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跛脚狗

跛脚狗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文化的风骨

文化的风骨

说来很巧,最近刚刚看完一部有关戏剧的小说,感觉触摸到了一点戏剧的边角,意犹未尽,电视剧《鬓边不是海棠红》却恰好来到了我的眼前,一看,真是情难自控,让素来日追剧不过三集的我破…

一座穿越时空的小村

一座穿越时空的小村

如果说,江永是一块宝地,那么,上甘棠古村就是这块宝地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走进上甘棠古村,仿若穿越了时空,折回了遥远,步入一个神秘而诱人的“世外桃源”! 上甘棠古村,距江永县城西…

二舅妈

二舅妈

一 正月里走亲戚,是我家乡的传统习俗,亲戚们在相互的走动中,关系会变得更加密切。母亲在电话中说,二姨和她的两个女儿初三来给她拜年了,不但给她买了各式各样的节日礼品,而且还往她…

长征路菜市的烟火味

长征路菜市的烟火味

昆德拉说,生活是我们的宗教。 你我等芸芸众生,置身凡尘,食人间烟火,总免不了一日三餐的繁琐。逛菜市场,对我们来说,是平日生活里自然而然的事。作家汪曾祺曾在《食道旧寻》中写到:…

年味

年味

年味是什么?是那一屋子的温暖,是久违的相聚和亲人们的欢声笑语。 年味是什么?是那忙前忙后的身影,还有那一桌丰盛的菜肴。 年味是什么?是别离时父母手中早已备好的大包小包,反复地叮…

小站练兵园

小站练兵园

提起天津小站,人们总会想起声名远播的小站稻。可是,对于有“历史控”的人,比如我,首先想到的却是清朝末年小站练兵的激情岁月。小站练兵开启了中国近代陆军的先河,后来,参与小站练…

母亲的面灯盏

母亲的面灯盏

正月十五一大早,陇东一带的女人们就忙碌开了,因为这一天要蒸面灯盏,正月十五点面灯盏是陇东由来已久的习俗,至少有数百年的历史。 打我记事起,每年正月十五的早上,母亲开始忙碌,先…

静看落日

静看落日

题记:你落日的心情,和你此时的心情,共同组合着产生一份不可言述的奇妙。 (一) 特殊时期,总有特殊的事在发生着。 去年封城的四个月里,做得最大一件事,就是把一座城市的落日仔细地…

补交车费

补交车费

很多事情,不是钱的问题。 网络消息,《长津湖》票房收入30个亿,火爆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震惊中外,拍成电影,当然吸引观众。谁不爱国? 晚上,几个文友在八一路彭厨餐馆聚会,觥筹…

背垭河山梁

背垭河山梁

背垭河山梁,在乡村公路还没有修通之前,是一条南来北往的山间小路;在乡村公路修通之后,这条山间小路在也无人问津了,因为公路取代了山间小路。不过在经过背垭河山梁还有一棵苍老的枫…

秋叶红了

秋叶红了

表哥打电话说过几天给儿子办婚事,要我回老家“热闹热闹”。和姐妹们打了一通电话。一拍即合,是日,由二姐夫驾车直奔老家而去。 深秋时分,早晨的阳光直射进车内,暖洋洋的,大姐二姐和…

母亲•姥姥

母亲•姥姥

一、母亲 前几天,我回故乡的小镇看望哥哥,买了两袋汤圆,几斤水果。 哥哥见我拎着汤圆,开口道:“来就来,买啥汤圆嘛!” 我说:“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马上元宵节了,也得有个仪式感嘛…

上坟

上坟

冬日暖阳,满怀柔情,有意无意地向着西天溜达。野外,满目冷色,冬眠的植物还在沉睡,枯草瘦枝蓄势待发。元宵节前几天,按照本地风俗习惯,是上坟的日子。 通往公墓的水泥小路格外狭窄,…

奶奶高寿

奶奶高寿

奶奶,王兰英,今年97岁高寿,却耳聪目明,没有一点老态龙钟的形象。而且每天早晨,起床后与许多晨练的乡亲们共同散步在乡村的水泥路上,只是手里多了根拐杖,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走路速度…

网中情也真     散文

网中情也真 散文

2000年,我参加省级骨干教师培训,拿到计算机等级考试的高级证书,狠狠心买了一台电脑。从此走进一个新奇而神秘的网络世界。注册一个五位数QQ号,第一个加了叫“北海船长”的朋友。他带我…

鸡蛋蔬菜饼

鸡蛋蔬菜饼

蔬菜鸡蛋饼 妹妹早晨就爱煎鸡蛋饼买了这个煎锅可中上用了,今天早晨是用萝卜芹菜煎的鸡蛋饼。 妹妹刀工不好,萝卜条切得老粗,吃起来咯吱咯吱的。妹妹说萝卜不吃就糠了。 从营养学来说,…

老屋 (散文)

老屋 (散文)

老街、老屋、老树、老物件……它们沉默不语,淡定在悠长的岁月里,定格在冬日的阳光中。静静的、暖暖的,触动心中最温柔的一角。 ——题记 父亲去世的第二天,按照家乡风俗,我们要回老屋…

星光

星光

路还很远,一直都不是美景,家的方向依然牵挂,而我的眼神注入了星光。点点的光亮伴随着月色起舞,阵阵凉风吹醒了睡梦的青年,天边的轮廓是那么清晰,却又越来越远,游子的命运将会在哪…

猫

友人送来那只猫的时候它才刚满月,装在一个编织袋里,编织袋上用烟头烫了几个洞。我们并不敢贸然伸手去抓,从那些小洞窥探,它很小,探着脑袋,并没有太多惊慌。母亲小心翼翼地放出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