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环、纸炮枪,存在童年里

童年,对于每一个来说,多多少少都会留下一些终身难忘的事。铁环、纸炮枪,对我来说是无法绕过去、难以忘怀的回味。小小玩具,它们陪伴着我度过童年时光,让我暂时可以忘记一切的烦忧!
  
  一
  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在村小读书。那时候,农村的孩子不像现在,课间和午休时,一台智能手机可以玩得天昏地暗,旁若无人:或玩网络游戏,或听歌,或看抖音、快手、网络小说、电影等等。我们玩的都是一些不花钱、原生态的玩具和游戏:男孩子滚铁环,打纸炮枪、(纸)板、(玻璃)弹子、陀螺,折风车、纸飞机、纸船、纸军舰和纸鹤等等;女孩子的游戏相对比较单一,只有跳绳,踢毽子,踢田、抓石子或沙袋等几种。每次听到下课铃声一响,大家都十分珍惜这难得的课间休息时间,纷纷蜂拥而出,校园里顿时沸腾起来——教室外的走廊里、操场上、礼堂中……只要是可以玩的地方,都有追逐嬉戏的小小身影。
  那时候,根据天气的不同,我喜欢的课余活动略有不同:下雨天,折一纸船,轻轻地放入操场上的水凼凼里,任微风吹着它们随意航行。天气晴朗时,要么折一个纸飞机,呵一口气,把它扔向天空,任它高飞。纸飞机飞低了,或者旋转着直线往前冲,不出1米就一头栽倒在地,“死飞机、破飞机”的咒骂声随时脱口而出,甚至连踩碎纸飞机的想法都有;飞得又高又远时,会引来啧啧的赞叹声,羡慕的眼神马上聚集过来;来了兴致时,还和同学相邀,比比赛什么的,看谁的飞机飞的时间最长,虽然简单,但大家玩得倒是不亦乐乎!要么拿出自带的铁环或陀螺,约几个同学,进行一场滚铁环、打陀螺对抗赛,那场面同样激烈无比。地面满是尘土的礼堂里,相互对撞的陀螺,拼命抽打的陀螺鞭(棕树叶做的),尘土随鞭而起,四处飞扬,“啪,啪,啪”抽打陀螺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像一群鸡婆娘打灰塘,搞得整个礼堂里乌烟瘴气!到最激烈的时候,只闻呐喊声、助威声,人全部被漫天的尘土“淹没”,你想在这里找一个人,那是件不容易的事。或者拿着自制的纸炮枪,三、五个人组队,模仿战争片里的情节,进行一场对抗赛。或者找一个喜欢“打板”的人直接开打……男孩子嘛,就是喜欢刺激一些、具有挑战性的游戏。
  在那个没有闲钱,也很难买到称心玩具的年代,要想与同学合得来,就只能自己制作玩具,才有“资本”入群。父母是没有心思,也没那个闲工夫帮你做这样、那样的玩具。他们每天早出晚归,奔忙于田间地头,只要你不在外面惹祸就是他们时常挂在嘴边,听话的好孩子。
  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总是无法预知的,模仿能力也很强。每当看到别人有新玩具时就眼馋,想方设法也会给自己弄一个,我就是这么个人。
  记得滚铁环的那段时间,用粗铁丝做的铁环中间有接口,滚动起来没有别人的顺溜,还经常抛锚,这让我郁闷极了。于是,一个超级大胆而又疯狂的想法在脑袋里形成:有一天,趁父母外出干活,我趁机把家里一只水桶底端的铁箍,很耐烦地敲下来当做铁环,在自家中堂外的晒谷坪里转着圈圈,滚了一个下午,汗流浃背,的确很爽!
  当天傍晚,父亲回家挑水时,水桶直接散架,把他弄成了落汤鸡。当时,父亲气得火冒三丈,找一根“牛扫条”(方言,驱赶耕牛的竹枝)追着我绕了整个木屋好几圈,还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兔崽子,是不是你干的好事?”我没有回答。“晚上不准吃饭,你敢吃饭,我就打断你的腿……”父亲接着骂。母亲见我惊恐地逃窜,开始规劝父亲。可是,任母亲说破了天,怎么劝也劝不住。哎呀,那一次,真是吓得我不轻,几个小时之后,双腿还在打哆嗦!后来,我真的饿了一夜,第二天,连早饭也不敢吃。以致于后来制作任何玩具,再也不敢破坏家里的东西,因为,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二
  除了滚铁环,最具挑战性、让我着迷的是自制纸炮枪和纸炮枪大战。
  纸炮枪,有单发和连发两种。单发的纸炮枪相对而言要简单一些,由枪管、枪栓组成。枪管、枪栓两体分离,用同样大小的烟竹做成。枪管长15厘米不等,两头贯通。枪栓,也叫“推手”,由栓芯和栓柄组合而成。栓芯,圆柱形,竹筷子削成成,塞入枪管的一段稍细,略小于筷子尖,比枪管短1厘米。和栓柄相连的一端要刚好塞进,以紧致为宜。栓柄是一头带竹节,一头有孔,供栓芯插入,长4厘米。
  单发纸炮枪的子弹种类比较多:可用纸做,也可用新鲜的木姜子、麦冬籽等东西代替。
  纸是纸炮枪的主要子弹来源,不受季节限制。打纸炮枪前需要先垫底:把纸浸湿,揉成团,塞进枪筒的入口处,用枪栓推到枪管的出口处即可。然后重新装子弹,插入枪栓,迅速用力前推,“啪”的一声,子弹就能射出几米远,一枪打完。周而复始,可听见枪声不断。纸子弹威慑力不强,远距离不易伤人。因为竹制玩具枪用纸做子弹,所以才叫“纸炮枪”。
  木姜子、麦冬籽是不错的子弹,它们外部有油脂层或果肉,起润滑作用,内部有硬核,杀伤力强,威力大,而且携带方便,受到很“战士”的青睐,特别是连发纸炮枪的首选。但也有缺陷,一不小心就会伤人。
  连发纸炮枪,又叫“机关枪”。它的结构要比单发的复杂,制作麻烦,所以,拥有的人并不多。
  这种枪最大的亮点是:枪管上多了一个“弹匣”。弹匣,同样用竹管做成,圆筒形,比枪管粗,高5厘米,可装10余发子弹,装在枪管上,靠近枪栓一端,离枪栓入口3厘米远,与枪筒垂直。
  为了做好“机关枪”,我向有这种枪的同学说尽了好话,也反复保证不会弄坏,这样他才借给我琢磨的。
  有了样品,做起来相对要轻松一点,但要做好,还是不容易的。最难,也是最为关键的地方,那就是如何把弹匣套装到枪管上去。找来早就准备好的材料和砍柴刀,边琢磨样品,边把枪管、枪栓、弹匣做好,经过多次实验,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小时之后,一个属于自己的“机关枪”终于诞生了!看着自制的、特别带劲的新式武器,听着“啪、啪、啪……”声连发,心里的那个美啊,别提有多带劲了,呵呵!看着一堆报废的枪管和弹匣,虽然有些难过,但机关枪能圆满地做成功,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三
  小孩子的心里是藏不住事的,喜怒哀乐总会写在脸上,溢于言谈举止之中。对于我来说,从拥有“机关枪”的那一刻起,觉得世界是美好的,学校里的课间10分钟和午休更是吸引人的,特别是午休时间。
  每年7月,正值木姜子和麦冬籽成熟,这时,是纸炮枪大战的最佳时节。用它们做纸炮枪的子弹,一是携带方便,二是避免一学期没结束,作业本全成了子弹,这样的事情一旦被老师发现,是要挨批评的。
  人,喜欢跟风,是本性,未成年的孩子也是如此。一会儿喜欢纸飞机、纸船或纸鹤时,大家蜂蛹而上,到处都有它们的身影;一会儿换成铁环、陀螺了,这些玩具就唱了主角;一旦有人把纸炮枪带进校园,不出一个星期,几乎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人带着纸炮枪,等待着下课的铃声……这种同向性是我们任何人也无法逃脱的,因为,我们都需要一种社会认同感!
  下课铃声一响,有纸炮枪的同学就像脱缰的野马,直接冲出教室,与早就约好的同学展开一场小规模的纸炮枪攻击战;依然热衷于铁环、陀螺的,继续他们热身赛;织着辫子的、扎着马尾的女孩子们集体哼着“马兰花,马兰花,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的歌谣,有节奏地在舞动着的长绳中跳着,那长长的辫子,长长的马尾,整齐的歌声和舞步,看着都是一种享受;打纸牌的,两两一组,你来我往地对抗着……校园里不再安静,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以上那些都有固定的地方,而纸炮枪大战则不同,不需要特定的场所,到处都是战场:可以在教室里的桌椅板凳和讲台间,可以在跳绳、打纸板的间隙中,也可以在人群中,只要有遮挡的人或物,都是我们的战场。你追着我,我追着你,或单挑,或群殴。被追着的,偶尔回头“啪”的就是一枪,虽然有点狼狈,但还是没忘记挑衅,死要面子的边跑边喊着:“打不中,打不着,气死你,气死你!”被群殴的,抱着头四处逃窜,“哎哟,哎哟!”的哀嚎声不断,实在跑不动时,只能蹲下,举手投降。战斗中,用单发纸炮枪的,只能打一枪装一次弹药。动作麻利一些的,边跑边装弹,频频接着射击。最过瘾的要数和我一起长大的、拥有“机关枪”的几个人,我们经常一起合作,同时围攻,灌一把子弹,“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声接连响起,子弹密密麻麻地射向对手,俄顷之间,那些个倒霉人的身上、头上、手上、脚上,全都收到了“红包”。
  也许是课间10分钟,也许是午休时间,这样的战斗会时而发生。后来,大家觉得这样不过瘾,干脆组队,模拟战争片,到学校后面的茶(油)山里展开一场场激烈的阵地战、游击战或者攻坚战。每一个队均设了队长、副队长、侦查员、队员等角色,大家研究战术,互相配合:谁负责侦查,谁负责偷袭,谁负责冲锋陷阵等等,那个认真劲,不亚于读书学习,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童年的快乐总是如烟一般,匆匆易逝,留下的,不管是美好,还是痛苦,都是终身难以忘怀的记忆,在我们渐渐老去时,这将是我们自己一生的!那时,我们可以说:“我,不负童年!”
印象书社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印象书社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元旦祝辞
下一篇:家乡的包谷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