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回音

回音

回音
  作者:苍墨
  今天的天气不似昨日那么晴朗。太阳在小区里的大部分人起床之前就升起来了,它发出淡淡的光,把光明送给了这个世界。一片看不见边界的乌云正在压向太阳,遮挡了部分太阳光,让人感觉生活不似那么清爽。它同样压在了我的心里,也压在了这个城市上面。
  我的城市还没起床着呢,她被按下了“暂停键”。我知道她病了。
  “各位业主请注意!各位业主请注意!接上级部门紧急通知:现在开始,进行核酸采样。请扫码的业主到16号楼高层底下采集核酸;手持身份证和户口本的老人小孩,到10号楼的院子进行有序排队。请大家带好口罩,保持一米距离,做完核酸以后,立即回家,不要在小区逗留!感谢你们积极配合,进行疫情防控工作。”
  ……
  这一阵阵激昂急促的声音,从小区里骤然响起,迅速飞进了每家每户的屋子,钻进了人们的耳朵;这声音也如警报或者是冲锋号,让周围的空气里突然就弥漫起了硝烟的味道。
  是啊,这的确是一场战争-一场需要人类共同面对的战争。
  电视剧《大秦帝国》里有一句台词: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我的脑海里顿时就出现了当时秦军出征时义无反顾发誓与对手同归于尽的豪情,以及奋力厮杀的画面。
  开了窗户,我从六楼朝下观看。几十个身着防疫服装的志愿者,在小区的各条道路上间隔排开,如同科幻片里的太空战士,准备迎战来自我们地球之外的敌人的侵袭;还有几个志愿者,带着红袖章,骑着电瓶车,在小区来回窜梭,战斗的号角就是他们吹响的……
  岳母回来了,进了门就喘着气说:“我去物业了,想当一名志愿者呢,人家物业的人不要我。”
  爱人说:“你再别添乱了。人家物业我前几天都去报名了,人家连我都不要,还能要你。”
  岳母说:“我看那些年轻娃们可怜得很,要是得上就不得了。我老了么,无所谓的。”过了一会儿,她又说:“这倒是个啥玩意呀?咋这么恶的?害人干啥呢?我看这东西是想死得滴流当啷的。”
  是的,这病毒就是想死了。在楼下排队的一个人都说了:这狗贼太害人了,要是个动物,让他逮住了,他一定让它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让那个家伙下油锅……
  只是,勇气归勇气啊。
  那些家伙比刀子小,我们该怎么戳呢?我们不惧怕能看见的敌人,我们得留神那些看不见的敌人-它们也可能看起来和新鲜的空气没有什么两样,但却是始作俑者;我们依然不知道这些家伙在那一方空气里潜伏着,他们会在什么时间跳出来,将会袭击哪一个人。
  做核酸的亭子下,一缕一缕的塑料彩条,将空间隔成了几个人行通道,人们默默地从人行道里走过。没错,这是战斗最前沿的一个个坑道啊,防疫的天使们就站在这里,每取一次核酸,都用酒精在手上喷洒一下。太冷了,我看着这些冰凉的酒精都打哆嗦呢。我想起了一个个手持圣水的老者,为众生洒下祈福的露珠。这才是真正的上帝之手呀。
  一个做完核酸的中年妇女,在楼房拐角打电话,声音很大:这里都快做完了,你们还在睡呢?把觉朝啥时间睡呢?起来!赶紧下来做!有点良心吧你们……
  我想起来前几天在北关时的情景。那天,因为我的孩子被封在了小区,而他再过一天就要参加研究生的考试了,当时,我正和红庙坡街道办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年轻女子打听相关政策呢。这时来了一个中年人,他大喊大叫,说自己憋得受不了了,到底还让人活不活……
  和我一样咨询政策的一个人说:师傅,请你不要和他们大声说话,这是战斗在前线的战士,他们太累了,请支持他们工作。现在是同仇敌忾的时候,不是你发脾气批评埋怨的时候。当批评成为一种习惯,心理就阴暗下来了,世界也就阴暗下来了。不管你遇到什么情况,身在何处,不要只顾着自己,做一个阳光的自己吧……
  我后来才知道这个红衣女同志已经四天四夜没休息了!
  屋子里,爱人正盘腿坐在床上,念药师咒呢,她一天念三次,一次一百零八遍,也不知道她念这咒语能不能起到作用,反正她说,这为防疫人员和患者祈福呢。
  我则在打扫完所有的卫生以后,将衣服穿戴整齐,坐在阳台的凳子上,对着镜子,拔掉了最后一根白胡子。我必须一丝不苟地搭理自己的生活,静静地等着胜利到来的那一天。
  此时,我没心情哼歌,也不想去听那些能提高生活情调的美妙歌声,因为我的脑海里有最美的影子,耳朵里回荡着最美的声音:接上级部门紧急通知……
印象书社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印象书社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妈,我想对您说
下一篇:婚后三十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