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冬之趣

冬之趣

那天夜里,物业值班师傅在不断铲雪,铁锨铲着雪嚓嚓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十分清晰。睡梦中,和一群小伙伴在雪地奔跑着,一朵一朵的雪花飘飘悠悠落在头上,身上,我们都成了白色的小人,和白茫茫的大地成了一样的色调。
  前一天白天的时间老妈趴到窗那儿,说,你看这雪下的,懒洋洋的,不紧不慢,东扔一个,西扔一个的。老太太活灵活现地形容着,又说,使劲下吧,大点下。下再大咱也不怕,在家有吃的有喝的。
  那可不行,还有好多要上班工作的。你闺女女婿,孙子孙媳、外孙外孙媳……还有上学的孩子,他们可都不希望雪下得大呢。我笑着反驳老妈。
  老天爷下大下小,咱说了也不算,它想下多少就随它吧。老妈不再坚持。
  雪,果真如天气预报的那样,下得纷纷扬扬的,越来越大,地上积了厚厚一层。从窗户往外看,瓦房也覆盖上了厚厚一层,红色的瓦早就看不到了。大坡上,几辆车在吭吭哧哧往上爬,很艰难地,昨天温度高,落下的雪就化了,夜晚低温,底层就冻成了冰,上坡变得艰难。
  一阵阵风吹来,掠起地面上、屋脊上、树枝上细细的雪粉,纷纷扬扬一片,仿佛起了一层云雾。
  特别喜欢踩着雪走的感觉。天地一片白茫茫的,万物在酷冬里静默,唯有脚底下的雪在吱吱嘎嘎地欢叫着,脚下软绵绵的,那种心中恬静愉悦舒适的感觉,难以言述。
  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当下了大雪,村里的同学理所当然不去上学了,我独自一个人出发,拿着一把用得有些秃了的竹扫帚,沿着村里通往公社的那条山路,转弯,下坡;再转弯,再下坡,回首再也看不到窝在山沟沟里的村庄。一路阒然无声,唯有鞋子与雪摩擦着,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周围,是盖上了皑皑白雪的大山,山上墨绿色的松树披上了白色的厚棉衣,有的树枝压得弯垂下来,仿佛随时会被压折;路下,是盖着冰雪厚被的山溪,叮咚的声音,已经被冰封住了。穿着臃肿的小小的我,置身于一片银白的世界,是那样的渺小,却没有害怕,没有觉得孤单,在积雪很厚的地方,挥舞着扫帚扒拉出可以放脚的地方,一步一个深窝,伴随着吱吱嘎嘎的脚步声,走出六七路的山沟,往学校方向奔去……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留下了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足迹,从大山深处延伸到外面的马路。
  天晴了的时候,房坡上的积雪开始萎缩,变成了水,滴滴答答下滑,夜晚一冷,屋檐下,长上了一长溜冰溜钻,它们根基粗大,下垂着,往下越来越细。阳光下,晶莹剔透。白天屋脊上化的水有的流不到地面,就冻住了,冰溜钻的根基就越发粗大。小时候夏天集市上有卖冰棍的,尽管几分钱一支,还是买不起。冬天屋檐下悬挂着的那晶莹的长冰溜,自然引起了孩子们的兴趣。想吃冰溜钻,个子矮小又够不着,怎么办?于是,拿着棍子往下敲,“哗啦”一声,冰溜钻落地,断成了几截。捡起,放入口中,凉得直抽冷气,也舍不得吐出来。
  井台上,大家挑水时洒了太多,整个井台都冻成了一个滑溜溜亮晶晶的冰台,甚至井台下的道路也冻成了滑溜溜的冰。男孩子们就开始忙活着抽陀螺,鞭子啪啪啪地响着,整个山谷传来清脆的回声,陀螺疯狂地旋转,发出“嗡嗡嗡”的声音。看它转得有些懒洋洋的,似乎一不留意就会摔倒,男孩就忙着再抽它几下。陀螺又欢快地转着,仿佛有风在吹着电线唱歌。
  河里的水都冻住了,南河沿,是一片白色晶莹的冰的世界。沿着东高西低的河道,好多孩子在打滑溜。我带着三岁的小妹也去了,牵着她的两只小手,拖着她走。结果她的脚顿住,身子前倾,牙齿碰出了血。我吓得急忙拉起她来,带着她回家。一路上再三再四叮嘱,爸爸问起来,你就说自己磕倒了,一定不要说是我拉你打出溜。心里忐忑不安,生怕挨揍。还好,小妹一会儿就忘记了疼,回到家,也没有人追问起此事。
  不知为何,我们家买了一袋味精,好像一块钱左右吧,那是家里第一次买味精,谁都不知道它是个啥味道,连妈妈也一样。烀地瓜干时,妈妈会放上点糖精,于是,面糊糊不太甜的地瓜干,口感变得甜美多了,所以大家都感觉,味精这一定也是个好东西。爱尝试新花样的哥哥。一看到味精,就打起了鬼主意。他是花样多,手又巧敢想敢做的人。一次爸爸妈妈去很远的一个村参观学习,中午没有回来,就是九岁的哥哥在厢屋找到了黑色的地瓜面,给我们几个淋了饼吃。
  看,哥哥忙活开了,他剪开味精袋子,舀了一碗凉水,在那碗水里倒进去了很多味精,然后拿着双筷子搅来搅去,味精融进水里,他把碗放到院子的猪圈墙上冻。那一夜,睡得很不安稳,心里老是惦记着哥哥冻得那碗味精水,清晨,大家都早早爬起来了。哥哥不慌不忙来到院子,把冻得结结实实的冰碗小心翼翼地端回家,放到面板上。我们姐妹几个都眼巴巴地盯着冰碗。
  哥很认真地敲着,生怕敲碎了碗,会挨爸爸的揍。大约家里暖和,冰化了些,离开了碗。冰,敲碎了,哥先送了一块给奶奶,然后给妈妈,妈妈说,她不要。妈妈一直都是这样,好吃的东西,总是先让给奶奶,奶奶去世后总是先尽着爸爸和我们姐妹几个。那一天爸爸去干什么不知道,反正不在家。于是,哥哥很公正地给我们一人分了一块味精冰。一碗水的冰,也没有多少,而我们家的孩子有六个哟。大家拿着分到手的一块不太大的冰,珍重地放进嘴巴。啊呀,味道好怪啊,那怪怪的味道让人难以下咽。但是尽管不好吃,谁也舍不得扔了,毕竟味精是花钱买来的。强忍着恶心,一点点地吞咽下去。
  后来,家里很长一段时间没再买过味精,因为全家人都认为,那是不实用的东西。
  童年时代,是贫穷日子绵绵无期的时代,特别是冬季,经常是饥寒交加,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些让人怀恋的乐趣呢?
印象书社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印象书社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无声
下一篇:妈,我想对您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