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焠爱

焠爱


  夜色降临,月亮悄悄爬上枝头。他坐在一座新坟前,摆上祭祀品,漱漱流泪不止,一杯又一杯,与里面的她对饮数说。
  他和她,大山深处的孩子,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那年高考,双双落第,又回到大山深处,结婚孕子,过着夫唱妇随的生活。爱,比蜜甜,家里的一切都是她说了算。
  两个孩子逐渐长大,靠土地刨食的方式,难以维持生活。她和他逐渐争吵不休,甚至争吵成了家常便饭。大儿子憨厚老实,几次相亲,不是因为乡镇上没房,就是因为家里没钱没车,女方摇头而去。二儿子倒是机灵,刚上中学,一个又一个女朋友紧随而来。大儿子的婚姻艰难,面对二儿子耍女朋友的事,她只好默默地掏钱支持。生活上的拮据,压得她整日都直不起腰来。几次试图提议,孩子他爹,你进城打工挣点钱吧,不然,这日子怎么熬啊?
  哎!我一技之长都没,进城又能干点啥呢?羞愧的他,低下了头,几乎埋在裤裆里。他沉默一会儿,又抬起头来,鼓足勇气,双目凝视她说,山里的光棍这么多,我进城打工,岂能放心你一人在家呢?
  我……你……气得她摇头无语,老半天嘴角边才挤出一句,要不,我进城打工挣点钱吧?
  你去?他频频摇头说,城里就像大染缸,到时候,我怎么能认出你来啊?村西头那狗宝家的媳妇,进城才一年,就被染没了,我……
  她无言以对,望着窗外的夜色,心里滴血又流泪不止。
  春节期间,城里做家政工作的茶花(闺蜜),穿金戴银地回来了。两人抱头述说了一夜,她,泪流了一夜,湿透了枕巾。最终,她高昂头,挥泪与他依依离别,跟随着茶花来到城里。
  进入城里,她也找了一份家政工作,虽然工作比较辛苦,但工资还算不错,心满意足。钱寄回家,他特意买了一瓶老酒烧,就着花生米,喝了一盅。酒下肚,多了几分忧愁。
  工作的勤勉与负责的态度,她受到公司领导的表扬与嘉奖。一天,领导告诉她,一个退休职工贾正经,需要一个保姆,包吃包住,月薪过万,但,他是一个难缠的主,都换了几拨人,能否挑战一下自我?
  贾正经,一个企业退休职工,膝下育有两儿一个女。老大企业老总,老二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女儿房地产商,个个家庭都殷实富裕。老伴去世后,子女们请他一起居住,都被他一一拒绝了。子女们没办法,试图介绍一个新伴,照顾他晚年生活,就连出钱请的保姆都被骂走几拨人。简直就是一个倔老头,油盐不进,谁拿他都没办法。
  拿着体检报告回到宿舍,失落的她,彻底失眠了。医生说,乳腺上的病,以后花费不少。家里还没脱离苦海,又要坠入深渊,我……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包吃包住,月薪过万,这么优厚的工资,又到哪儿去找呢?要是能干上几年,老大老二的婚房不就有着落了吗?她想了一夜,最终下定决心,应诺了领导的派遣。
  贾正经见到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身泥腿子气息,他摇头摆手说,你走吧,你走吧,我年纪轻轻的,要啥保姆啊?
  我……她心里一怔,这怎么办呢?就这样回去,月薪过万就没了,等于是儿子以后的婚房没了,她沉默一会儿,灵机一动,大声嘟囔说,反正第一月的工资我都拿了,拿了岂能退,你就看着办吧?
  这一招,还真灵。傲气的贾正经,虽说兜里有钱,但从未吃过亏。钱都付过了,一点好处都没捞着,岂能是他贾正经的个性。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忽又站起身来,瞥了一眼她,叹气说,随你的便吧。
  那好!我就随便一月就走。她借坡下驴,赶紧放下东西,收拾房间起来。她也没问他,究竟喜欢吃啥,就按领导告诉的备案,做起大山深处的饭菜来。饭菜端上桌子,贾正经起初不肯动筷子。一旁的她,啥话都不说,吧嗒嘴唇,自管自地吃起来,吃得他口水滴塔,慢慢地动起了筷子。他这一动,就再也没有收住过嘴。
  也许,时光是一把锋利的刀,又或许是一团粘合剂。曾经傲气的贾正经,逐渐没了脾气,平时大鱼大肉惯了,但在她的厨艺之下,粗茶淡饭吃起来更加香甜可口,精气神倍增,炒股也得心应手。在贾正经的心里,似乎她的到来,给他带来了欢乐,更带来了财运。在日常生活里,逐渐离不了她。
  一晃时间过了两年,贾正经依赖她的意味越来越强,似乎找回到老伴在的时光。他油光焕发,看上去,年轻了许多。子女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对她的付出,无不感激,从各个方面予以补偿,以表谢意。
  一天,爱炒股的贾正经,在她无意的一句话之中,炒股大赚了一笔,心里大喜。晚饭时,他拿出珍藏已久的洋酒来,欲与她对饮庆贺。腼腆的她,摇头拱手拒绝。
  今儿炒股大赚,也有你的一份功劳,若没你的一句话提醒,我岂能大赚一笔呢?难堪的贾正经,端起酒杯托辞说,古人云,见钱有份,今儿炒股赚的钱,分你十万。
  十万?心动的她,心里咯咚一下,多少日子才能挣到十万块啊,那儿子以后的婚房不就容易多了吗?她淳朴的脸,刷的一下通红,缓缓端起酒杯,与他碰杯一饮而尽。
  她哪里知道,喝红酒,那是慢慢摇晃酒杯,小口入嘴,品尝酒精那芳香。咕噜一杯红酒下肚,更何况又是“洋酒”呢!后劲力足。她味蕾舒张,醇香入嘴,十分爽口,越喝越想喝。几杯酒下肚,心里的烈火熊熊燃烧起来,整个身子飘飘然,如醉欲仙,无法抑制,也根本没法抑制。
  她走进浴室,从头到脚,淋浴一番,还是火辣辣的。打开浴室的一刹那之间,望见沙发上坐着大山深处那位心爱的他,她扔掉身上的浴巾,一丝不挂,踉踉跄跄扑过去,依偎在他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恸哭起来。
  面对突其而来的状况,贾正经心里一怔,缓缓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抱起她,走进卧室里,彼此融为一体。她没有抗拒,他没有顾忌,粗狂的喘息之声,划破夜空,传到大山深处——他的酒杯里。一杯老酒烧,三粒花生米都没就完,他端起酒杯,似乎她一下从酒杯里冒出来一般,与他亲昵。
  夜色沉寂,谁都有醉的时候,更何况一直压抑的她呢?唯有窗外的雨,拍打玻璃窗,留下一道又一道划痕。
  酒清醒之后,看着身旁的贾正经,她簌簌地流泪不止。心里边,一边是儿子的婚房,一边是贾正经的侵蚀,她沉默了一会儿,抹掉眼泪,又躺了下去,装作啥事都没发生,依偎在他身旁,欣赏着男人的体香。
  贾正经酒劲醒来,瞅见她一丝不挂地依偎在身旁,心里也是波澜壮阔不已。老伴走后,尘封已久的心扉,豁然打开,似乎又回到年轻的时代。一番心里斗争之后,他鼓起勇气,抚摸她的额头说,我对不起你,但,对我一时的浴火,会对你负责的。
  她一语不发,心底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双目凝视,任凭他的手周身滑动。
  说实话,你到我家里来那一刹那,我看到了我老伴的身影,屋里满是醉人的芬芳,我彻底被你俘虏,我……一本正经的贾正经,似乎在忏悔,似乎又在为自己的行为在找借口。
  不亏是一名退休老职工,此番话一出,彻底把她镇住了。她没说什么,心里满是大山深处煎熬的日子,还有两个儿子的未来。
  我们结婚吧?贾正经紧紧搂住她说,我再给你五十万,你与他离婚。
  五十万?她心里一怔,从小长到大,从未见到过这么的多钱,在乡镇上足购买两套三房两厅了。两套房,两个儿子一人一套,结婚足够用了。她心里盘算着,以后的日子,究竟该如何过呢?
  我死后,这套房子都归你所有。贾正经见她不搭话茬,又追加一码说,我知道,你舍不得他,可这么多年来,他屈居在农村,又能给你什么呢?不为你自个想想,也得为两个孩子想想啊?生活嘛,就得活,更要活出一个样来。
  或许,农村种种的艰难;又或许,贾正经此时诱惑的言语吧。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座固守的最后城池,再次被击破。她翻身起来,抹掉眼泪,轻轻地压住了他嶙峋的身体。
  她再次来到医院,拿到自个的检查报告单,簌簌流泪不止。医生建议她,乳腺癌,尽早切除可以治愈的。一想到一笔可观的手术费,她离开了医院,几夜失眠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回到了大山深处。
  他见到她,一番的喜悦难以言表,收拾好房间,与她述说心里的知心话,及儿子们的成长经历。她依偎在他怀里,仔细地聆听,情到深处,她依了他所有男人所想的意愿。
  她没有推脱,尽力地配合,不知咋地,事与愿违,却不欢而散。她穿好衣服,流泪说,为了两个儿子的幸福,我们离婚吧!
  离婚?他瞬间愣住了,老半天,嘴角极不情愿地挤出一句,你与那老头……
  我给你六十万,足够两个儿子在乡镇上买上婚房了。她说罢,垂下曾经高昂的头,几乎埋在裤裆里。
  他傻愣无语,双目凝视她。她再次脱掉衣服,满目泪花,缓缓地靠了过去,紧紧地抱住她。他下意识地推开她,奔进大山的夜色之中。
  她与他离婚了,那曾经的青梅竹马,那曾经的海誓山盟,犹如大山的秋风,吹得无影无踪。她独自一人,走出大山,什么都没带,不,带着满脸的泪痕,离开了生养的大山,还有心底里最爱的他。或许,她心里的酸楚,只有山里的秋风知道。
  她走了,与贾正经以夫妻的身份生活在一起。
  不久之后,他在乡镇上购买了两套房子。两个儿子都先后结婚育子,他并没高兴起来,却醉爱上了老酒烧,见女人就骂,臭娘们,一脚揣了老子,不得好死。
  没过几年,贾正经一病不起,临终之前,当作子女的面,兑现了承诺,房子归她名下,并留下一笔丰厚的存款。子女们都没有反对,她也没有拒绝,他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出殡结束那天,她拿出房产证和存折,一并归还给贾正经的三个子女,仅留下自个的那份劳务费。
  她拖着自个的衣服走了,留下一片云彩,来到另外一个城市,找了一份环卫清洁工的工作——打扫厕所,独自蜗居,与病魔继续缠斗。
  一年秋天,茶花满脸泪痕地回到大山深处,带回她的骨灰。同时带回来她生前的几张检查报告单,及环卫工作时积攒下来的存款单。
  原来,她早就患上了乳腺癌,与他离婚,只是不愿拖累他而已,儿子已经成婚育子,她心满意足,没什么遗憾可以留下的了。至于她与贾正经的事,谁是谁非,那就留给世人去述说吧。
  听完茶花的讲述,他哭了,泪湿了一地,拖着僵硬的双腿,将她埋在两人曾经仰望星空的地方,举杯与她对饮。
  2022.1.1草于烟台
印象书社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印象书社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雪霁
下一篇:第二次相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