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唯有认知可以改变一切

唯有认知可以改变一切

时下,随着互联网时代的进一步深入,抖音也随之诞生,火爆起来。但凡玩手机的人十有八九都在刷抖音。不论是办公室,还是在宿舍,亦或是街角,或是干别的什么,人们都沉浸在抖音之中,乐…

我家的老槐树

我家的老槐树

在我家的四合院里,后院有一棵高大而粗壮的老槐树。这棵老槐树属于国槐类,有大约150多年的历史。树高大约有10米,树冠呈巨大的伞形状,投在地面的阴影面积大约有一百多平方米,树干笔直,…

中年所想

中年所想

一 如果时光匆匆都只是一个个故事,映带的桃花会红于往日吗? 我在路上行走,不知道风吹来的方向。人群中是谁在偷偷地捡起孤独?孤独在每个城市依旧存在,孤独与身上的行囊一样,只给注视…

爱上秋天,恋上一座城

爱上秋天,恋上一座城

突然就想写一篇关于秋天的文章,在浏览[谁最中国]的时候,看到一句话“当满城尽带秋意的时候,秋,就是另一座城”。郁达夫《故都的秋》,第一句话就是,“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总是好…

那片盐碱地

那片盐碱地

广袤无垠的华北平原上,有一个小村庄,坐落在商河城南一马平川的大盐碱地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就是万家坊。它太小,即使发展到现在,也不过是百十户人家。它是那样的渺小,以至于…

那云   那山   那片绿

那云 那山 那片绿

一 夜宿六景镇 2022年7月22日,天气晴朗,上午吃过早餐,我们从东莞出发,下午到达广西南宁市的六景镇。之所以选择住六景镇,是因为这里距离高速路很近,大约两三公里。广东广西天气炎热,…

再访沐雨潭

再访沐雨潭

一 沐雨潭,一个藏在深山人不识的神仙潭。 神仙潭的美,不在于它的景,而在于它的传说。 传说有一位名叫陈太保的仙人,有一天放牛至此,闲来无事时,在牛旁边徒手挖出了一个水潭。挖完水…

小故事“味”与生活

小故事“味”与生活

1辣味小述 十月,国庆小长假,阳光下已经感觉到秋季的舒适,吹着凉风,走出家门,在一座没有受到三年疫情困扰的海滨城市来说,安逸和幸福让人倍感身为国人的骄傲满足,放开心情,开着车…

记一次有意义的旅游

记一次有意义的旅游

早饭后,带国燕和鲍冬梅到东良店后面的鸡龙河风景区游玩。因为疫情,鸡龙河所有的停车场入口都被挡住了,这里也不例外。车进不去,又不能停在沿河路上,只能停在入口处一小块狭窄的地方…

春雨中独特的风景

春雨中独特的风景

雨近了、远了、去了、又来了,四季在雨中逐渐消逝。走在春雨里,我怀有别样的感慨,时间流逝在万物的枯荣中,人生消释在四季的更替里,不论是狂暴的夏雨,还是悲情的秋雨或平静的冬雨,…

拐角处的金达莱

拐角处的金达莱

一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那个春天,在破旧而灰暗的锅炉房里寄居的我们,还在痛苦中求索中,寻找着生活的方向。每天我们都以锅炉房为生活的起点,满怀信心地奔向城市的中心。当暮色向晚,我…

秋天,走进植物园

秋天,走进植物园

一 住在宝鸡,却像个过客。这个秋天我光荣离岗了,终于可以放慢脚步,仔细目睹这座古城秋日里的芳容。 看宝鸡的秋景,最好的去处非宝鸡植物园莫属。熹微初露时,我沿着渭河大桥进入植物园…

果香飘溢故乡情

果香飘溢故乡情

一 我的故乡位于秀美的辽南地区,依山傍水,是辽南地区有名的“水果之乡”,盛产各种水果,有苹果、葡萄、李子、蜜桃等,独特的山区土质和温润的气候条件,孕育的水果格外香甜、水润,苹…

徘徊在鲁迅墓前

徘徊在鲁迅墓前

鲁迅墓,位于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2288号,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10月19日,鲁迅在上海逝世,原遗体葬于万国公墓东侧F区,后迁墓至上海鲁迅公园(虹口公园)内。 鲁迅墓绿地两边通道外沿各…

拾秋味

拾秋味

十一正好赶上疫情,原定出岛的计划只好搁浅,来个岛内游吧,周边又太过熟悉,都说熟悉的地方无风景,也只好作罢。窝在家里的我,百无聊赖。看看书,码码字,尔后再刷刷小视频,傻傻的呵…

一波三折

一波三折

一 二〇二二年的夏天,很不平静,颇有些艰难。罕见的高温天气席卷全球,国内一些地方,也持续高烧不退,四十度以上的高温天气,在一些省市频频出现。进入八月份,全国疫情又严峻起来,作…

晚春游河

晚春游河

今天又来到鸡龙河,不过是从鸡龙河南岸的沿河路上走的。 我想找个停车场停车,无奈这些停车场还是被障碍物堵塞者。原来只开放了五洲广场后面河北岸的一个停车场,别的都没有开放,看来疫…

三寸金莲

三寸金莲

一 当时太小,初次听到三寸金莲,还以为是一种什么花儿、粉儿呀、朵儿的呢。仅凭想象那花一定鲜活,明丽;那粉儿一定香喷喷,白似雪花,香溢如梅;而那朵儿,也是无可挑剔,美轮美奂的。…

我的奶奶

我的奶奶

我的奶奶其实是外祖母,可能各个地方的叫法不同吧,我们这儿把外祖母和奶奶统称为奶奶,只不过把外祖母的奶奶前面加了一个外——外奶奶,但是我觉得叫外奶奶有点生疏,所以就叫奶奶。 奶…

锄

一 在我很小的时候,记得母亲常常提及父亲多般的“手艺”。 父亲年轻时学过木匠,桌椅柜橱都能做得像模像样,但从没有给家里做过一件家具;他也学过瓦匠,三村五里好多人家的房子都留有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