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秋夜闲游上海外滩

秋夜闲游上海外滩

这一次到上海外滩去看夜景,倒显得有几分从容和闲雅。相较以前,我的身体好多了,心情开朗了许多。我和妻在医院附近旅店里住下后,略略休息,吃了晚饭,就迫不及待地向外滩进发。 去外滩…

凤凰山秋游

凤凰山秋游

一 万万没有想到,当我来到凤凰山脚下的时候,十年前的那条小路、那个广场、那一眼就能看到的周公庙全景找不到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气势恢宏的周原仿古景区。别的不说,单就那雄伟壮观…

难忘那“拾秋”的岁月

难忘那“拾秋”的岁月

家乡有民谚说:“看不完的大戏,拾不完的秋。”是的,我怎么也难以忘记那“拾秋”的岁月。 所谓“拾秋”就是在每年秋收季节到来时,生产队就安排社员们下到地里田里收获玉米或者水稻,大…

咏雪

咏雪

前几日,也正应了“小雪”的时节,我所在的城市里,有的地方沸沸扬扬地下了一场雪,微信朋友圈里的雪景还是蛮招人喜爱的;有的地方则零零散散地也下了雪,在地上站不住,一会儿工夫就融…

履痕

履痕

李昱在《菩萨蛮》中写道:“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读到这里,我曾傻傻地想,那是一双怎样美的鞋呀,提着舍不得穿么?后来才知是写幽会的女子慌张逃离,来不及穿鞋子,才提着鞋溜跑…

秋晨

秋晨

秋天的清晨,一部无簧的、旧篷马车奔向省内的小县城,沿着早有的传送官路隆隆向前方行驶,这种一部很古老的马车眼下已经很少了,只有经商人、贩牲口的、经济不太好的人们才肯搭坐。车子…

祖国之歌

祖国之歌

仰望国旗 国旗上的五星,像五朵金花,五朵圣洁的花。那是从烈焰里盛开的花朵,那是血火中盛开的花朵,在中华大地,在中国人所能到达的地方,以几何之美,灼然开放。 蓝天、红旗、金星,多…

陈悦的箫声笛语

陈悦的箫声笛语

关于音乐,我最喜欢没有歌词的纯音乐,因为它能带给我无限遐思的空间,将我带入唯美的意境中。偶然的机会听到陈悦的萧笛合奏,旋律时而悠扬婉转,时而空灵飘渺,如临人间仙境般美妙动人…

活着不容易

活着不容易

大自然赋予我们生命后便不会再客气,活着都是不容易的事情。 做父母不容易。一家人房子宽了窄了,钞票用了少了,油米没了缺了,衣服旧了破了,全都是父母的问题。孩子生下了,欢喜一场,…

暮秋之叹

暮秋之叹

他呆呆地坐在屋里,目光虽然固定在某处,其实他根本没在看。他在回忆,自从用上双拐之后,回想双腿健康的时光就成了他唯一肯做的事。他的目光如同他的神情一样呆呆的,从他的目光里可以…

捡一把桂花私藏

捡一把桂花私藏

周五是我一周前与客户约好一起去苏州开会的日子,但我还要顺道捎着女儿去学校。 七点半准时将女儿从被窝里拽起来,催促着匆匆吃完早点,便右肩膀背着自己的电脑包,左肩膀背着女儿的小书…

英雄烈血满乌江,千古遗恨随哀伤

英雄烈血满乌江,千古遗恨随哀伤

拂晓。虽然天色还是和深夜一样黑沉沉的,但残阳的微光依然能透过黑暗的裂痕中模糊地看见。不过黑暗依然主宰着整个视野,身边能感受到的只有黯然销魂的气息,还有些许遗憾哀伤的味道。 他…

闲居散记

闲居散记

一、“可室” 我的居处接近城市的边缘,楼前是一道连绵的山岗,山岗下是条宽阔的大道,顺着山势,蜿蜒伸向另一座海滨城市旅顺口。轻轨列车则贴着山麓在高高的混凝土举架上飞速行驶,不远…

琵岩山漫记

琵岩山漫记

一 我经常来龙井市,有一年在一个山沟里劳作,便要经过龙井市,差不多十天半月就会来一趟,对这里的街道以及布局都很熟悉。龙井能称为“市”的很牵强的,两条街便到头了,没有什么大气派…

我骄傲,我是81级

我骄傲,我是81级

一眨眼,四十年的光阴就从我眼前闪过了。1981年,我以文科只有百分之四的录取率,考取了大学,到2021年的今天,已经整整40年了。 可四十年前的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我清晰地记得那年的7月…

晚秋那一抹凋敝之美

晚秋那一抹凋敝之美

春天,百花盛开固然美艳,而晚秋的凋敝,却美得成了一种风骨。 春暖花开,这是娇艳之美。盛夏,万物葳蕤,林荫幽深,当属一种繁盛之美。岁月行至秋天,一切变得厚重,即便是秋花,也大有…

写给自己

写给自己

◎写给自己 这时节,走在绍兴的随处,桂花香彻底占据了嗅觉。金秋十月,正该是桂子任性的时候。金桂银桂丹桂。树龄很长的高大常绿乔木。它们活了很久,有我的好几辈子那么长。一碗碗孟婆…

火晶柿子

火晶柿子

周末,邻居提了一兜柿子让我品尝,盛情难却就收下了。闭上房门后,我迫不及待地拿起一个柿子,轻轻地剥去薄如纸张的表皮,一口咬下去,汁液四溅,满嘴冰甜,还没等我细嚼慢咽,柿肉却顺…

浅说坐标与方向

浅说坐标与方向

坐标,一个数学概念,是确定天球上某一点的位置,便于建立球面的坐标系。方向,则是指东西南北的四个方位。 坐标与方向组合在一起,就是在某一个点上,观测者与天体连线方向的单位矢量。…

在居民楼道过夜

在居民楼道过夜

人这一生,似乎什么都要经历一下,才有所感触。 在居民楼道里过夜,谁能相信?因为现在并非那缺衣少食的年代,居无定所的人还是极少数,但如果给人说是因疫情防控,就有人能够相信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