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走过沧州

走过沧州

一、铁狮子
  
  凋零岁月的草木,在黄昏下落幕
  如昙花一瞬的绽放
  没有人喊出声来,天就黯了
  一轮落日,幻化出一汪绚丽的媚艳
  
  拾捡着香色花句的月亮
  在水色玲珑里蜗居,和光阴沉溺
  与啸声彼此交换阅历的你
  在动静皆宜的距离,随触而起
  
  企图墨里隐藏斑驳的沧桑
  拓印下一窝泥泞的脚印
  一抹烟火,掠过你千年的驻泊
  谁,昂起了头颅,拨弄着潮汐的涨落
  
  听,那涛色的誓言依旧如佛
  不要讲禅,因为你不是空门里的坐骑
  默默只是一种真挚的承诺
  只为等待着春风望向你的城郭
  
  二、天门阵
  
  铮铮的马蹄,从阵东飘向阵西
  一杆翻飞的红缨
  在星辉下,在呐喊中,驻足
  暮色里徘徊的衣袖,划破了唇痕
  
  澈净是浩荡旋音的眼睛
  天门的纵横,该怎样去命名
  当你许下了那些赤诚一生的誓盟
  无痕的风,记得格外分明
  
  腾起的身影,回荡着阵阵雁鸣
  被抖落的沙雾,盛开了今夜的月光
  那些无法触及的灰褐
  咀嚼着,遗落在蓑草上的猩红
  
  一声清脆的啼哭,从胞衣里迸出
  在喧嚣的战场,绕逾百转
  你,打开了铠甲上一粒粒锁扣
  高举起身体里的腴白
  
  三、淤泥河
  
  一生的时光都在路上,那么多涉跋
  那么多山长水远和脉脉天涯
  被硝烟承载的春秋
  所有战鼓擂响的地方,早已是暗殇
  而你,只喜欢细数光阴流霞
  
  千百支弩箭穿过,一朵艳丽的花
  在你的胸膛款款旋出
  流星摇落,砸疼了谁的心瓣
  当月光造次,寂寞裹紧了思量
  所有试图遗忘,比来时的路还要漫长
  
  钉入淤泥中的骸骨,落成了诗
  风穿越芙蕖,那些枯萎依然那么挺立
  你在阴阳衔接的地方,犁壑着凄凉
  无数个被叠叠相加的岁月
  都在为一段古老的故事,感怀
  
  四、铁佛寺
  
  一声祈祷,一声木鱼轻敲
  还有无边无际的招摇
  可所有的所有终抵不过那一声佛号
  或许,头顶的神明知道
  
  赞美过的天堂,一言不发
  你的案前是否种下了来年的期许
  寒风萧瑟的那刻
  总有人去想:佛祖可否来清点账目
  
  是底色太重,无法排布
  还是白描的画面,能够揣摩眼波
  就在那个深秋的夜晚
  抖不掉的霜,挂在了你的眉梢之上
  
  立地成佛的伟岸,千年耸立
  香火是最薄情的蝉翼
  此刻,我分明听到了你急促的喘息
  读懂了你身影背后的孤单
印象书社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印象书社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