梧,皮肤健康油亮的大小伙。他那身洗得发白的橄榄绿,衬着健硕强壮的躯体,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深深地牵引着众人的目光。你看他那潇洒的身姿,另类的谈吐,仿佛是电影明星郭富城来到村里一样,紧紧地束缚着十里八乡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们。
  在这些女孩子们中间,晓峰能够看上的就没几个。唯独村南边那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不爱言语的姑娘,无缘无故撞进了他的视线。
  这姑娘叫晓荷,全名李佳荷。前半年刚从县里的高中毕业回到村里。晓峰听人说晓荷的父亲在她高考结束不久,因为身患肺癌晚期,经医治无效去世了,如今家里就剩下晓荷的母亲和晓荷相依为命。
  晓荷本是打算高考落榜后再去县里的高中复读一年,然后去上大学的,可父亲的突然离世,中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母亲接受不了父亲猛然离去的现实,还没葬完父亲就病倒了。晓荷含着眼泪把上学的心愿咽进肚子里,默默承担起养家的责任。
  由于父亲在世时特别重视晓荷的学业,高中三年基本没有让她接触过农活,现在让晓荷接手家里的几亩责任田着实很困难。但晓荷是个很聪明、能吃苦的孩子,她知道家里目前的情况,就毫不犹豫地挑起家里家外的一切重担。
  晓荷的父亲是在一个初夏的晚上去世的,他生前种了一亩多棉花,两亩多谷子,如今等着晓荷去打理。棉花苗经过除草,喷药和打顶已经长到快半人高了,谷苗也在晓荷的照料下渐渐拔节长大。
  立秋后的一个正午,天气又闷又热,在灶间烧火做饭的晓荷热得满头大汗。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柴火的闷烟一直在灶间里挤着,由一丝变成一团,由一团变成一片。它们在不足三平方的小灶间拥挤着,飞舞着,烟囱仿佛堵了一般,浓烈的灰烟熏得晓荷眼睛直流泪。晓荷一边干咳着,一边用右手的手背擦拭着眼泪。好不容易做好饭,晓荷赶紧给母亲端去一碗,到灶房外墙跟上的脸盆边撩几把凉水抹了一把脸,自己也端了一碗饭去大门外的胡同口乘凉。
  胡同口紧连着街道,有几个邻居已经在街口的阴凉处吃饭。邻居王大婶看见晓荷出来了,向她打招呼:女,你妈好点了吗?
  晓荷微笑着礼貌回道:好多了,谢谢婶子关心!
  过来吧,这边有风,凉快点!坐着个石头上慢慢吃。婶子指着旁边的一个石头叫晓荷。
  晓荷羞答答地端着碗和婶子们坐在了一起。
  就在晓荷端着碗走到街口的那一刻,街北头也有几个人正在坐街口吃饭。晓峰这时候也正端着碗在村北头的街口和人聊天,他一边往嘴里扒拉着饭,一边注视着南边。突然他的眼神盯住南边不动了!
  晓峰身边站着一起吃饭的是初中男同学小俊,他头也没回地问小俊:哎哎哎,快看,南边那个女孩是谁,是不是咱村里的?
  小俊顺着晓峰的手望过去,晓荷正端着碗坐下来。
  哈哈,那是李叔家的晓荷呀,咱们上初一时坐你前面的,你不认识了吗?
  啊?我……我还真没认出来。晓峰尴尬地收回手,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此刻,他机械地往嘴里拨拉着碗里的面条,心里却像有一只小鹿在撞。
  晓峰也不知道自己吃的面条是什么味道了,只是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嘴里送,眼睛却死死盯着南边的晓荷看,心里想: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竟然看不到她有一丝小时候的影子了!
  旁边的小俊听不见晓峰的声音了,瞟了一眼才发现晓峰的举动,他嘻嘻哈哈地扯着晓峰的胳膊:嗨嗨!面条吃到鼻子里了!
  晓峰不情愿地回过头,表情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一、应媒人
   那天下午,晓荷家里来了两位客人。
  午饭过后,大家基本都回家歇着了,即使有农活也要等到太阳不太毒时再去地里。晓荷就坐在屋里陪母亲聊天,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喊:晓荷,快出来看看,你猜,谁来看你了!
  晓荷撩起挂在堂屋门上的竹帘子,看见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从大门进来。矮的是小俊,这段时间她在村里见过几次,可小俊身后跟着的大个子,穿一件白色体恤,一条宽松的军裤,一双军用胶鞋的男青年又是谁呢?仔细看看那青年的笑容时曾相似,可又找不到确切的答案。
  晓荷还没找到答案时,俩青年已走到堂屋前,晓荷撩高门帘侧过身,让他们进屋。就听见高个子在和晓荷妈打招呼:婶子你好吗?身体怎么样了?
  晓荷妈抬头一看,也是一脸懵:你是?你是哪家的孩子?
  小俊在一边看得乐起来:婶子,他就是上个月退伍回来的晓峰啊。
  晓峰?晓荷一惊!这又高大又威武的青年,会是那个瘦弱黑小的男生吗?她脑海里出现的是上初一时,坐在她身后那个黑小子的模样。
  是嘛,晓峰变了,变得婶子都认不出来了!怪不得我听别人说晓峰当兵几年完全变了个样呢!晓荷妈一边这样说,一边吆喝晓荷:女,你在那愣啥呢?快给你同学倒点水啊!
  对对,倒点水!晓荷愣过神来,慌乱拿起暖瓶和水缸子。
  晓荷妈和晓峰寒暄了几句,问了问他家里的情况和在部队怎么样,就识趣地拿了小板凳到门外胡同乘凉去了。
  晓荷,晓峰和小俊他们三个在屋里一会聊到在校的那些糗事,一会聊到从学校出来到社会上的不适应,还是晓峰机灵,他巧妙地捕捉到了一条信息:晓荷还没处对象。
  聊天的过程中,晓峰用眼神示意小俊,因为他们在来的路上就商量好了,要打探一下晓荷的情况。
  小俊会意,笑眯眯地问晓荷:听说有不少媒人来你家里提亲呢,怎么样啊,找到合适的了吗?
  晓荷的脸马上就羞红了,她低着头小声说:是挺烦心的,见不见的就有人来报媒,我真想把媒人撵出去,多清净清净,可我妈说不能那样做。还说人家是办好事情嘞,咱不能无理。说完她无奈地摇摇头。
  是啊,那样做可不对。晓峰和小俊都同时说。
  晓峰又推了小俊一把,小俊又接着问:那有没有入老同学法眼的白马王子呢?
  什么呀,我就完全没答应见任何人,没感觉。晓荷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小俊和晓峰会意地一笑,偷偷地比了个“耶”的造型,又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些,就借故告辞了,临走时他俩还故意给晓荷留下话,明天还来找老同学聊天,晓荷出于礼貌,也应了下来。
  第二天,不到中午,晓峰就来了,这次是他一个人来的。晓荷不太自然地把他迎进屋。没有小俊这个“第三者”在,他俩倒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晓峰想了一晚上的那么多话,到了晓荷面前竟然都说不出来了,他蔫蔫地尴尬坐着。
  好像过了许久,还是晓荷打破了紧张气氛。晓荷说:我听别人说当消防兵特别辛苦,特别累,是这样吗?
  说到消防兵,晓峰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他的话题像黄河决了堤,那哗哗地语速,让晓荷听得又激动又崇拜,她恨不得自己也变作一个男子汉,去体验一下那令人热血澎湃的军营生活。
  就这样,他俩越聊越起劲,中午饭时间快到了,晓荷妈看见两人聊得热火朝天的,就悄然去了灶房,和好一块白面,再用大擀面杖擀得又薄又匀,然后又切了两个从菜园子里摘回来的西红柿,用家里那只老母鸡早上新下的蛋做了卤。晓荷妈做饭时多了一个心眼,多预备出一大碗,她怕万一到吃饭的点,晓峰还蹲在这里,她总不能撵人家出去嘛!
  果然饭已经做好了,晓峰还没有回家的意思,端上饭,晓荷妈客气地让晓峰吃一碗,晓峰竟然嘻嘻哈哈地接受了!晓荷妈在心里偷偷地笑了,她心想,现在的孩子们胆子可真大呀!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晓峰总能找到理由来和晓荷聊天,即使晓荷要去地里做农活,他也总是找理由一起去。过了十天半月之后,晓峰竟然婶子长,婶子短地与晓荷妈拉起家常来,而且他还表示他对晓荷是认真的,他喜欢晓荷,并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陪伴晓荷。
  晓荷妈听到这些话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眼前这个挺有男人气的小伙子喜欢自己的女儿,并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忧的是晓峰这么滑溜的人,他们以后能不能过好日子呢?
  晓峰好像看透了晓荷妈的心思,一再保证让晓荷妈放心,他会竭尽全力照顾好晓荷。
  晓荷妈看到晓峰决心那么大,又心想通过这几年的军旅生活,晓峰的确也长大了,而且非常懂礼貌明事理,就只好默许了。但她认真吩咐晓峰说:你们年龄还小,社会经验也不足,既然有心思处朋友,就首先要回家告诉自己的父母。父母是过来人,知道有些事应该怎么办。要谈婚论嫁,最起码应该先找个媒人来。人常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麻姑村自古以来就是这个传统风俗,咱虽然是一个村子的,但没有媒人在两家人中间做疏导工作,好多事情还是不好处理的。
  晓峰点点头认可说:我这就回去告诉爸妈,让爸妈应个媒人来提亲。
  
  二、打听亲戚
  晓峰喜咪咪地回家去找父母了,晓荷妈坐下来和女儿谈起了心事。
  晓荷妈也看得出对这件事,晓荷没有持反对的态度。就给晓荷说:婚姻是人生的头等大事,一定不能含糊,特别是在风俗习惯方面,一定要尊重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如果你和晓峰打算订婚,我们就要发动自家的亲人,打听一下他们家的亲戚。
  晓荷问:妈,什么是打听亲戚?亲戚为什么还要打听?
  晓荷妈坐在炕沿上拉着晓荷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打听亲戚是咱们这一片的一个风俗,就是看对方亲戚的“好坏”。这个好坏不单是包涵人品的好坏,最主要的是一个暗词,这里的“好”是指亲戚家祖辈没有“狐臭”一说,如果亲戚不好,就是指他们亲戚里或祖辈上有患“狐臭”的。而“狐臭”这个词,大家都很避讳,不能明说出来,一直以来,咱们本地人就用“亲戚好坏”这句话来代替这句有没有“狐臭”。
  晓荷感到疑惑,问:为什么有“狐臭”就是不好呢?就不可以交往呢?
  晓荷妈说:孩子,你不懂,按说“狐臭”是一种病,有这个病的人,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常年会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这个气味很特殊,有时候从人身边经过都可以清晰地闻到,这种病还有很强的遗传性,医学上不好治,所以家族里一个人有了这种病,就有可能遗传给子孙后代,咱农村就把这些称之为亲戚不好。
  晓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自己的脚尖。
  晓荷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拉起晓荷的手说:闺女,你的婚姻大事妈不做决定权,但是你得给妈保证,如果亲戚不好,你可千万不能相处,因为这会影响到你的姊妹和所有的亲戚。如果一个女孩嫁给亲戚不好的男人,女孩一家就会被断定为亲戚不好了,以后世代都不能翻身,所以你的哥哥姐姐一定也不会同意的。有些嫁给亲戚不好的女人,她的整个家族就会不再认她,祖祖辈辈不再与她来往,她一辈子就会没有娘家人,孤单终身!那样的一辈子会很可怜的!
  晓荷说:妈,我虽然还不太明白您说的这些情况,但您放心,我不会因为我自己的事情去影响别人的。我向您保证,我以后找对象不管贫富如何,但必须要亲戚好!
  晓荷妈看到女儿纯真的表情,开心地笑了。
  
  三、初次见面,正式见面
  因为考虑到亲戚问题,晓荷妈这些天是坐卧不宁,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第一次谈对象就受阻。还好的是经过几天多方打听,晓峰家的亲戚都挺好,并没有亲戚不好这一说,晓荷妈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晓峰回家给父母亲说明了心思,两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虽然不是一个生产队,相隔也就几百米,李家的为人处事晓峰妈也很清楚,晓荷妈和晓荷都是挺好的人,他们也很喜欢晓荷一家。既然儿子亲自谈好了,不用他二老操心为晓峰张罗对象的事了,他们很开心,马上去找了个媒人。
  这个媒人就在晓荷家房背后住着,论辈分,和晓荷是一辈人。他也称晓荷妈为婶子。
  那一天媒人提了一盒甜薄脆黑芝麻饼干去晓荷家,晓荷妈接待了他。
  媒人说明来意,晓荷妈说:虽然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但还要尽量避嫌,两家商量着办事好,一切都按咱这里的风俗习惯来。
  媒人说:婶子,您放心,咱一定按风俗习惯来。既然两个孩子都两情相悦,他们年龄也不小了,男方提出来订婚一事,婶子,闺女是您家的,您说咱按什么步骤来?
  晓荷妈说:咱这里兴的就是初次见面、正式见面那些,看人家男方有什么打算吧?
  媒人说:我就知道婶子您是明白人,也好说话。男方的意思是咱都是一个村的相邻,都互相了解,就简便一点,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一起办了吧?这样双方都可以省点事。
  晓荷妈心想了一下,表明态度说可以的。于是就按照晓峰妈的意思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放在一起,日子定在了这个月的十三,说是占个三六九吉利。
  日子过得很快,十三转眼就到了,晓峰妈提前用大十英锅蒸了又大又虚的窝窝和油古须。这些雪白的大馒头是让晓峰带给晓荷家旁亲的。旁亲就是晓荷家的哥哥嫂嫂,叔叔婶婶,表哥表嫂。窝窝是带给晓荷的长辈的,比如叔叔伯伯婶婶等。油古须是带给晓荷的平辈的,比如晓荷的哥嫂。
  这一天晓峰和媒人还带来了烟酒,烟酒是带给未来的老丈人的,虽然晓荷的父亲不在了,但第一次上门,礼数不能少。
  晓荷妈早早就起来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并准备好臊子面,等待媒人和新女婿来了吃。
  这次见面的仪式男方家准备的是300块钱,女方要是同意这门亲事就留下钱,再给男方包个100块钱的回礼,招待男方吃两顿饭。第一顿是臊子面,第二顿是做几个菜,就算是举行完仪式了。
  这些都是双方提前商量好的,这一天很顺利大家都很开心,也很快就过去了。
  有了“见面”的仪式,晓荷算是正式和晓峰开始交往了。
  由于离得近,晓峰每天都会找空来来晓荷家,他俩或一起下地干活,或携手出入村里,卿卿我我地黏糊劲绝不亚于当时电视剧里面的情侣。
  
  四、上门看
  正式见面时媒人就在男女双方家长的商定中安排好了女方“上门看”的日子。
  麻姑村有个风俗,只要做完“见面”仪式的男女,女方就要到男方家去看。具体看什么,概念上很笼统。也可以说去看男方家里的住舍,也可以去看男方家的父母和家人。
  这一天由女方的家长带着女儿,再带个简单的礼物去男方家,男方家的哥嫂姐弟,父母都在家等着,这些人都是直系近亲,旁亲不算。大家一起吃个饭,聊聊天,认识一下,然后男方的所有长辈和哥姐都要给女方见面礼,也就是多多少少的钱。晓荷去的时候,晓峰的父母给了一百,哥嫂加起来给了一百,也就是说,那一天晓荷挣到了200块钱。
  
  五、送课书
  日子过的很快,眼看就到了秋收的季节。晓荷先到晓峰家帮忙扳了两天玉米,过了一段时间晓峰又帮晓荷去摘棉花、收谷子。他们俩形影不离出入成双,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可把村里的单身青年们羡慕的不得了。
  秋收结束后,村里人又清闲下来,晓峰和晓荷两家就又拿起了俩孩子的终身大事。由于明年是晓峰的本命年,晓峰妈托人从县城带回来了几盒糕点,送到媒人那里,她的意思是请媒人帮忙给晓荷妈商量一下,看在年前能不能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办了。媒人明白晓峰妈的意思,就带了两盒糕点去晓荷家。
  在晓荷家的桌子边坐稳,媒人说话了:婶子啊,我今天的任务是来向您传达晓峰妈的意思。她说了晓峰属猴,明年是本命年,咱这里兴的是本命年结婚不好,晓峰妈想同您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年前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办了?
  晓荷妈稍微寻思了一下,缓缓说道:按说俩孩子交往还没几个月,时间上是太短了,应该多接触接触,多了解了解。
  媒人笑着说:从小到大都在一个班里上学,两家又这么近,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呀,我的好婶子!
  媒人这样一说,倒把晓荷妈说得不好意思了。本来这只是面子上的一个客套话,村里有个传统观念,在谈婚论嫁上,有闺女的主家得矜持一点,不能太主动。她有点尴尬笑笑说,事情办的这么紧,村里人会不会笑话咱啊?
  没事的,婶子。咱这情况特殊,两家这么近,大家都很熟悉,加上两个孩子关系那么好,大家都有目共睹,没有人会笑话。媒人很肯定地安慰着晓荷妈。
  晓荷妈想了想,觉得媒人说的也有道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也没必要互相刁难对方,就答应了下来,她对媒人说:那就按晓峰妈的想法去做吧!
  媒人说:我就知道婶子是好人,不会让我多跑。有的媒人为了成人之美,距离几十里地也得无数次跑,好话说几箩筐嘴皮子磨烂了,两家还是统一不了。我这媒人当得可舒服,既不用多跑腿也不用多磨嘴。哈哈哈!
  晓荷妈笑笑说:荷她哥,婶子咱不是那难缠的家!
  是啊,是啊,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我婶子的为人!两家搁亲亲哩就得俩好合一好!媒人一边捧晓荷妈,一边说了下一步计划:
  既然准备年前办事,那就得早点把彩礼送了,以前人讲究作揖送课书,现在新事新办了,就定个送课书的日子,把彩礼先送了,您这边也好准备嫁妆什么的。
  是啊,晓荷爸虽然不在了,嫁妆我还是要为她准备的。家里有准备好的木头,过段时间我就找个好木匠给我女子打嫁妆。晓荷妈这时又想起了老伴,眼睛湿润润的。
  媒人听晓荷妈的话,心里暗自高兴,这媒做得可真是顺利!
  他安慰晓荷妈:婶子,我叔不在了,我不是在跟前住着吗?有啥需要帮忙的我义不容辞!改天我去找邻村的张木匠,他的手艺在咱这方圆几十里都是有名的,请他来给孩子做一套美美的嫁妆!
  晓荷妈揉着眼睛点点头:荷她哥,让您操心了!
  经过商定,送课书的日子定在农历九月十九,按照晓峰父母的意见又占了一个三六九。
  送课书那天,晓峰给晓荷带来了2000块钱彩礼,还外加四色礼。四色礼包括一对大枕巾,一身枣红色女西装,一套橘色的秋衣秋裤,还有两米多时兴的深蓝色料子布。邻居们也有来看热闹的,对晓峰带来的四色礼啧啧称赞。
  送课书结束后,晓荷家日夜就传出电锯锯木头和叮叮当当的声音,经过十来天的紧张工作,晓荷家院子里多了几件家具,一个果绿色的高低柜,一个带着镜子的梳妆台,还有一个写字柜。
  张木匠确有其名,他做的家具表面细腻光滑,果绿色的木漆给人以舒服温润的视觉。邻居们听说家具做好了,纷纷来观看,看过之后也竖起大拇指赞叹张木匠的手艺。
  晓荷妈打发走张木匠,心想:虽然晓荷的父亲不在了,娃的婚姻大事绝不能含糊!她托村里的一个三轮车司机专门去了一趟县城,买回来一个三人软沙发和一台永久牌自行车。晓荷远在首都的大姐听到晓荷的喜讯也特别开心,特意托老乡从牡丹电视机厂选了一台19寸的牡丹牌彩色电视机。
  
  六、问生日
  这些工作在准备的过程中,晓峰妈再一次托媒人来到晓荷家中。这次媒人的任务是“问生日”。
  问生日是青年男女结婚前的一个重要的风俗。男方家的父母通过请媒人帮忙问到女方的生日,然后请个算卦先生,通过男女双方的生辰八字准确推算出结婚用的日子,这个日子要对他们的婚姻有帮助,有大吉大利的迹象才算好日子,垣曲人就把这个日子叫“好日”。
  媒人把手里的礼品放在桌子上,就和晓荷妈说明了来历。
  晓荷妈也坐在媒人对面的桌子旁,她笑笑说:按传统风俗,晓峰家要我女儿的生日,应该多来几次,以应验那句老话“好事多磨”!但现在已经是八十年代了,一切事物都讲究简便,我索性直接就把闺女的生日给了你们吧!
  媒人当然是高兴坏了,他哈哈笑道:是啊,我就知道婶子是个爽快人!
  顺利拿到生日,媒人的脚底下像生了风,马上就到了晓峰家去汇报了。
  
  七、订好日
  晓峰和晓荷的好日经过算卦先生的精挑细选,定在今年的腊月二十六,离过年尽差几天。有了日子,时间就过得飞快。晓峰和晓荷两家人在接下来的农闲日子里,开始紧张的准备工作。
  晓峰家为他腾出三间大瓦房准备作为婚房用,这三间瓦房早年是个磨坊,后来机器搬走后也没住过人。要想住人,就得把内墙泥上白灰,还得在屋内吊个顶。
  当时农村住的房子除了老式瓦房的楼顶外,就是在屋顶用芦苇杆打成方格,用细铁丝挂住固定在屋顶,再用白面做点浆糊,在麻纸上抹上浆糊一张一张糊在芦苇格子上。
  这些工作由晓峰和晓荷来完成。晓峰先找来本村的一个工人利用一两天时间把芦苇杆全固定好。然后他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晓荷在地面上把每一张麻纸四周刷好浆糊,双手托起递给晓峰。晓峰把它们一张张整整齐齐粘在芦苇格子里。
  晓峰和晓荷一边干活一边聊天,说说笑笑的时间过得好快!干上一会儿,晓峰的脖子酸臂手酸,他们就坐下来歇会再干。歇下来时,他俩拿几张报纸铺在地上,背对着背,眯起眼睛共同憧憬起未来在这个屋里的幸福生活,想到美好之处,他们俩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别提有多开心了!
  收拾完屋顶,他们又一起收拾地面,墙面和院子。
  三家瓦房的格局是两大间通着,一小间是卧室。晓峰的父母托木匠在大间里做了当下流行的组合柜。在卧室放了一张1.5米的大铁床,铁床的靠背上漆着一对喜鹊,分别站在两支梅花上,那两只喜鹊相对而视,双脚踏在梅枝上,含情脉脉的欲一同展翅而飞。铁床的栏杆上用宝蓝色的漆刷过,那种蓝清澈而鲜艳,看起来也舒服顺眼。
  床后的那面白墙上贴了一副年画,上面两个可爱喜人的胖小子光着肉肉的小身子,尽情地傻笑着。
  大间里,一套组合柜在东面墙根放着,北面和南面的墙根留下来放晓荷的嫁妆,写字台和三人沙发。里间的窗台附近用来放晓荷的梳妆台。里外房间都留下了放晓荷嫁妆的地方,等把晓荷的嫁妆拉过来,家里就放圆满了!
  一切收拾停当后,晓峰和晓荷两家就等待腊月二十六的到来。
  
  八、结婚
  进入腊月,各家各户又紧张起来,特别是过了腊月二十三,农村人的年味就来了,扫屋子,拆洗被褥,蒸年馍,杀猪,烧肉,炸麻花等等。村里有两家办事,每一家都从队里安排了招呼的人,这些人的名单用黑笔写在一张8开的大红纸上,从总管,看客,厨房,礼桌,到端盘,洗碗等,都责任到人,写得明明白白。只要是上了红纸的人家里再有什么事,也要放下来不干,从腊月二十五吃完午饭就到两家办事的主家报到,下午就各就各位开始干活。
  腊月二十五下午,晓峰和晓荷家的门口就已经贴好了红彤彤的大对联,和喜气洋洋的红双喜。晓荷家的亲戚不算太多,就一个姑姑,两个姨姨,剩下的就是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晓峰家可就热闹多了!舅舅姨姨,姑姑叔叔,可谓是七大姑八大姨全占齐了!,再加上晓峰的战友多,朋友也多,腊月二十五的下午开始,他家门前的客人就已是川流不息。
  麻姑村人结婚有个风俗习惯,结婚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待客,不是角片就是大米稀饭。所有来的客人都吃角片或大米稀饭,只有到了晚上时,厨房会根据主家的情况出几桌酒席,这个酒席的多少按主家提供的人数来办,主要是做给晓峰的朋友和战友,还有同学的。
  坐席是第二天正事的时候。腊月二十六这天,天不太亮帮厨们就上班了,同样是用大十英锅做角片或大米稀饭。人多的家得预备两大锅或更多,人少的就做半锅或者一锅。早饭在早晨七八点就得结束,厨房紧接着忙中午的席面。
  席面的菜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开始准备,凉菜基本上已准备就绪,到第二天用的时候把辣椒油,香油,蒜泥,佐料,酱油醋等物的浇在准备停当的凉菜上就可。鸡、鱼也是第一天下午就过了油装了盘的,第二天直接把鸡鱼红烧肉放大十英锅里蒸一个多小时就可出锅上桌。厨师们今天忙活的主要是炒菜。切菜、炒菜的节奏感和炒勺磕碰锅沿的叮当声,火焰舔锅底的呼哧声组成了一曲热闹的乐章。
  一大清早,晓峰家管事的就安排人出去盖井眼和磨盘。这是麻姑村的一个风俗习惯,结婚当天,新娘经过的路边和路上不能有坑眼。晓荷家离晓峰家没多远,路上没有桥,河什么的。就是门口有几个大石头和一个磨盘。而这些地方都要用一块红纸盖起来,上面压上一块石头以防红纸被风刮走。
  晓峰是今天的主角,早上一起来,晓峰妈就为他准备了23个饺子。这也是本地的一个风俗习惯,结婚当天,男方去迎亲前需要在自己家吃饺子,饺子的数量和他的年龄一样多,晓峰今年23周岁,就吃23个。吃的过程必须吃完,不能剩。
  除了晓峰去晓荷家迎娶,家里还给他准备了五六个迎娶的人,这些人里有晓峰的舅舅,姑姑,哥嫂还有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陪女婿。
  门外准备了三辆车,一个吉普车,就是农村人俗称“212”的,这是他们的婚车。一台小型中巴,用来载晓荷家亲戚的。还有一台拉家具的小型卡车,这卡车是本村一个搞运输的年轻人的,他是晓峰的一个伙计,自愿来为晓峰帮忙。这几台车整齐地排列在晓峰家门口,用红被面做成的大红花佩戴在每台车的前面,车两边全是看热闹的乡邻。
  鞭炮一响,晓峰和迎亲的队伍从大门出来了,他仍旧穿着一身军装,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他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胸前带了一朵绒面的小红花,上面写着“新郎”两个字。
  鞭炮声中晓峰在父母的嘱托中上了车。一行人排着队都上车坐稳后,司机打着喇叭,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九、女方结婚现场
  晓荷家的亲戚朋友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已经到齐了,厨房里正在忙着出酒席,由于是嫁女,这边就要吃早点,基本在迎亲的队伍到来前就快吃完了。还有部分亲戚乡邻正在酒桌上边吃边聊着,吃完的就到大门口等待新郎到来。
  晓荷的闺蜜和好朋友正在为晓荷的妆容和发型忙活,化妆师也在紧张地工作着。晓荷的闺蜜和好朋友在一边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出着主意。这个说口红要画得热烈点,那个说眼影要打得浅一点。她们的要求把化妆师逗乐了,化妆师说:我看,你们还是别发言了,我来按我的审美观来做吧!一群女孩们吐吐舌头,勉强闭了嘴。
  其实,在很早以前,化妆梳头这件事是由女方的嫂子来做的,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美的要求标准有了提升,慢慢转化为请化妆师来。化妆师做完头部和脸部的造型后,晓荷的嫂子会拿一把梳子在她头上梳几下,代表她已经梳过。这样一来,新郎迎娶的梳头红包就理所当然地送给她了。
  新郎过来迎娶时会准备很多红包,小红包里包的是一元,两元,大红包里包的是十元,二十元,还有五十元和一百元的。小红包是用来打发坚守在闺房门口的同龄朋友,和守在新娘身边的一些娘家的亲人和朋友的。十元、二十元的是给梳头的钱,五十和一百是给新娘的亲弟弟专门包的,因为新娘的弟弟在这一天是一个“重要”人物,他不但负责送新娘出阁,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掌管着新娘的的嫁妆,新娘一般情况下都要许配一个箱子,用来装贵重物品,而这个贵重物品除了金银首饰外,还有一个礼品清单和现金或者存单,也就是新娘的娘家许给她的嫁妆钱。
  为了占个喜庆,这一天守在新娘身边的的人很多,会满屋子挤得严严实实的。这些人里面最多的是新娘的朋友们。
  而为了讨个大红包,有调皮的小伙伴就会把新娘的红皮鞋藏起来,也有把新娘的其他物品藏起来的。新郎官来了之后需要把这些物品都找齐才能结束。为了尽快找到,他只能用红包“悬赏”的方式来激励藏东西的人交出来。这样大家就能趁机向新郎官索要更多红包了。
  新郎的红包不能藏在一个口袋里,因为到了激情处,大家推推搡搡嘻嘻哈哈地有可能会蜂拥去抢。这也是婚礼中热闹的一个场面,都是为了喜庆,为了图个热闹,没有人会去计较,反而是抢的越热闹越好。为了预备急需,以防红包中断,临出发前就得往陪女婿的兜里多预备点红包。
  这一天,晓峰和陪女婿被晓荷的一帮闺蜜朋友围了个够,然后又让晓峰在晓荷的闺房里翻了个底朝天,柜子里,抽屉里,床铺下,好不容易才找齐了红鞋子,红袜子,红手套,红胸花等,晓峰帮晓荷穿戴好,牵着晓荷去拜别父母。
  麻姑村还有个风俗,出嫁前的闺女得给爸妈磕头告别。
  晓荷的父亲不在了,她的妈妈被人扶着坐在一个椅子上。晓荷和晓峰双双跪在母亲面前磕过三个响头,算是和娘家告别了。
  晓荷在跪下来的瞬间,就泪已泉涌!她从母亲的眼里读出了不舍和孤单!她像个孩子一样扑进妈妈的怀里,呜呜大哭起来!
  旁边的人也都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晓峰和陪女婿,其他的人也没闲着。管事的人(舅舅和叔叔)已经差人把带过来的大床单(用来裹家装里的被褥)和红绳子(捆被褥用)交给了女方管事的。这行人被女方家请到了酒桌上吃席。舅舅和叔叔则带着烟酒到厨房去“谢厨房”。
  “谢厨房”也是麻姑村的一个风俗,就是男方在迎娶新娘这一天需要带一份礼物,送给在厨房里忙活出席的厨师们。这个礼物就是两瓶酒一条烟,有的还外加几斤大肉。
  这些工作做完后,吃席的人也下来了。女方许配的家具,被褥,彩电,自行车都已经被帮忙的人装好了车。总管就吆喝:女方送亲的亲戚和男方迎亲的亲戚准备好了,准备出发!
  接着门口的鞭炮就响起来,男方的人护着新娘,女方的人提着新娘许配的几个红包袱就出发了。
  晓荷被晓峰牵着手一步三回头地望着妈妈那双无助的眼神,依依不舍的含泪惜别。晓荷妈送至车前,握住晓荷的手说:闺女,以后你就是大人了,到晓峰家可要勤快,要孝敬父母,做个好媳妇哦。
  晓荷噙满泪水的双眼更模糊了,她哽咽着又一次抱住妈妈说道:妈,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好的,您可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晓荷妈忍着眼泪轻轻推开晓荷:都是大闺女了,别这样哭哭啼啼的哦,从此后晓峰家就是你的家了,快去吧!
  晓峰扶着晓荷坐上吉普车,关上车门,然后从另一个门上去,拉起晓荷的手,坐在晓荷的身旁。
  车子在鞭炮声中缓缓启动,晓荷又一次摇下车窗,看着妈妈。晓荷妈强忍着眼泪轻轻招手。
  等车子慢慢走远,晓荷妈机械地迈动双腿,跟在车后往前走。
  麻姑村有个风俗,嫁女当天,父母不能远送,只能送一百步。晓荷没了父亲,只能由晓荷妈一个人在车后送行。
  车子在启动的那一刻,晓荷妈已经是忍不住泪水的侵袭了。她用手帕捂着脸,泪水很快湿透了那块手帕。由于她的身子骨还不太硬朗,亲友们把晓荷妈扶回家躺倒在床上休息。
  
  十、婚礼
  尽管车队在村子里绕了一大圈,也很快就到了晓峰家门前。
  晓峰和晓荷在半路就被晓峰的朋友们“请”下了车,他们要“刁难刁难”新郎官,让他知道结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刁难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让晓峰背着晓荷,晓荷的双脚不能挨地。一挨地晓峰就要受到“鞭笞”,鞭笞就是临时找来一节树枝和小柳条啥的,旨在吓唬晓峰要听从他们的“摆布”。
  背晓荷这件事对晓峰来说是非常容易的,一个身强力壮的军人,背一个瘦小的女人还是很简单的,这完全难不倒晓峰,他很轻松就完成了这一项“光荣又艰巨的”任务。轻轻松松在朋友们的嬉笑声中就把晓荷背到了自家门前。
  守在门前的人见新郎新娘回来了,就点燃了鞭炮和一把绷好的干草。
  这也是本地的一个风俗,新娘进门前要从红线绷着的干草火上跳过去,据说是用火来烧掉一切不好的东西,迎来大吉大利的新生活。
  这个动作要晓荷自己来做,晓峰蹲下身子放下在背上的晓荷,旁边的人把鞋子给晓荷穿上。晓荷就跳过火堆,迈进门坎。
  院子里已经是围得水泄不通,乡邻和亲戚朋友都在等着观看婚礼。堂屋的外墙上挂了一块大红被面,被面的右下方贴了一块红纸,上面写着婚礼的流程。
  看到新娘回来,大家主动让出一条道,在院子里让出一大片空地,一对新人走到中间。
  做主持的司仪站在堂屋的“石堎”上,手持一张红纸宣布婚礼开始。
  婚礼第一项是拜天地,晓峰和晓荷对着正墙上的大红布做三拜,男的做三个揖,女的鞠三个躬。
  婚礼第二项是拜高堂,晓峰的父母面向南边坐在一个长板凳上。随着司仪的提示“一拜父母生育情,二拜父母养育恩,三拜父母多福多寿!”晓峰拉着晓荷跪下来向父母磕三个响头。
  婚礼第三项是夫妻对拜。晓荷在东,晓峰在西进行对拜礼。
  司仪大声说道:一拜头碰头,夫妻恩爱到白头。二拜脸贴脸,夫妻恩爱到百年。晓峰晓荷跟着做,到第三拜时,司仪突然停住了,他提高嗓门笑着说:三拜可有讲究了,如果两人头碰头,来年准是胖儿子;如果两人嘴对嘴,来年准是胖千金;如果两人鼻尖尖碰的是鼻尖尖,来年准是龙凤胎!
  晓峰和晓荷听完嘻嘻一笑,双手做拱地碰着鼻尖做完一拜。围观的亲戚朋友都大声喝彩叫好!
  拜完礼之后,司仪高喊:婚礼礼毕,夫妻双双进入洞房!
  晓峰在大家的起哄中抱起晓荷逃一样地飞奔进洞房。
  
  十一、婚后十天礼俗
  腊月二十七早上,晓荷早早就起了床,她今天要按传统风俗习惯去“上锅头”。
  上锅头就是新媳妇在结婚第二天要做饭给全家人吃,在旧社会就有这样的风俗,新媳妇要早早起来做好饭,端给公公婆婆吃,做的不好还会受到打骂。现在是新时代了,打骂媳妇的习惯早已改变,上锅头只是一个仪式,也就是装模作样一下而已。
  想起妈妈临走之前的吩咐,晓荷不敢含糊,她洗完手脸就走向灶房。婆婆看见她起来了,告诉她不用那么认真,还说家里没那么多讲究,让她回屋歇着,晓荷没有听婆婆的,坚持和婆婆一起做好了早饭,端给公公和婆婆。公婆打心眼里夸晓荷懂事。
  吃完早饭,婆婆给晓荷准备了礼物。今天也是晓荷“回门”的日子,她很不放心身体欠佳的妈妈,昨晚临睡前心里就一直想到孤单的妈妈,所以迅速带好礼物和晓峰一起去了娘家。
  腊月二十八早上,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天,晓峰妈又准备好了很多礼物,这些礼物是带给晓峰家亲戚的。这一次的礼物,七大姑八大姨都要带到,这是本村的风俗习惯,新人结婚后,新媳妇要有一次熟悉和认识男人家亲戚的一个过程,通过一家一家走访亲戚联络感情,拉近距离。在这些天里,晓峰骑着晓荷许配来的自行车,晓荷坐在后座上,双手幸福地搂紧晓峰的腰,每天清晨就出发,一天跑一家或者跑两家亲戚,他俩骑着车子的身影亲密无间地融合在一起,欢声笑语撒满了每一条道路。
  婚后十天的礼俗过完后,晓峰就和晓荷正式开启了他们幸福平淡的小家庭生活!八十年代末期改革开放的潮流遍及了全国各地,麻姑山下的麻姑村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加快了发展的脚步,万元户,暴发户也出现在这个山脚下的乡村里。
  晓峰是一个八十年代末期退伍的消防兵,退伍回村那天他依旧穿着一身军装。一顶军绿色的大盖帽戴在头上,一道金黄色的麦穗缠绕在帽檐,一颗闪亮的帽徽醒目地吸引着人们的眼线。
  几年来,经过风吹日晒和军训出警,把晓峰从一个弱不禁风的瘦毛孩变成了一个身材魁梧,皮肤健康油亮的大小伙。他那身洗得发白的橄榄绿,衬着健硕强壮的躯体,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深深地牵引着众人的目光。你看他那潇洒的身姿,另类的谈吐,仿佛是电影明星郭富城来到村里一样,紧紧地束缚着十里八乡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们。
  在这些女孩子们中间,晓峰能够看上的就没几个。唯独村南边那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不爱言语的姑娘,无缘无故撞进了他的视线。
  这姑娘叫晓荷,全名李佳荷。前半年刚从县里的高中毕业回到村里。晓峰听人说晓荷的父亲在她高考结束不久,因为身患肺癌晚期,经医治无效去世了,如今家里就剩下晓荷的母亲和晓荷相依为命。
  晓荷本是打算高考落榜后再去县里的高中复读一年,然后去上大学的,可父亲的突然离世,中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母亲接受不了父亲猛然离去的现实,还没葬完父亲就病倒了。晓荷含着眼泪把上学的心愿咽进肚子里,默默承担起养家的责任。
  由于父亲在世时特别重视晓荷的学业,高中三年基本没有让她接触过农活,现在让晓荷接手家里的几亩责任田着实很困难。但晓荷是个很聪明、能吃苦的孩子,她知道家里目前的情况,就毫不犹豫地挑起家里家外的一切重担。
  晓荷的父亲是在一个初夏的晚上去世的,他生前种了一亩多棉花,两亩多谷子,如今等着晓荷去打理。棉花苗经过除草,喷药和打顶已经长到快半人高了,谷苗也在晓荷的照料下渐渐拔节长大。
  立秋后的一个正午,天气又闷又热,在灶间烧火做饭的晓荷热得满头大汗。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柴火的闷烟一直在灶间里挤着,由一丝变成一团,由一团变成一片。它们在不足三平方的小灶间拥挤着,飞舞着,烟囱仿佛堵了一般,浓烈的灰烟熏得晓荷眼睛直流泪。晓荷一边干咳着,一边用右手的手背擦拭着眼泪。好不容易做好饭,晓荷赶紧给母亲端去一碗,到灶房外墙跟上的脸盆边撩几把凉水抹了一把脸,自己也端了一碗饭去大门外的胡同口乘凉。
  胡同口紧连着街道,有几个邻居已经在街口的阴凉处吃饭。邻居王大婶看见晓荷出来了,向她打招呼:女,你妈好点了吗?
  晓荷微笑着礼貌回道:好多了,谢谢婶子关心!
  过来吧,这边有风,凉快点!坐着个石头上慢慢吃。婶子指着旁边的一个石头叫晓荷。
  晓荷羞答答地端着碗和婶子们坐在了一起。
  就在晓荷端着碗走到街口的那一刻,街北头也有几个人正在坐街口吃饭。晓峰这时候也正端着碗在村北头的街口和人聊天,他一边往嘴里扒拉着饭,一边注视着南边。突然他的眼神盯住南边不动了!
  晓峰身边站着一起吃饭的是初中男同学小俊,他头也没回地问小俊:哎哎哎,快看,南边那个女孩是谁,是不是咱村里的?
  小俊顺着晓峰的手望过去,晓荷正端着碗坐下来。
  哈哈,那是李叔家的晓荷呀,咱们上初一时坐你前面的,你不认识了吗?
  啊?我……我还真没认出来。晓峰尴尬地收回手,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此刻,他机械地往嘴里拨拉着碗里的面条,心里却像有一只小鹿在撞。
  晓峰也不知道自己吃的面条是什么味道了,只是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嘴里送,眼睛却死死盯着南边的晓荷看,心里想: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竟然看不到她有一丝小时候的影子了!
  旁边的小俊听不见晓峰的声音了,瞟了一眼才发现晓峰的举动,他嘻嘻哈哈地扯着晓峰的胳膊:嗨嗨!面条吃到鼻子里了!
  晓峰不情愿地回过头,表情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一、应媒人
   那天下午,晓荷家里来了两位客人。
  午饭过后,大家基本都回家歇着了,即使有农活也要等到太阳不太毒时再去地里。晓荷就坐在屋里陪母亲聊天,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喊:晓荷,快出来看看,你猜,谁来看你了!
  晓荷撩起挂在堂屋门上的竹帘子,看见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从大门进来。矮的是小俊,这段时间她在村里见过几次,可小俊身后跟着的大个子,穿一件白色体恤,一条宽松的军裤,一双军用胶鞋的男青年又是谁呢?仔细看看那青年的笑容时曾相似,可又找不到确切的答案。
  晓荷还没找到答案时,俩青年已走到堂屋前,晓荷撩高门帘侧过身,让他们进屋。就听见高个子在和晓荷妈打招呼:婶子你好吗?身体怎么样了?
  晓荷妈抬头一看,也是一脸懵:你是?你是哪家的孩子?
  小俊在一边看得乐起来:婶子,他就是上个月退伍回来的晓峰啊。
  晓峰?晓荷一惊!这又高大又威武的青年,会是那个瘦弱黑小的男生吗?她脑海里出现的是上初一时,坐在她身后那个黑小子的模样。
  是嘛,晓峰变了,变得婶子都认不出来了!怪不得我听别人说晓峰当兵几年完全变了个样呢!晓荷妈一边这样说,一边吆喝晓荷:女,你在那愣啥呢?快给你同学倒点水啊!
  对对,倒点水!晓荷愣过神来,慌乱拿起暖瓶和水缸子。
  晓荷妈和晓峰寒暄了几句,问了问他家里的情况和在部队怎么样,就识趣地拿了小板凳到门外胡同乘凉去了。
  晓荷,晓峰和小俊他们三个在屋里一会聊到在校的那些糗事,一会聊到从学校出来到社会上的不适应,还是晓峰机灵,他巧妙地捕捉到了一条信息:晓荷还没处对象。
  聊天的过程中,晓峰用眼神示意小俊,因为他们在来的路上就商量好了,要打探一下晓荷的情况。
  小俊会意,笑眯眯地问晓荷:听说有不少媒人来你家里提亲呢,怎么样啊,找到合适的了吗?
  晓荷的脸马上就羞红了,她低着头小声说:是挺烦心的,见不见的就有人来报媒,我真想把媒人撵出去,多清净清净,可我妈说不能那样做。还说人家是办好事情嘞,咱不能无理。说完她无奈地摇摇头。
  是啊,那样做可不对。晓峰和小俊都同时说。
  晓峰又推了小俊一把,小俊又接着问:那有没有入老同学法眼的白马王子呢?
  什么呀,我就完全没答应见任何人,没感觉。晓荷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小俊和晓峰会意地一笑,偷偷地比了个“耶”的造型,又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些,就借故告辞了,临走时他俩还故意给晓荷留下话,明天还来找老同学聊天,晓荷出于礼貌,也应了下来。
  第二天,不到中午,晓峰就来了,这次是他一个人来的。晓荷不太自然地把他迎进屋。没有小俊这个“第三者”在,他俩倒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晓峰想了一晚上的那么多话,到了晓荷面前竟然都说不出来了,他蔫蔫地尴尬坐着。
  好像过了许久,还是晓荷打破了紧张气氛。晓荷说:我听别人说当消防兵特别辛苦,特别累,是这样吗?
  说到消防兵,晓峰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他的话题像黄河决了堤,那哗哗地语速,让晓荷听得又激动又崇拜,她恨不得自己也变作一个男子汉,去体验一下那令人热血澎湃的军营生活。
  就这样,他俩越聊越起劲,中午饭时间快到了,晓荷妈看见两人聊得热火朝天的,就悄然去了灶房,和好一块白面,再用大擀面杖擀得又薄又匀,然后又切了两个从菜园子里摘回来的西红柿,用家里那只老母鸡早上新下的蛋做了卤。晓荷妈做饭时多了一个心眼,多预备出一大碗,她怕万一到吃饭的点,晓峰还蹲在这里,她总不能撵人家出去嘛!
  果然饭已经做好了,晓峰还没有回家的意思,端上饭,晓荷妈客气地让晓峰吃一碗,晓峰竟然嘻嘻哈哈地接受了!晓荷妈在心里偷偷地笑了,她心想,现在的孩子们胆子可真大呀!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晓峰总能找到理由来和晓荷聊天,即使晓荷要去地里做农活,他也总是找理由一起去。过了十天半月之后,晓峰竟然婶子长,婶子短地与晓荷妈拉起家常来,而且他还表示他对晓荷是认真的,他喜欢晓荷,并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陪伴晓荷。
  晓荷妈听到这些话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眼前这个挺有男人气的小伙子喜欢自己的女儿,并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忧的是晓峰这么滑溜的人,他们以后能不能过好日子呢?
  晓峰好像看透了晓荷妈的心思,一再保证让晓荷妈放心,他会竭尽全力照顾好晓荷。
  晓荷妈看到晓峰决心那么大,又心想通过这几年的军旅生活,晓峰的确也长大了,而且非常懂礼貌明事理,就只好默许了。但她认真吩咐晓峰说:你们年龄还小,社会经验也不足,既然有心思处朋友,就首先要回家告诉自己的父母。父母是过来人,知道有些事应该怎么办。要谈婚论嫁,最起码应该先找个媒人来。人常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麻姑村自古以来就是这个传统风俗,咱虽然是一个村子的,但没有媒人在两家人中间做疏导工作,好多事情还是不好处理的。
  晓峰点点头认可说:我这就回去告诉爸妈,让爸妈应个媒人来提亲。
  
  二、打听亲戚
  晓峰喜咪咪地回家去找父母了,晓荷妈坐下来和女儿谈起了心事。
  晓荷妈也看得出对这件事,晓荷没有持反对的态度。就给晓荷说:婚姻是人生的头等大事,一定不能含糊,特别是在风俗习惯方面,一定要尊重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如果你和晓峰打算订婚,我们就要发动自家的亲人,打听一下他们家的亲戚。
  晓荷问:妈,什么是打听亲戚?亲戚为什么还要打听?
  晓荷妈坐在炕沿上拉着晓荷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打听亲戚是咱们这一片的一个风俗,就是看对方亲戚的“好坏”。这个好坏不单是包涵人品的好坏,最主要的是一个暗词,这里的“好”是指亲戚家祖辈没有“狐臭”一说,如果亲戚不好,就是指他们亲戚里或祖辈上有患“狐臭”的。而“狐臭”这个词,大家都很避讳,不能明说出来,一直以来,咱们本地人就用“亲戚好坏”这句话来代替这句有没有“狐臭”。
  晓荷感到疑惑,问:为什么有“狐臭”就是不好呢?就不可以交往呢?
  晓荷妈说:孩子,你不懂,按说“狐臭”是一种病,有这个病的人,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常年会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这个气味很特殊,有时候从人身边经过都可以清晰地闻到,这种病还有很强的遗传性,医学上不好治,所以家族里一个人有了这种病,就有可能遗传给子孙后代,咱农村就把这些称之为亲戚不好。
  晓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自己的脚尖。
  晓荷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拉起晓荷的手说:闺女,你的婚姻大事妈不做决定权,但是你得给妈保证,如果亲戚不好,你可千万不能相处,因为这会影响到你的姊妹和所有的亲戚。如果一个女孩嫁给亲戚不好的男人,女孩一家就会被断定为亲戚不好了,以后世代都不能翻身,所以你的哥哥姐姐一定也不会同意的。有些嫁给亲戚不好的女人,她的整个家族就会不再认她,祖祖辈辈不再与她来往,她一辈子就会没有娘家人,孤单终身!那样的一辈子会很可怜的!
  晓荷说:妈,我虽然还不太明白您说的这些情况,但您放心,我不会因为我自己的事情去影响别人的。我向您保证,我以后找对象不管贫富如何,但必须要亲戚好!
  晓荷妈看到女儿纯真的表情,开心地笑了。
  
  三、初次见面,正式见面
  因为考虑到亲戚问题,晓荷妈这些天是坐卧不宁,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第一次谈对象就受阻。还好的是经过几天多方打听,晓峰家的亲戚都挺好,并没有亲戚不好这一说,晓荷妈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晓峰回家给父母亲说明了心思,两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虽然不是一个生产队,相隔也就几百米,李家的为人处事晓峰妈也很清楚,晓荷妈和晓荷都是挺好的人,他们也很喜欢晓荷一家。既然儿子亲自谈好了,不用他二老操心为晓峰张罗对象的事了,他们很开心,马上去找了个媒人。
  这个媒人就在晓荷家房背后住着,论辈分,和晓荷是一辈人。他也称晓荷妈为婶子。
  那一天媒人提了一盒甜薄脆黑芝麻饼干去晓荷家,晓荷妈接待了他。
  媒人说明来意,晓荷妈说:虽然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但还要尽量避嫌,两家商量着办事好,一切都按咱这里的风俗习惯来。
  媒人说:婶子,您放心,咱一定按风俗习惯来。既然两个孩子都两情相悦,他们年龄也不小了,男方提出来订婚一事,婶子,闺女是您家的,您说咱按什么步骤来?
  晓荷妈说:咱这里兴的就是初次见面、正式见面那些,看人家男方有什么打算吧?
  媒人说:我就知道婶子您是明白人,也好说话。男方的意思是咱都是一个村的相邻,都互相了解,就简便一点,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一起办了吧?这样双方都可以省点事。
  晓荷妈心想了一下,表明态度说可以的。于是就按照晓峰妈的意思把初次见面和正式见面放在一起,日子定在了这个月的十三,说是占个三六九吉利。
印象书社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印象书社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一见钟情
下一篇:牛娭毑吹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